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17章 缺德
作者:采诗  |  字数:2004  |  更新时间:2021-12-19 11:53:12 全文阅读

昔日夏天子少鼎四位结义兄弟悉数出现,目的不言而喻。

子修心生烦躁,抬脚准备离去,渔父,或者说是姜北臣更恰当,斥责道:“草包。”

“对啊,我是草包。”子修自嘲一声,脚步不停。

老车夫追上来,正要开口,子修先声夺人:“四爷,你是我的管家,还是夏王朝的车正?”

“管家,管家,”老车夫讪笑一声,又说道,“轩辕辙早死了,死在塞北。”

姜北臣立在远处,讥讽道:“敢来坟前磕头,不敢报仇?”

子修转回身,注视姜北臣,笑道:“仇,报了。杀我两位娘的人,一个虞伯,一个云上鹰,都死了。”

忽然,子修暴起,持刻刀再刺向姜北臣,怒道:“还有你这个罪魁祸首,姜北臣,一手遮天的姜北臣,我杀了你。”

姜北臣单手拦截住子修,将刻刀打落,讥讽道:“到底流着南史的血,放不下这狗屁刻刀。”

刺杀失败,子修并不意外,在南方王朝和北方联盟都一手遮天的姜北臣,恨他的人不计其数,照样没人能奈何得了他。

“你也配提我外祖父?”子修惨笑一声,弯腰捡起刻刀,说道,“当不了帝君,当个史官也不错。”

姜北臣冷笑一声:“不去打天下扬名立万,窝在这里当个小史官?”

“那是我的事,别以为我会和子兰一样听你摆布,他是你儿子,我可不是你孙子。”子修注视姜北臣,平心而论他很想杀了姜北臣,再不济也要和他抖擞嘴皮子。杀,杀不了;嘴皮子,未必有他厉害。

姜北臣挥手赶人,仿照子修语气说道,“别以为我们几位老兄弟是为了等你,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激将法?

太下乘。

子修索性不答,招呼鱼书离去,又婉拒老车夫随行,说道:“四爷,你们几位老兄弟难得聚聚,我自个回去。”

“坐,”姜北臣盘坐在地,见老车夫一脸焦急,还念着子修,打趣道,“老四,你跟他这么久,还不了解他?”

老车夫点头坐下,姜北臣又说道:“老四,你给老三说说。”

独臂老舟子先问道:“考察怎样?”

老车夫答道:“这些年在华胥,少主表面纨绔,不学无术,偏偏每次考察都能吊个车尾,礼、乐、书、数、射、御,六艺考察,多数时候都是第三。”

“比我预测好,”老舟子微微诧异,又问道,“为人呢?”

老车夫徐徐说道:“我对少主的评价是,德行远逊大哥,才干远不如仲康。

论德行,他缺德的事没少干,华胥贵族、大户,谁都对他咬牙切齿。不过话说回来,换个立场看也是善事。

比如跟随少师弘农学耕耘,那两年旱涝频频,难保收成,少主擅自开仓放粮救济民众。这事不小,少师弘农身为司农,引咎辞职,为少主顶罪。

比如跟随我兄长司马相父学放牧,那几年我相戎部落大肆开辟草场,扩大畜牧规模。少主和我兄长谈起这事,说开辟草场如同王朝开疆拓土,迟早会酿就灾祸,可以放牧,不能放肆。果不其然,虎狼一退再退,最后退无可退,开始报复。”

“这事我知道,子丑也是引以为戒,不顾长老会反对,下达禁渔令。”独臂老舟子插一句嘴。

老车夫接着说道:“除了虎祸狼祸,还有病患。一只羊患病,便传遍一群羊。可惜我相戎人非凡没引以为戒,反倒怪罪少主招致灾祸。然后少主带着部分牧民去草木部落找草木子,草木子也束手无策。

子修不想让草木子神医名誉受到玷污,自告奋勇医牛医马,全给医死了。这些死牛死羊全都患上疠疾,子修让相戎牧民焚烧掩埋,可惜他们没听,将羊肉出售给逃难流民,结果流民纷纷患上疠疾。

这些流民逃到自由之城,江望舒的女儿又来找草木子,又是子修出手,开了药,治阳虚的,又吩咐要那些病人亲自采集流火山地的晨露煎药。那些流民自然全死了,好在疠疾并未在城里流行,否则就不是死一二十个人的事可。”

“不错。”姜北臣给出评价,虽然只有区区两个字,却让独臂老舟子讶然不已。

老车夫继续说道:“去年春临节过后,少主又随少师盈亏经商,从华胥城乘舟去夏汭,赚得盆满钵盈。少师盈亏本想在夏汭购买些产自南方的珍珠、翡翠之类贵重货物,返回华胥,子修又怂恿他,说夏邑盛行酿酒风气,不如在夏汭购买粮食,去夏邑贩卖。然后嘛,半途碰上逃难的流民,少主又自作主张把粮食分给流民。”

独臂老舟子朗笑道:“去年少师弘农还自由之城一趟,和他爹诉苦。号称只盈不亏的少师盈亏,这回亏到血本无归。”

姜北臣疑惑问道:“子修怎么知道虞人起兵的事?”

老车夫答道:“当时武长安刚从夏邑返回夏汭,少主和他见过一面。”

“并非缺德,而是大德,看来我们没白等。”独臂老舟子作出评价。

“缺德,缺大德,”姜北臣不以为意,反驳道,“慷他人之慨的事,谁都做得出来。”

老车夫微微一笑,继续讲述:“少主在夏邑,干了两件事。第一件是虞人破城时一把火将夏邑学宫和太史草堂都烧了;第二件事是命宰予我射杀虞伯。”

独臂老舟子看姜北臣一眼,意味深长说道:“子修烧太史草堂,自然是不想看着南史的毕生心血落到虞人手里。他故意先烧夏邑学宫,除了有个借口,也有想让子兰离开的意思。

另外,射杀虞伯,我倒是在自由之城听说过。当时少康托孤给东郭五弦,东郭五弦又打算拿孙子的名誉保全小王子的性命,恰好被虞伯撞见,难免生疑。所以子修让宰予我射杀虞伯,一来是不想看到东郭五弦一家蒙难,二来也有试试弩的意思,好为射杀云上鹰做准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