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22章 心病
作者:采诗  |  字数:2003  |  更新时间:2021-12-20 17:23:29 全文阅读

子修坐在舟尾,浑身打湿,瑟瑟发抖。

江月婵冷眼怒视子修,显然还不解气,冷声道:“靠岸。”

老舟子站在两人中间,戒备江月婵再出手,察觉子修脸色苍白,问道:“又发作了?”

老舟子连忙划舟靠岸,生起一堆火。江月婵一声不吭,转身离去。

“你这病,不是治好了吗?”老舟子两眼流露心疼,找出干衣裳给子修换上,并不避嫌。

子修脸色煞白,浑身颤栗,年纪还小时,天一冷总这样。有一年和宰予我去南山捕猎,病情发作送去杏花里,经过邓游医医治后,多年没再发病。

老舟子回头望一眼,江月婵已经没了影踪,嚷道:“这小姑娘真是,凶巴巴的。我们走了七八里,只有等老三来了,让他回草木部落取药。”

“三爷,我冷。”子修嘴唇哆嗦,尽管靠近火堆,可那股寒气是在体内流淌。

“你三爷马上就来,别怕,没事。”老舟子无能为力,只好把那几件换洗衣裳都裹在子修身上,来回踱步,嘴里念念有词。

一直等到日暮,老车夫才迟迟赶来,遥遥问道:“三哥,少主没事吧?”

老舟子疑惑问道:“那个小姑娘和你说的?”

老车夫跳下车,怀里抱着一个酒囊,又取了一个罐子,将酒温在火堆边,再查看子修状况,这才想起老舟子的问题,答道:“她和宰予我回去取药了。”

老舟子骂骂咧咧:“还算有点良心,要是当真一走了之,我拼了这把老骨头也要去自由之城讨个说法。”

老车夫温好酒,取来一只碗,倒了半碗,凑近子修嘴边,道:“少主,你喝一点。”

子修勉强张开嘴,温热酒水入喉,终于驱散一些寒意。

老车夫一脸殷切,忙问道:“少主,怎么样了?”

子修闭着眼,侧躺在地。

老车夫还要询问,老舟子拉住他,说道:“让他睡会。”

夜色降临,又一辆马车赶来。江月婵跳下车,拎着药过来,一脸愧疚,道:“对不起。”

老舟子面色不善,夺过草药。

子修咳嗽几声,老车夫忙搀扶他坐起来,问道:“少主,好点没?”

子修轻微摇头,眼角滚落两滴眼泪,哀声道:“落水时,我看见娘了。”

老车夫催促道:“三哥,快煎药。”

“我来吧。”江月婵愧疚神色更深,向老舟子讨要草药。

老舟子摇头道:“这是心病,药也没用。”

老车夫跟随子修最久,感情最深,催促道:“三哥,你就别磨磨蹭蹭了,快煎药啊。”

江月婵接过药,取水煎熬,想弥补自己的过错。

宰予我站在一边,当年子修也是这副模样,他以为子修要死了,急得嚎啕大哭。

稍微喝了些药,子修状况依旧不见好转。老车夫心一横,道:“宰予我,走,带少主回去。”

“不用,”子修虚弱摇头,细声说道,“我没事,休息一晚就好。”

“宰予我,把少主背到车上去。”老车夫不顾劝阻,执意要带子修回草木部落。

子修强打精神,说道:“四爷,你听我说,我没事,休息一晚,明早去夏汭。”

“还去个屁,”老车夫瞪江月婵一眼,怒骂道,“当年子修他爹之死,虽说是太康和戎戍陷害,可你爹也脱不了干系。现在,你又想害死少主。你们父女真是一个德行,白眼狼。”

“三爷,别说了,”子修试图劝阻,偏偏老车夫喋喋不休,说得江月婵无地自容,子修不由恼怒,竭声呵斥道,“轩辕辙!”

老车夫老泪纵横,道:“少主,老奴惭愧啊,惭愧当年没能尽职保护仲康,你要是出事了,老奴死一百回也对不起大哥的在天之灵。”

江月婵叹息一声,默默走远一些,她无法理解为何这几位夏王朝开国元老对一个草包死心塌地,听亓官云话里意思,那位姜北臣也一直在谋划,单单因为他是少鼎的苗裔?

人和人,当真有高低贵贱?

老舟子踱步过来,审视少女,他年逾七旬,洞察人心,问道:“是不是好奇?”

江月婵点头。

老舟子说起一件小事:“前年子修是不是医死一批流民?”

江月婵点头,说道:“其实不怪他,那批流民死于疠疾。”

老舟子有些诧异,道:“难得你能理解。”

江月婵又说道:“可是,那些流民也是命啊。”

“你这是小仁,”老舟子目光凝重,说道,“疠疾,无人能治,草木子也不行,那些流民不死,自由之城将沦为死城。你说,死一些人和死所有人,你会怎么选?”

江月婵还是辩解,道:“可是,我听说以前有位游医能治疠疾,草木子大人应该也会。”

老舟子否决道:“那位游医,姓邓,与草木子是兄弟,当年与草木子争医术高下,输了,所以离开草木部落。草木子都治不了,何况是他?那个传言,无非是夏王朝和华胥联盟爱争,什么都得分个高下,所以杜撰此事压草木子一头。”

江月婵有些诧异,问道:“所以,子修不想让草木子名誉有损,才医死……才出了个不算好但也不算坏的主意?”

老舟子轻笑道:“明明是很好的主意,自由之城爆发疠疾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江月婵叹息一声,瞥一眼子修,印象略微改观,好像也没有那么不堪?

老舟子又将先前在河畔的对话复述一遍,听得江月婵满脸狐疑。

“子修在华胥,缺德事没少干,那是被人戳脊梁骨骂,”老舟子眯着眼,诽谤一句,宽慰笑道,“看人不能看表面,比如你们自由之城那位葛姓长老,衣冠华丽,却是禽兽皮囊。”

“姜北臣说过,改变别人的眼光比征服天下土地更难,这句话我倒是颇为赞同,”老舟子洞悉江月婵的心思,也没奢望几句话就能改变她对子修的偏见,倒是宽慰笑道,“这就是我们这些个老骨头还想多活几年的理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