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09章 射师(二)
作者:采诗  |  字数:2004  |  更新时间:2021-12-15 17:35:44 全文阅读

鲁莽丘陵末端,距离夏汭新城五十里。

一位使臣风尘仆仆,站在夏汭新城门口,无暇感慨这座不逊于夏邑的雄都,匆匆进城。

新城主人接见使臣,分外亲切,道:“东郭大人,我父亲呢?”

“天子在鲁莽丘陵时,旧伤复发,已经去请草木部落的神医了,”使臣摇头道,“少鼎,天子特意派遣我来请你前去。”

“啊!”少鼎一脸慌乱深色,催促道,“东郭大人,快走吧,我父亲的伤势,要不要紧?”

“不要紧,是旧伤,”使臣解释道,“当年天子在浣衣河之战中留下的旧伤,这一路车马劳顿,牵扯到了。”

“那就好。”少鼎心安不少,与使臣一路出城。

夏汭城民提醒道:“少鼎大人,你不带卫队吗?”

“我去见父亲,哪用带卫队。”少鼎朗笑一声。

两人出城不久,少鼎招呼道:“东郭大人等一下。”

使臣点头,耐心等待。

少鼎策马赶去河边,朝一位中年人行华胥礼:“帝君,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那位中年华胥帝君拍了拍少鼎肩膀,赞许道,“少鼎,不错嘛,这座新城,规模不输华胥城了。”

华胥帝君身边,有个少年正在洗马,说道:“少鼎,你是不知道,我父亲一路教训我,张口闭口你看少鼎,你看少鼎,听得我耳朵都起茧子了。”

华胥帝君给了少年一个“梨子”,笑骂道:“北臣,你要是有少鼎一半知事,我也懒得说你了。”

少年吐吐舌头,有意转移话题,问道:“少鼎,你这是去哪?”

“哦,我父亲来夏汭了,正在路上,我去迎接呢,”少鼎报以歉意一笑,道,“帝君,我先去接父亲,等回来再招待你。”

“好,去吧,”华胥帝君点头,唏嘘道,“没想到夏天子也来了,我和他上回见面还是在浣衣河,有十来年了。”

那位洗马的少年又朝使臣努努嘴,问道:“少鼎,那位是谁?”

少鼎介绍道:“东郭竽大人,音律造诣和子乐大人不相上下。”

“嘁,吹的,”喂马的少年一脸傲气,道,“上回子乐大人南下,东郭竽称病不敢比试,还是他儿子与子乐大人比试,听说之后郁郁而终。”

“少鼎,天子等着呢。”东郭竽呼唤道。

“那,帝君,我先去了,你们先随处逛逛,我回来再招待你们啊。”少鼎与两人道别,策马离去。

洗马少年问道:“父亲,既然夏天子都快到夏汭了,为何不亲自过来?”

“北臣,你觉得少鼎怎样?”华胥帝君注视离去的青年,眼神复杂。

洗马少年答道:“比我厉害,更别提什么子丑、少师美政了,不然父亲可不会钦定他为华胥帝子,又提前南下在夏汭等夏天子,图个天下归一。”

“北臣你看,”华胥帝君指着夏水南岸江南平原,说道,“为何那边的树木都一样高?”

洗马少年沉思片刻,试探性答道:“高的树都被砍去运到夏邑了呗。”

见父亲又要给自己一个“梨子”,洗马少年抱头讨饶,重新说道:“父亲的意思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行高于众,人必毁之,”姜太一目光凛然,道,“跟我来。”

迎接少鼎的,是一张冰冷端木弓。他冷眼望去,车板被拆除,又临时拼凑出一个囚笼。囚笼外,皋阜一脸恣意;囚笼内,父亲一脸血污。

使臣表示歉意:“少鼎,别怪我,拿你人头,当做两朝柱臣扣门礼。”

少鼎遥遥指着皋阜鼻子,怒喝道:“皋阜,身为人臣,囚杀其主,是为不忠。”

囚笼里,老天子呼唤道:“儿啊,快逃。”

少鼎调转马头,听见皋阜讥讽道:“少鼎,身为人子,不救其父,是为不孝。”

少鼎再调转马头,闭上眼,一脸决然。

谁能从有穷部落射师手里逃脱呢?

穷羽引而不发,窥视进入射程的青年。

“逆子,逆子,我死也不会原谅你,”穷射跪伏在囚笼前,痛哭道,“天子啊,臣生子不教,有罪啊。”

皋阜迟迟等不到穷羽松弦,嗤笑道:“心软了?可惜啊,开弓没有回头箭,你没有选择。”

催促声不绝于耳,是啊,没有选择。穷羽心生烦躁,匆匆松弦。

没有选择,也是选择。

箭矢破空而去,擦过少鼎面颊,带过一缕血痕。

“儿啊,快逃。”囚笼之中,老天子声嘶力竭。

他愧疚一生的是从未尽过一天丈夫、父亲的本分,对得起天下人,却愧对她们母子。

他引以为傲的是有个好堂客,有个好儿子啊。

猎物,开始垂死挣扎。穷羽再搭箭,然后松弦,箭矢在少鼎肩头溅起微红涟漪。

是手不稳,还是心不稳?接连两箭,都远失水准。

他搭第三箭,用力过猛,绷断了弦,蹦破了虎口。

“真不经用,”穷羽将断弓丢在地上,抖落一手血污,呵斥道,“穷羿,去追杀,他受了伤,跑不远。”

穷羿查看皋阜神色,直到皋阜点头,策马操弓追杀而去。

“逆子,逆子,两个逆子!”穷射心如死亡,拿头撞囚笼,痛声道,“天子啊,罪臣先去了。”

“天子,”皋阜跪在囚笼前,笑道,“只要天子答应禅位让贤,皋阜保证让天子安享晚年。”

老天子默不作声。

皋阜依旧跪着,沉声道:“只要天子愿意禅位让贤,皋阜保证夏民还是夏民。”

老天子微微动容。

皋阜缓缓站起来,拍去腿上草屑,坐到囚笼上,喝道:“东郭竽!”

“臣在,”东郭竽臣服在皋阜脚下,手里捧着一册竹简,以老天子宣读道,“孤巡游天下,至于鲁莽丘陵。天子夏臣有不臣之心,行僭越之事。

忠臣皋阜,伏诛太子夏臣。

孤朝不保夕,托孤于老臣东郭竽,禅位于贤才皋阜。”

穷羽跪伏在皋阜脚下,神色肃穆,喝道:“拜见天子。”

皋阜站在囚笼上,双臂张开,从此,君临天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