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26章 讨喜
作者:采诗  |  字数:2045  |  更新时间:2021-12-22 11:49:09 全文阅读

在集市上兜兜转转一圈,江月婵大开眼界,这座天底下数一数二的贸易城邑,不是自由之城那些游商能比的,许多新奇玩意她也喜欢,偏偏舍不得买。

眼不见,心不烦,江月婵索性离开集市,往城外走去。

子修自然揣摩清江月婵那点心思,也不好自作主张,也跟着出城。

城外保持着农耕面貌,毕竟耕耘是本。在少师盈亏并未将阳城建成贸易城邑前,这里是华胥联盟农耕地,少师弘农在这里播撒青春,成为比肩诸越苗圣的华胥神农。

沿着阡陌弯弯折折走一截,随处可见春耕夏忙迹象,江月婵有些艳羡,天底下最富庶的两处,还得是夏水平原和华胥盆地。相比之下,自由之城塞南平原那百里耕地,实在寒碜。

一户农户前聚集数十人,有乐师奏乐,音乐悠扬。江月婵有意过去围观,顺便猜测道:“这是嫁娶吗?”

子修点头,说道:“华胥重视两节,一为禾丰节,既是五谷丰收,又寓意孩子长大;二是春临节,既是播种时节,也是求爱时节。春临节过后,盛行嫁娶。”

江月婵站在田埂上,不近不远围观。子修笑道:“想去看就去,华胥人爱热闹,巴不得别人去讨喜。”

江月婵这才肯挪动脚步,一群稚童击掌和歌:“苫房以草,郎盖新房;纳彩以媒,郎纳新娘。贸丝以布,女绣红装;告名以妁,女嫁新郎。”

江月婵小声和歌,由衷赞叹:“真好。”

子修又解释道:“华胥婚俗,贵族往往复杂,不过寻常人家删繁就简,往往只有男方托媒人纳彩、问名;女方托媒人告名、回礼;男方得修筑一间敞亮屋子,不必是殷食人家,起码得勤劳;另外,屋顶苫房草得男主人亲自动手;嫁娶当天,由双方家人、朋友见证,缔结婚约;请乐师和司仪主持,表示喜庆;另外还得有孩童闹喜,寓意早生贵子;最后,新郎新娘穿堂而过,既是让列祖列宗见见新娘,也有新娘正式成为男方家人的意思。”

江月婵感慨道:“这寻常人家的嫁娶,也比我们自由之城隆重。”

子修微微笑,华胥人的高傲,源于深厚底蕴和古老传承。

那位司仪显然看见子修,与一位中年男人说几句话,中年男人一脸忐忑,过来行礼,毕恭毕敬道:“帝子。”

子修问道:“大叔,你家娶媳妇还是嫁女儿?”

“嫁女儿。”中年人回答,神色并不算愉悦。

子修点头,道:“恭喜。”

中年人受宠若惊,华胥帝子来讨喜,这是天大殊荣。女主人端来两杯喜酒,正是先前在毛皮摊铺前有过一面之缘的中年妇人。

子修接过喜酒,江月婵也接过一杯,又在众人簇拥下进入院内,闹喜孩童围着两人歌唱:“苫房以草,郎盖新房;纳彩以媒,郎纳新娘。贸丝以布,女绣红装;告名以妁,女嫁新郎。”

江月婵小酌一口,脸色酡红。

此时新郎还没来迎亲,子修往堂屋内瞥一眼,嫁妆只有寥寥几样,两床柳絮被、一套木制家具、几尺葛布,略显寒碜。

“你在这里等我。”子修嘱咐一声,又找司仪借了马,策马离去。

江月婵猜测到子修用意,倒是对他印象再改观一些,从这些宾客态度到子修的用意,看来这位华胥帝子也没那么不堪。

只是,江月婵一个人留在农户家有些尴尬,一来她不懂华胥婚俗,二来也没半个认得的人,偏偏主人家把她当成贵客,请到主桌坐下。

江月婵只好拉住一个总角女孩,同她谈话缓解尴尬。

总角女孩一脸受宠若惊,她年纪不大,却懂得华胥帝子的含义,这位姐姐和帝子一起,自然也是贵客。

童言无忌,总角女孩问道:“姐姐,等你嫁给帝子,我也去给你闹喜。”

农户家距离阳城不过一里地,子修去而复返,带着数十扈从,五架马车。

主人家殷勤迎客,华胥人,好面子不假,话说回来,谁又不想让女儿风风光光出嫁?

帝子来讨喜,这已经是天大殊荣,相较之下,殷实又殷实的礼物倒是额外附带。

宾客羡慕这家人好福气,帝子送来贺礼不说,还亲自来讨喜,以后说出去那也脸上有光。另外,有见识的宾客,比如那位司仪和几位乐师,时常到处走动,见得人不少,知晓子修与帝君的侄女有婚约,可这回身边姑娘不是那位可以成为帝女的姑娘,倒是好奇。除了好奇这件事本身,更好奇要是帝子娶亲,得是多大排场。

华胥人重礼,碰见讨喜的事也能沾沾喜气,子修自然不会小气。几车贺礼,都是自家铺子的,对子修而言,也不是多大开支。

其实早就该开饭了,主人家还是等到子修来,宾客也没有怨言,将子修与江月婵请到主座上,热闹开席。

主席,很讲究,往往只有新娘父母亲戚、新郎一方一位代表和司仪、乐师能落座,当然,贵客自然也有资格入座,主人家求之不得。

主人家的宴席规格不算高,不过吃席嘛,吃的是喜庆,食物本身倒成了次要。相较之下,少师羡准备的奢华酒菜倒落了下乘。

天色渐晚时,新郎终于来迎亲,也被这阵势吓住,思索着要对新娘千般好才行。

主人家请江月婵搀扶新娘出堂屋,其实这个仪式本该由新娘的母亲或是其余女性长辈参与,图个吉利,有贵客在,自然更好,也更合适。

一群稚童亦步亦趋,追逐新嫁娘离去。那位新嫁娘,姿色不算出色,此时此刻,她是天下最美的女人。

婚嫁落幕,子修告别主人家,与江月婵回城。江月婵脸色还保持酡红,除了吃了几杯喜酒,也有被热闹气氛感染的意思。

江月婵也有困惑,询问道:“子修,为什么是晚上出嫁?”

子修解释道:“有两层原因。这第一嘛,新娘能在娘家多留一天;第二嘛,我老子子兰写过一句,‘朝为良家女,暮穿夫家堂’,图一个朝朝暮暮好白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