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03章 狼袭
作者:采诗  |  字数:2003  |  更新时间:2021-12-14 15:00:24 全文阅读

一声狼嚎打破寂静之夜,众人从清梦中惊醒。

舒礼最为害怕,一下子扑到子修怀里。

无暇感受柔软身段,子修捡起一节燃到一半的树枝,寻觅黑暗中的青眼恶狼。

姜获麟手持长弓,弦上搭箭,朝一双青眼射去。

宰予我操起一节长木头,守在最外侧。

泰山蛮女随身携带一把阔刀,护在鱼书身前。

老兵甲终于扯开布条,露出绣剑,如临大敌。

狼群逼近,从青眼判断,数目不下二十头。

“舒姐姐,我们也帮忙。”鱼书胆子大些,捡起两根火把,分给舒礼一根。

姜获麟连续拉弓,射杀两匹狼,一脸正经道:“不怕猛虎,就怕群狼,我们这是闯进狼窝了。”

一匹马受惊,仓皇逃窜,迎接它的命运是狼吻。

姜获麟继续弯弓,不忘讥笑道:“老兵甲,你的马跑了。”

老兵甲举着锈剑,站在一匹黑马身边,火光映衬他的刚毅面孔。那匹黑马前脚刨地,鼻孔里喷出热气。

狼群奔袭到跟前,宰予我持长木头横扫,一匹恶狼首当其冲,大概被扫断腿,不住哀鸣。

老兵甲挥剑刺向一匹恶狼,他眼力很足,可惜臂力显然不足,那匹恶狼轻捷跳开,并未受重伤。

黑马鼻孔喷出一口热气,前身高高跃起,重重砸在那匹侥幸逃过一劫的恶狼身上。

“糟糕,箭没了。”姜获麟只带了两袋箭,合计二十枚,射杀了七八匹恶狼。

一匹恶狼扑向姜获麟,姜获麟被扑倒在地,趁恶狼下嘴时又双手绷紧弓弦,勒住恶狼脖子。

子修操起一把庖刀,狠狠砍在狼背上,血溅三尺。

舒礼摸一把脸上狼血,六神无主,昏厥过去。

“鱼书,照亮!”泰山蛮女喝一声,迎着恶狼一刀劈砍。

宰予我舍弃长木头,一手持柴刀,一手持屠刀,杀在最前。

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十多具狼,大多没死,受伤不轻。偏偏外围还有恶狼逼近,似乎无穷无尽。

“啊!”姜获麟哀嚎一声,操起长弓狠狠抽打咬在腿上那只恶狼。

子修再死命一刀,狠狠砍在狼背上,那只恶狼吃疼,终于松口。

鱼书并不闲着,手持火把,照亮最近的恶狼。

“没事吧?”子修扶住姜获麟,道,“你看着舒礼,交给我。”

姜获麟也不逞强,半靠在牛车上,又弯腰拾起薪柴,朝恶狼抛掷。

两匹马,一匹绿耳,是野马王,桀骜不驯;一匹跛马,据老兵甲所说是司马相父所相。两匹马也守护在营地周围,蹄子、马嘴都是武器,痛击来犯恶狼。

宰予我冷哼一声,显然也被狼咬了,他丢下手里刀,双手拎起恶狼,硬生生徒手撕破狼嘴。

舒礼晕倒,姜获麟受伤,鱼书负责照亮,有生战力只有泰山蛮女、老兵甲、宰予我和子修。

其中子修最为吃力,要不是姜获麟一直丢火把干扰,恐怕早被恶狼撕成碎片。

绕是如此,子修也挨了几爪,手上、脸上血痕渗出鲜血。

老兵甲也吃力,毕竟年纪大了,搏杀了三只恶狼已经足够让人敬佩,想必年轻时在军中也起码是位百夫长。

绿耳马臀被硬生生撕掉一块肉,始终没有抛弃它的主人,马嘴咬住一匹试图挣扎的饿狼,响起一声破碎声,清晰入耳。

泰山蛮女所用阔刀不常见,也只有泰山部落的人才使得惯。阔刀无锋,全凭蛮力造成杀伤力。

路上姜获麟曾和泰山蛮女比拼过臂力,姜获麟自然是打着占点便宜的心思,也没好意思赢,当然,就是想赢,也不轻巧。

子修询问过鱼书,虞人女武卒当中,以前膂力前几是泰山女、马金戈和杨千花,泰山蛮女和虞西陲成年后占了第一和第一,不输多数男儿。

泰山蛮女双手紧握刀柄,一击之下,恶狼非死即伤。

老兵甲出人意料再刺破一匹恶狼肚皮,代价是肩膀被狠狠咬一口,他几乎力竭,半蹲在地,气喘吁吁。

子修后背、左腿各被咬一口,若非姜获麟飞扑过去生生勒死其中一匹,恐怕当真要葬身狼口。

唯有宰予我不声不吭,靠着一把屠刀、一把柴刀和一双拳头,一个人面对半数以上恶狼。

鱼书换了第二支火把,小脸汗涔涔,她如同一位坐镇军中的统领,沉着提醒每一匹狼的方位,不比几人轻松。

“蛮女,那匹豁耳朵狼,是狼王。”鱼书一脸疲惫,又强打精神,她费尽心力从狼群中辨认出头狼。

据说人的战争是从狼的争斗中衍生而来,擒贼先擒王,也是这个道理。

泰山蛮女点头,喝道:“宰予我,杀过去。”

宰予我踹开跟前恶狼,吃到冲向狼群。

泰山蛮女随后而至,高高跃起,一刀劈向狼头。

为数不多的恶狼退散,留下遍地死伤。

姜获麟与子修背靠背坐着,几乎力竭。

老兵甲拄着剑,疼得龇牙咧嘴。

泰山蛮女扶着宰予我回来,她没大碍,宰予我一身血污,分不清是狼的还是他的。

鱼书强撑着一一检查几人伤势,都不轻松,子修、姜获麟、老兵甲各自被咬三四次,宰予我身上伤口最多,足足有八道齿印。泰山蛮女倒没添新伤,只是最后一击牵动旧伤,后背如同撕裂。

“别看。”泰山蛮女背对众人解下上衣,露出那道狰狞伤口。

子修吩咐道:“鱼书,你去取点狼脑来。”

鱼书强忍恶心,取来些狼脑,问道:“表哥,你不会要吃吧?”

“敷在伤口上,”子修抓了一些狼脑,率先敷在腿上,解释道,“我在相戎时学到的土方子,管用。”

姜获麟疼得哀嚎不已,他右臂剑伤才痊愈,恰好又被狼咬一口。

“软蛋。”泰山蛮女鄙夷一声。

姜获麟抬头想辩解,又望见旖旎一幕,一脸痴呆,等察觉到泰山蛮女比狼还狠的眼神时匆匆垂下头,小声道:“好像也不疼了。”

“好看不”泰山蛮女窸窣穿好上衣,语气柔和。

姜获麟诚恳点头,又猛然摇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