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36章 微澜
作者:采诗  |  字数:2010  |  更新时间:2021-12-25 13:06:29 全文阅读

十六,距离华胥成人礼只差一年。

对寻常人家来说,不过是孩子在禾丰节上完成成人仪式,在来年春临节邂逅一位心仪姑娘。

帝子不同。

华胥帝子自十岁开始正式考察,此后三年从豢龙学宫诸多学子中评出六艺排三甲的三位学子,钦定为帝子;三位帝子从诸多学子中脱颖而出,此后每年考察,称为小考,虽说不会被剥夺帝子头衔,但也关系到帝君和群臣的评价;成人仪式前一年,则是大考,大考关系重大,一直到成人仪式完成,由华胥帝君和庙堂群臣钦定最后人选。

姬采诗住在自由之城那段时间,也和江月婵说过。另外,老舟子也和子修谈起过,子修说的是向来在三位帝子中吊车尾。

这些年子修的履历,也不是什么秘密,不少人都知道。耕耘、放牧、学医、经商、学文、学武,哪一样不是跟着行业翘楚,偏偏都没个好结果。虽说老舟子解释过子修的用意,可旁人未必知道。况且华胥,看的是考察结果,而不是不相干的事儿。

江月婵试探性询问:“子修,你是不是该回华胥了?”

“嗯,”子修闭目良久,徐徐说道,“挥霍这么多年光阴了,总不好一直让人失望。我祖父虽然不说,他对当初被弹劾的事还是耿耿于怀;我老子子兰,他对我仁至义尽,我这个当儿子的总该把他失去的东西拿回来。”

江月婵一怔,她凝视子修侧脸,坚毅、决然,这些微妙特征她第一次见到,远比一副好皮囊更耐人寻味。

“享受一下最后的悠闲时光吧,”子修朝江月婵温和一笑,目光交接,都没避开,子修诚挚说道,“谢谢。”

“是我该谢你。”江月婵凝视子修,这一刻,抛开所有偏见,甚至,心有微澜。

“我和姬采诗约定过,明年春临节,去华胥。”江月婵临时起意,这个约定倒是真,不过更多是推辞之语,并不打算兑换。

江月婵说出口,别开脸,若无其事,其实那颗如冰山冷峻的心脏,怦怦乱跳。

她很想问子修是不是会去退了婚约,嘴唇翕动,没问出口。

去那颗衍媒神木下看看也好,她早想去了。

耐人寻味的承诺,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子修沐浴南风,道:“好。”

两人相对无言,子修想了想,也该做个承诺,说道:“区区冠冕,囊中之物。”

果然,又不正经了。

江月婵略知子修处境,历年小考总是最末,加上这些年历练也没个好结果,恐怕在华胥风评不高。想戴上帝君冠冕,难如登天,除非最后这一年大考能一鸣惊人,否则绝无可能。

万一他当真做到了呢?

江月婵想起之前在夏邑,子修除了高贵身份并无出彩之处,甚至被姜获麟盖过风头。可偏偏他识破赵季禅的渡河伎俩,谁都得刮目相看。

另外,她也从老舟子口中得知子修与云上鹰厮杀之事,虽说老兵甲、姜获麟和泰山蛮女以一死两伤的代价重创云上鹰,可最后子修靠着弩反杀云上鹰,也足够震撼。

江月婵本想说,不管你有没有加冕,我都会去。话到嘴边,觉得太便宜子修,于是改口说道:“那好啊,等你戴上帝君冠冕,来接我。”

竹筏没抵达江南,就在河州摇曳,涤荡着阵阵涟漪,暮色降临时才缓缓往渡口划去。江月婵小声哼着:“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天底下最大的君子,名副其实。

武去疾站在渡口处候着,想必找子修有事,他懂得审时度势,并没急着开口,故意装作才看见两人,打一声招呼,又若无其事和几位掮客攀谈。

江月婵低头跑开,不忘说道:“我认得路。”

“别看了,”武去疾揽着子修肩膀,意味深长说道,“子修,姑娘虽好,可不要沉迷。”

子修没好气道:“武去疾,有事直说。”

“好,那我可说了,”武去疾一本正经说道,“欧匠……”

子修急忙打断,愠怒道:“怎么,武去疾,你又想反悔?”

“你听我说完,我可没说反悔,看你急得,生怕讨好不了江姑娘?”武去疾白子修一眼,正色说道,“先说好,欧匠和五十铜匠,只借半年。”

子修松一口气,点头。不是反悔就好,确实怕讨好不了人家姑娘欢心啊。

再说了,凭实力借的东西,凭什么要还?

这点,他是从子丑身上学的,没看见子修不光从华胥借人借物,还把自家东西都忘自由之城搬。

武去疾又说起另一件事,有意无意说道:“本来我打算再过些时日才去夏邑,现在看来,我越早去越好。”

子修摇头反对:“武去疾,早去未必好,现在夏邑局势稳定,你不如留在夏汭,安置流民、训练军士。”

武去疾眨眨眼,问道:“怎么说?有什么讲究?”

子修瞪武去疾一眼,知晓他那点心思,无非是想把自己捆绑在夏王朝,没好气道:“要是我在华胥混不下去了,说不定要回来。当年我和西门甲大人相处过,他一直说夏汭适合建都。”

武去疾心思得逞,与子修勾肩搭背,说道:“这才对嘛,你放心,别的不说,从此时此刻起,我武去疾代表武家,代表夏汭,效忠你。”

“你是在咒我呢?”子修没好气道,“要是我当真当上华胥帝君,还看得上你这夏汭?”

武去疾笑道:“我巴不得你当上华胥帝君呢,那说不定你真能完成君临天下的创举。”

子修一怔,华胥帝君也好,夏天子也好,两顶冠冕都触手可及,又偏偏虚无缥缈。

自己当真能做到其中一样吗?

更何况是两样?

江月婵的承诺还萦绕耳畔,回响不绝。

凭什么不能?

子修朗声大笑,等君临天下时,去衍媒神木下,邂逅姑娘去。

武去疾盯着子修,脸色奇怪,问道:“子修,做白日梦了?我可给你提个醒,姑娘好是好,可也是羁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