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11章 司马相父
作者:采诗  |  字数:2019  |  更新时间:2021-12-17 10:47:55 全文阅读

在端木山修养几天后,子修等人伤势好转,告别云上端木,继续北上。

鱼书问道:“表哥,我们去塞北找云上鹰还是去相山?”

“你想去哪儿?”子修问道。

鱼书苦着脸,说道:“别去找云上鹰,去哪儿都好。”

姜获麟问道:“帝子,你觉得云上端木的话有几分可信?”

子修摇摇头,没回答,说道:“去相山,找司马相父要马。”

车队在塞北行进四五日,一路再没遇见狼群。姜获麟一脸不解气,他在端木山准备了几捆箭矢,还等着大发神威,结果没机会。

子修洞悉姜获麟的心思,笑道:“端木大叔那片夏季牧场有狼出没,你去那里玩个痛快?”

姜获麟山笑道:“我得保护帝子。”

鱼书指着前方一座连绵山丘,问道:“表哥,这就是相山吗?”

子修点头,说道:“从相山野老到相山之父,再到司马相父,如今司马相父的孙儿也长大成人,相戎在相山经营多年,早前为夏王朝养马,官职为司马,所以相父大人以官职为姓。现在嘛,倒便宜了自由之城。”

两位少年策马过来迎接,其中一位年纪和子修相仿的少年雀跃道:“嘿,子修,我听大哥说你来要来,等这么久,路上出了什么事?”

“司马骖,司马驷,”子修指着两位少年与众人介绍,又说道,“在落雁山被狼咬了,耽搁了几天。”

鱼书笑道:“你们的名字真奇怪。”

“奇怪吗?”司马骖问身边兄弟。

司马驷点头,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二哥,我也觉得奇怪。”

子修揽着兄弟二人肩膀,大笑道:“不奇怪,你司马骖一年能养三匹好马,你司马驷更胜一筹。”

司马骖嘿嘿一笑,说道:“子修,祖父听说你要来,特地准备好了马,我带你去看看?”

“不急,先玩几天,”子修问道,“带我去见见相父大人?”

司马驷脸色古怪,道:“祖父让你赶紧牵了马离开。”

子修恍然大悟,原来是逐客,笑道:“那更不行了,我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也得拜访一下相父大人,毕竟算起来他还是我老师。”

一路遇见些相戎部落族人,都一脸戒备,对子修指指点点。

鱼书打趣道:“表哥,你好像不太受欢迎。”

“有吗?”子修问姜获麟。

姜获麟点头。

“这是相戎人的欢迎仪式,”子修挥手朝相戎人打招呼,不忘一本正经解释道,“只有对待最尊贵的客人,才会指指点点。”

一位相戎男子策马上前,杀气腾腾,指着子修说道:“祸害,害死我们那么多牛羊马匹,你还敢来。”

鱼书小声打趣道:“表哥,这也是欢迎仪式吗?”

好在司马骖出面,劝说那位族人离开,又告诫道:“子修,我的族人可对你耿耿于怀,你还是早点离开为好。”

子修略微尴尬,当初在相山放牧先遇上虎患,再遇上狼祸,最后遇上病疫,明明是天灾,相戎人非归咎为人祸,找谁说理去?

有司马骖和司马驷兄弟带路,相戎族人也没为难子修,不过个个面色不善。

“听说你在夏王朝风光了一把?”司马骖问出口,又解释道,“我听上戎人说的。”

姜获麟一脸豪气道:“那是,要不是我家帝子出手,南方王朝早就易主了。”

子修沉默不语,显然心事重重,云上端木所说的,颠覆了他过往认知。他本来做好了准备面对云上鹰,现在倒是没有头绪。

车队抵达相山下,一位老人牵着马,马匹通体洁白,并无杂毛。老人递过缰绳,瞪着眼,没好气道:“拿去,老夫从不食言。”

子修拂去思绪,朝老人行一个礼,并不接缰绳,打量一番白马,有意无意问道:“听说相父大人这几年相了一匹好马,送给别人了?”

司马相父强硬将缰绳塞到子修手里,满脸愠怒,道:“不错,那匹马名惊鸿,起初是为你调教的,后来送给江侯了。这匹千里雪,不输惊鸿,算的上是我这十年来调教出来最好的马。”

“相父大人可不是那么大方的人吧?当初我软磨硬泡,相父大人才答应给我相一匹马,怎么就舍得送江侯了?”子修试探性询问。

司马相父没好气道:“那还不是你祖父?你俩一个德行。”

子修脸一僵,又说道:“我来时去过自由之城,见到司马骈了,看样子相父大人要加入自由之城了?”

“谈不上加入,”司马相父指着北方,说道,“近来北狄人越来越猖獗,我相戎脱离上戎后,势单力薄,无非是找个盟友。”

姜获麟趁机说道:“相父大人,我华胥是个合格的盟友,考虑考虑?”

“不考虑。”司马相父一口否决。

姜获麟摸摸鼻子,不再说话。

“多谢相父大人美意,我先试试马,要是不满意,相父大人可得重新调教一匹,”子修先去马车上取来那个木制器物,另外背了一个箭囊,再翻身上马,招呼道,“姜获麟,弓给我。”

“那弓弓力一石半。”泰山蛮女提醒一句,言外之意,你拉不动。

“装装样子嘛,好歹虞耳大人也教了我几天骑射。”子修朗笑一声,策马离去。

姜获麟注视千里雪绝尘而去,一脸羡慕,扭头道:“相父大人,也给我相匹马?”

“好啊,”司马相父先答应,又提出条件,“叫你祖父来和我谈。”

姜获麟脸一垮,道:“我祖父都死了。”

“那就没得谈。”司马相父答道。

鱼书留意千里雪越跑越远,忽然有个不祥预感,问道:“表哥他不会是去找云上鹰了吧?”

“怎么可能……”姜获麟本想辩驳,忽然神色局促,找司马骖讨要一张弓,一袋箭,本想骑绿耳,却被泰山蛮女抢先,只好骑云上端木借的一匹马。

老兵甲背负锈剑,骑上跛马,先行一步,却被泰山蛮女领先,又被姜获麟超越,落在后头,催促道:“燕雀,跑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