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31章 武家
作者:采诗  |  字数:2036  |  更新时间:2021-12-23 17:12:38 全文阅读

进城后,子修差遣名梁二的小掮客去请那位贾仁,自己则跟着老掮客去武家府邸。

期间,有几位在夏汭做买卖的扈从来见过子修,不过子修都打发走了他们。

江月婵知晓子修身上可没带钱,问道:“你不会想让武家人给钱吧?”

子修露出狡猾笑容,没说话。

等抵达武家府邸,开门的是一位女人,子修略有印象,是武崇夏的妻子,问候一声后,说明来意。

“去疾在军营,”武家女人开口,说道,“先进来吧。”

几位仆从过来搬运货物进屋。

一二十掮客还等着酬金,那位老掮客与众人交头接耳,掮客们也没打算要酬金,准备离去时子修又叫住:“各位稍等。”

偏偏子修身上又没钱,只好干站着。

武家女人看出子修的窘态,吩咐一位仆人:“去取些钱来。”

“不必,”子修婉拒,指着快步跑来的小掮客,说道,“来了。”

江月婵目光越过小掮客,落在一个中年胖子身上,身形与自由之城那位葛缫相似,顿时没了好感。

那位中年胖子远远便殷勤招呼:“帝子,老贾来迟了。”

“不迟,”子修走上前,拍拍中年胖子肩膀,赞叹道,“我说贾仁,这才一年不见,长这么胖了,吃的是猪食?”

胖子脸上堆满笑,点头哈腰道:“是吃的猪食。”

子修笑道:“贾仁,听说你发大财了,给钱。”

“承蒙帝子关照,应该的,应该的。”贾仁朝身后跟着的两名扈从使个眼色,扈从拿出酬金,一一递给掮客。

“好了,没你事了,回去吧,”子修朝贾仁摆手,带着老舟子准备进武家府邸,见贾仁还不走,问道,“有事?”

贾仁谄笑道:“帝子,老贾迎接来迟,想为帝子接风洗尘,权当作陪做。”

“再说吧。”子修敷衍一句,一步跨进武家府邸。

武家女人目光在江月婵和老舟子身上扫视,她不认得江月婵,倒是多看了老舟子几眼,最后试探性询问:“是亓官大人?”

老舟子点头,一脸傲慢。

武家女人一脸讶然,问道:“亓官大人,你不是……”

“死了?”老舟子苦笑一声,道,“我倒是想死,偏偏姜北臣救我一命,折了只手。”

武家女人又问道:“那其余几位呢?”

老舟子叹息一声,说道:“本来都活着,前不久第五死了。”

武家女人也没多问,将三人请到堂屋,又吩咐仆从:“去军营叫武去疾回来。”

“伯母,不必了,我等会去找他就是,”子修婉拒之后,注视堂屋北面一众牌位,又叹息道,“伯母,节哀。”

武家女人惨笑一声,骂道:“他爷几个背时砍脑壳死的。”

武家称得上是夏王朝最大世家,武靖为夏王朝立下赫赫功勋,封侯拜执戈;武姬为夏天子少鼎诞下一子一女,其子是摄政君太康,其女是有沉鱼之美的娥娣,其孙是夏天子少康;武子胥曾位列庙堂诸正之一的使节,出使北狄,被困至今,了无音讯,不知死活。

武靖膝下两子,长子武崇夏位列西执戈,次子武安国过继给武子胥,位列东执戈。武靖老而不退,年逾七旬依旧留守军营,父子皆死在西陲;武安国千里勤王,力竭而死。

武安国膝下一子一女,其子名长安,随军出征,代为执戈,以身殉国;其女名如意,自亓官正负气出走后担任亓官。

武崇夏膝下两子,长子名去疾,次子名延祚,与子修年纪相当。

当之无愧的豪门世家,尤其是夏天子少康继位后,打压严家,武家一门两位执戈,风光无二。

“伯母,另一位伯母呢?”子修叹息一声,这位是武崇夏的妻子,另一位,自然是武安国的妻子。

武家女人泪满襟,哭诉道:“他爷几个一走了之,弟妹受不了打击,自缢了。我本也不想活,可我不能死……”

子修和江月婵对视一眼,这一瞬间,两人心思相通。

武家女人哭泣一阵,擦拭眼泪,道:“见笑了。”

谁会嘲笑送父送父送儿郎的苦命女人?

武家两位女人,苦啊。

“我该去给那位伯母磕个头。”子修声音低沉。

武家女人徐徐说道:“前不久戎侯派人来过,说你扶持了少康的两位子嗣,延续了夏家国祚,延祚已经过去了,是真的吗?”

子修点头,说道:“其实我也没出什么力,只不过华胥大将军亲自去了夏邑,震慑了他们。两位小王子都小,现在由东郭五弦摄政。”

武家女人哀叹道:“其实我不想让他们去的,去就是死。”

子修笃定道:“不会。伯母,我已经认两位小王子为义子,戎侯、虞耳和赵季禅看在我的面子上暂时也不敢为难两位小王子。况且严格大人和我祖父都去夏邑主持政局了,加上延祚兄也过去,完全可以稳定局势。”

“那就好,”武家女人松一口气,愤愤道,“虞耳?你怎么不趁机覆灭虞人?”

“我……”子修苦笑一声,道,“伯母,就算没有虞人,还有戎人和赵季禅。况且,说白了,我能有多大面子,无非是仗着背后有华胥联盟和自由之城狐假虎威罢了。”

“是我想简单了,”武家女人苦笑一声,道,“我早让那几个爷们点醒一下少康,不听,看他净干些荒唐事。”

江月婵也好奇,武家与夏天子少康亲缘颇近,为何没人劝过夏天子少康?

子修解惑道:“严家劝了,下场就是严肃大人身陷囹圄,严格大人被剥夺爵位。况且他要是想上进,也不至于庙堂只剩下东郭五弦一位执圭。”

夏天子少鼎出征之前,曾去夏邑学宫见过子兰一面。其实他常造访夏邑学宫,遗憾庙堂只余下两位柱臣,无非是想请子兰入庙堂。

少康继位,起初也效仿过其祖父请子兰入庙堂,后来倒断了心思,甚至因为西门甲一句规劝话将其斩首,从此恢宏庙堂只余下不求名誉只求无过的东郭五弦一柱,如何支撑得起那个“国”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