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23章 老不正经
作者:采诗  |  字数:2005  |  更新时间:2021-12-21 12:51:08 全文阅读

翌日,争执一番后,几人还是按照原定计划,由老舟子划舟走水路,带子修和江月婵去夏汭;宰予我和在老车夫走旱路,去阳城等候。

轻舟入水,老舟子半开玩笑道:“小姑娘,可别再把我家少主踹下水咯。”

江月婵有些惭愧,她再三朝老车夫保证会照顾好子修,有意拿行动证明,守在子修身边。

轻舟顺水行进,白日航行,夜间靠岸过夜,早晚各吃一顿饭,自然由江月婵做,另外也得煎药。

趁江月婵做饭的空当,老舟子将子修拉到一边,说道:“子修,我觉得这小姑娘不太好。”

子修白老舟子一眼,老不正经,自己可不想再被踹下河。

老舟子一本正经说道:“你要娶妻,起码也得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这上得了厅堂,不只是平行端庄,还得有张好脸蛋,这小姑娘倒是人上之姿;下得了厨房,这更讲究了,你想啊,这要是在外头折腾,有口吃的也就行了,可要是真吃一辈子,你受得了?”

子修深有同感,倒不是娶妻不娶妻,只是江月婵的厨艺实在不入流,不提舒礼,就是比起宰予我也不如。看来江月婵只顾着练剑,倒没练过厨艺。

以往在华胥也好,在夏邑也罢,都有专门庖子。从夏邑到自由之城再到塞北最后到草木部落,虽说在外头折腾,可有舒礼和宰予我在,也没亏待过肚子。

唯独这两日,好吃不好吃,也得吃,毕竟有得吃就不错了。

“吃饭了。”江月婵招呼一声,顺便倒一碗药。

老舟子扶着子修来火堆旁坐下,晚饭简单,一锅稀粥,飘着几张野菜叶子。老舟子提醒道:“小姑娘,舟上粮食不少,够吃到夏汭。”

“还得回来,我算了,回来是逆流,就算只到阳城,也要十多天。”江月婵盛了三碗粥,特意给子修多舀厚粥,自己那碗最清淡。

老舟子啧啧嘴,真是个勤俭持家的好姑娘,看来先前看得狭隘了,还是提醒一句:“回来嘛,少主肯定有安排。”

子修不由诽谤一句:“三爷,你不是在轻舟上挂了几条鱼线,没鱼上钩?”

老舟子搓搓手,笑道:“明天就有,明天就有。”

吃过晚饭,趁子修喝药时,老舟子说道:“我听说啊,子修在华胥时,喝药总要去酒肆,越热闹越好,和我许多酒客对饮。”

江月婵噗嗤一笑。

子修放下药碗,诽谤一句:“三爷,我听说你年轻时,仗着生了副好皮囊,天天勾搭姑娘。”

老舟子讪笑一声,也没否认,笑道:“那是,我年轻时那也是美男子一个,都不用勾搭,姑娘们主动投怀送抱。”

江月婵没接话,觉得老舟子有些老不正经,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说完,老舟子又奉承一句:“少主比我年轻时长得还好。”

江月婵暗自打量,抛开偏见,子修的确生得眉清目秀,谁叫他娘是夏王朝第一美人南施,美貌尚且压过有沉鱼之貌的娥娣和落雁之姿的嫦娣。

老舟子又打量江月婵一眼,道:“小姑娘也生的好,不像东夷人。”

江月婵低着头,说道:“我老家在江南,娘是越人。”

老舟子目光恍惚,道:“那难怪,江南好啊,江南女子更好。”

子修先前提到一句,欧匠得给老舟子面子,江月婵大概猜到,老舟子的妻子是欧匠的姐姐或是妹妹。

只是,江南啊,江南不好。

先是夏王朝两位执戈马踏东夷泽国,许多东夷人逃到江南平原,和本地人争土争地。

再是诸越趁机占领江南,夏王朝新任南执戈赵季禅出兵江南平原。战火燃遍江南,民生凋敝,要么死,要么逃。

江月婵叹息一声,道:“我生父是东夷人,母亲是诸越人。父亲死在战乱中,母亲带我逃难。”

子修问道:“那为什么不去夏汭?夏汭武家也是东夷人。”

江月婵苦笑道:“我娘是越人,不被接纳。”

老舟子指着子修说道:“子修也流着点越人的血。说起来子修身上流着的血可不少,曾祖少鼎是下戎人,曾祖母姜姬是华胥人,祖母严姬是烈山人,母亲南施又有诸越血统。”

江月婵叹息道:“我那时候还小,母亲带着我北上寻求华胥庇护,后来华胥不接纳流民,又沿着浣衣河一路西上去自由之城。当时逃难的有上万人,抵达自由之城时不到两千,娘也饿死在半路。我跟着一位婶娘,她把我卖给一位华胥贵族,后来我逃出来,那位华胥贵族派人抓我,好在遇见江侯,他收留了我。”

子修安静当个听客,同样是人,生而不平等。自己自小锦衣玉食,吃过最大的苦不过是一碗草药,每年往返夏邑和华胥,也嫌弃车马劳顿。

江月婵抖抖精神,一脸坚毅,道:“自由之城穷,且苦,可对我而言,那里比物产富饶的江南更美,那里的人更不是虚伪伪善的华胥能比。”

老舟子附和道:“有道理,华胥人确实虚伪。”

子修没好气道:“三爷,你父亲还是华胥人。”

“谁祖上不是华胥人?”老舟子回答一句。

江月婵轻声道:“也不知黎明要塞怎么样了。”

老舟子笑道:“有江侯在,不必担心。”

江月婵神色凝重,请求道:“子修,亓官大人,请你们务必要帮忙,我们自由之城什么都缺,尤其是武器。”

“我帮不上大忙,得靠三爷。”子修话没说满,毕竟自己只听过欧匠大名,没见过。

老舟子点头,一脸正色,道:“看在少主面子上,我义不容辞。”

子修如何不知晓老舟子那点小心思,无非是想给自己揽功劳,只是,江月婵会不知道?他小心察言观色,恰好与江月婵对视,又各自收回目光,当作没事人。

老舟子打一个哈欠,侧卧在火堆旁,不忘嘱咐道:“小姑娘,照顾好我家少主,你自己答应的。”

老不正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