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25章 我对钱没有兴趣
作者:采诗  |  字数:2037  |  更新时间:2021-12-21 17:52:49 全文阅读

子修领着江月婵随处逛着,介绍一遍阳城布局后,说道:“我们歇一天,明早再动身去夏汭,不耽搁时间。”

等江月婵点头,子修又问道:“想去哪逛逛?”

“都可以。”江月婵一脸羞恼,低头看脚。脚上穿的是草鞋,用稻草编的,赶路一个月磨坏了过一回,用藤蔓缠着,有些磨脚。

子修又领着江月婵去集市,行人熙熙攘攘,货物琳琅满目。

子修说道:“阳城建立者是老帝君少师美政,又在少师盈亏手里渐成规模,夏邑的酒水、东夷的木料家具、夏汭的陶器、北狄的毛皮,应有尽有。”

子修停在一个毛皮摊铺前,询问摊主:“把你这儿最好的皮子拿出来。”

那位中年摊主正和一个买家讨价还价,扭头一瞧,两眼放光,殷勤献媚:“是帝子啊,稍等,我就这去取。”

另一位买家是中年妇人,也留意到子修,问了声好,叹息一声,摇头离去。

子修叫住中年妇人:“你要买什么尽管买,没事,我等得及。”

“我就是看看,不买。”中年妇人显然囊中羞涩,保持着仅有的自尊。

华胥人,谁都好面子。

摊主取了三张皮子,殷勤道:“帝子,这一张是狼皮,伤了两个猎户才到手;另外两张……”

子修摆手,道:“行了行了,都要了,送去我家的纺织作坊,让甄绣娘赶制三双皮靴,明早就要。一双女式的,尺寸和她差不多就行;另外两双,都按照我的尺寸。”

摊主让隔壁摊主帮忙看着,快跑离开。

江月婵拒绝道:“我不要。”

“没说给你啊,”子修想了想,答道,“给我鱼书妹妹买的。”

江月婵又问道:“你不给钱?”

子修装模作样翻了翻衣裳,道:“没带。”

“你堂堂华胥帝子,出门不带钱?”江月婵咬牙,取出一个小布囊,问道,“几个铜币?”

子修轻笑道:“我家在阳城也有十来间作坊和店铺,他去了自然有人给钱。”

“败家子,”江月婵鄙夷一句,坚持给钱,给出解释,“我那双靴子的。”

子修见江月婵一脸坚持,只好捏了一枚铜币,道:“还有剩的。”

江月婵把整个布囊里的钱倒在手心,合计九枚铜币,全塞给子修,鄙夷道:“我自由之城虽然穷,也和别处有贸易往来。货物价格,我也知晓个大概,这一张狼皮起码值十枚铜币,加上加工费,更不止了。我身上只有这么多,不够的,回去后再补给你。”

子修一脸无奈,将铜币收下,又交还给江月婵,说道:“先放你那,我对钱没有兴趣,只有那些暴发户才喜欢腰缠万贯到处显摆。”

“好,等回去后一起补给你,”江月婵收好布囊,又说道,“另外,你要买东西买你自己的就好,多了,我还不起。”

子修啧啧嘴,真是个勤俭持家的好姑娘。

“去我家作坊看看?”子修提议,等江月婵点头后在前领路,说道,“月婵姑娘,你知道为什么管货物叫‘东西’?”

江月婵答道:“因为游商东南西北到处跑?”

“是这个道理,”子修深表同意,侃侃而谈,“游商看似风光,实则也不容易,既要餐风宿露,又得冒着风险。这风险嘛,有多种。一看天时,要是晴天卖伞雨卖扇自然无人问津;二看地利,比方说塞北,那里产牲畜,缺粮食;三看人和,这要是碰上草寇、兵祸,那得赔到血本无归。”

江月婵一脸鄙夷,道:“说得头头是道,可惜只长了张嘴。”

子修讪笑一声,想必是当初少师盈亏去自由之城时透露过,也没解释。

其实也不必解释,老舟子已经和江月婵解释过。江月婵审视子修,好奇这到底是个什么人。

人心叵测,否则姜北臣的谋划也不至于落空。

子修又介绍起鞋靴,说道:“这鞋靴类,主要分为草鞋、皮靴和木屐三种,各地不同。先说草鞋,寻常人家穿的草鞋用稻草编织,华胥贵族则用葛藤,夏人用麻。不过这些年华胥贵族开始流行木屐和皮靴,有夏穿木屐冬穿靴的说法。木屐源于东夷,简单清爽,适合居家;皮靴则从北狄那边传过来,除了夏天都穿得,这些年风靡华胥城。”

江月婵讽刺道:“真是华胥朱门酒肉臭,路有流亡冻死骨。”

子修也义愤填膺说道:“我也觉得,就比方说刚才那位大娘,估计也想买块皮子,奈何囊中羞涩。不像我,这条街有小半条都是我的。”

“哟,少主,你可算来了,奴家还以为你忘了我呢,”一位中年美妇出门迎接,又不怀好意打量一遍江月婵,埋怨道,“少主,你让奴家做的靴子,就是给这姑娘的?”

美妇身子往子修怀里靠,子修将其推开,无奈道:“甄绣娘,你男人来了。”

美妇急忙挪开,换一副正常面孔,道:“少主,你这一年没回来,我擅作主张把隔壁铺子盘下来,扩大了作坊。”

“这些你看着办。”子修将美妇拉到一边,吩咐几句话,美妇多瞟了江月婵几眼,没说话,点头回去。

“去不去看看?”子修问道。

江月婵摇头,反问道:“你和她说了什么?”

子修解释道:“就盘问一下账,我没操心过,都是四爷安排人,他每月都会查一回账。”

江月婵不太信,她留意到美妇的几次目光,女人的直觉告诉她,目光不善。

子修生怕江月婵误会,重新解释:“那位绣娘姓甄,有男人,她也不容易,她家男人脾气差,常打骂她。别人的私事,我也不好插手管,倒是恐吓过她男人几回。”

“关我什么事。”江月婵刻意快走几步上前,又不认路,索性漫无目的闲逛。

子修追上江月婵,在集市上逛一圈,相中些小玩意,都让那些摊主送去自家店铺,倒是没买多余东西。

江月婵心安许多,再买,就付不起钱了。她比不得子修家大业大,出门时带了十枚铜币,一枚也没舍得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