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05 穷羽
作者:采诗  |  字数:2024  |  更新时间:2021-12-14 18:53:56 全文阅读

早有人猜测云上鹰是穷羽的子嗣,更多人则认为是穷羽调教出来的徒弟。

子嗣也好,徒弟也罢,如何也和穷羽撇不清关系。

除了箭术,还有恩怨。

那位穷羽,即便顶着三姓家奴的不光彩头衔,谁能不怕?纵然他已经大概率被第五射杀,就是没死也该老掉牙,可当初提到他的名字,虞伯还是被吓得不轻。

死在他手里的大人物,不少。

第一位是夏天子太鼎,被东夷人皋阜囚杀于帝丘,下手的是穷羽。

第二位是夏王朝帝子,诸越人太子夏臣。

第三位是太鼎之子少鼎,侥幸撑到草木部落保住性命。

第四位是窃国者皋阜,彼时穷羽投靠戎人,在帝丘射杀旧主。

第五位是戎辛的兄弟戎苦,也就是如今戎侯戎戍的父亲。

第六位是少鼎之妻武姬,曾携带长子太康前去上戎,在烈山被穷羽射杀。

第七、八位是戎辛、戎武父子,当时少鼎回归,戎辛、戎武父子大势已去,穷羽试图故技重施,射杀旧主投诚,可惜夏天子少鼎如何会任用杀妻仇人?

此后穷羽遭遇追杀,疑似殒命。

第九位是严侯严厉,本来严侯严厉大败北狄,奈何遭遇穷羽射杀。

夏天子少鼎大怒,命时任夏邑戍卫大统领的第五随虞伯履职,与穷羽在塞北逐杀三日,将其伏诛。

如同恶徒后裔北狄憎恨华胥,云上鹰也该憎恨夏人,只是,子修不解为何云上鹰要和自己分生死?

何至于啊,想自己死,当初干脆别救啊。

鱼书也一脸狐疑,试探性询问:“表哥,我舅舅、外祖父他们有没有和穷羽有过节?”

子修苦笑摇头,道:“我老子向来自诩为君子,君子不争。祖父嘛,也很少得罪人,否则也不会任由长老会胡来。”

鱼书又指着姜获麟,道:“说不定是姜获麟他祖父得罪了云上鹰。”

姜获麟一脸无辜,正想辩解,鱼书率先开口:“你祖父当年马踏东夷泽国,还叫没得罪?”

姜获麟讪笑点头:“是是是。”

鱼书又没好气道:“姜获麟,你自诩箭术同辈第一,有本事去和云上鹰分生死。”

“没本事。”姜获麟摇头不迭。

“我去。”老兵甲叫一声。

“老爷爷,你一把年纪了,就别逞能了。”鱼书对老兵甲印象大为改观,毕竟遭遇恶狼时老兵甲非但没跑路,反倒干翻三四匹狼,不得不让人敬佩。

子修陷入沉思,既然云上鹰对夏人恨之入骨,当年在塞北截杀和亲队伍、陷害摄政君夫妇的,是不是也是他?

子修说出疑惑,姜获麟点头道:“有可能,截杀和亲队伍,是破坏我们华胥联盟和夏王朝和亲;射杀摄政君仲康,是不想让夏王朝兴盛。”

“那也不关我事啊,”子修一脸无奈,道,“总不至于我每年去夏邑过冬就把我当夏人啊,我可是根正苗红的华胥人。”

姜获麟偷笑道:“说不定帝子同夏娴有婚约。”

子修一脸严肃,道:“我老子一辈子不娶,我要是敢娶两个媳妇,他得把我腿打断。”

舒礼叹口气,道:“那他为什么非要和你分生死啊。”

子修也叹口气,说道:“我这些年分析过无数次,有以下几种可能。

第一,我在华胥嚣张惯了,有不少仇家,说不定是谁请云上鹰杀我。

第二,我娘的娘家,也就是少师氏族,尤其是我娘的爹,老帝君少师美政,得罪过他。当年夏王朝马踏东夷泽国,东夷人找华胥求救,我这位亲外祖父并没有出兵。

第三,云上鹰想谋财,让我出钱买命。

第四,云上鹰就是个疯子,单纯想玩弄我。

第五,我是捡来的,说不定我是夏家苗裔。”

子修又叹息一声,说道:“其实还有别的推测,就这五种最有可能。

第三种和第一种都是谋财,所以我派遣食客送上财物,偏偏云上鹰不动心。

第二种,就算他和少师氏族有仇,也该去找少师羡啊,关我屁事。

第五种嘛,说我是捡来的也有道理,我老子子兰待我刻薄,哪像个亲生的?可话又说回来,我要不是亲生的,他也没必要一辈子不娶吧?

还剩第四种推测,最有可能,这云上鹰就是个疯子,你们想想,一个射术天下第一的人物,无比郑重和一个十三岁少年说,‘你成年前,来塞北找我,和我比拼箭术,不分胜负,只分生死’。这不是个疯子是什么?”

鱼书脸上泛滥着同情,叹口气,道:“表哥,那干脆让姜获麟他爹带人去把云上鹰杀了。”

子修苦笑一声:“我有那个权力就好了。”

泰山蛮女讥讽道:“某人在自由之城抖擞威风时可不是这么说的。”

鱼书又望着姜获麟,郑重无比道:“姜获麟,只要你让你爹带人去杀了云上鹰,我就喊你一声哥哥。”

姜获麟故意吓了一跳,脸色古怪,道:“别说是我,就是我爹也没权利私自出兵。”

“那就没办法了?”舒礼一脸担忧。她未必懂射术天下第一的意义,但知道连宰予我面对狼群也无法全身而退,何况是膂力远不及宰予我的子修呢,何况面对的人是射杀恶狼无数云上鹰?

“有,”子修点头,说道,“我去和他分生死,万一赢了呢?”

鱼书提议道:“那干脆回自由之城当城主,让江侯带人杀了云上鹰。”

“你以为我不想?”子修一脸无奈,道,“我抖擞威风,长老会还由着我。真要是想当城主,恐怕不用云上鹰出手,我就得被唾沫淹死。”

鱼书跺跺脚,愠怒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只能去送死?”

“谁说的,我有准备,”子修一脸凝重,等众人露出询问神色,才指着老兵甲意味深长说道,“穷羽是他云上鹰的爹也好,师傅也罢,不都被老兵甲射杀了?他箭术再高,能高过老兵甲?”

弓弦都拉不开的老兵甲露出两颗老牙,一脸豪气,道:“想当年,我金戈铁马,射杀穷羽,天下无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