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02章 落雁山
作者:采诗  |  字数:2003  |  更新时间:2021-12-14 13:11:00 全文阅读

塞北的初代主人是华胥人。

古老的华胥人在塞北草场采集、狩猎,点燃人族微微萤火。

后来华胥人东迁到华胥盆地,华胥母的时代来临。种植谷物、驯养牲畜,人族微微萤火,生机勃发。

戎人分化,西迁到塞北,成为塞北的第二代主人,驯养牛羊,驯化野狼。

冰脊山以北,恶徒在恶土之地扎根,又将仇恨与血脉一并传承,他们的后裔黥额、纹面,赳赳南下,势必复仇。

北狄人错将戎人当作华胥人,这无关紧要,他们只想征服,华胥人也好,戎人也罢,都将成为他们祭祖的祭品。

戎人惨败,南渡浣衣河,在塞南建立新的家园。

塞北成了北狄的牧场,恶徒的后裔肆意狂欢,他们额头的仇恨印记熠熠生辉。

等狄人发现藏在华胥盆地的华胥人,他们惊诧于华胥的富庶,又恍然大悟为何之前不够尽心。

安逸的华胥人,忘记了他们的祖辈是如何与天斗、与地斗,他们不堪一击,如同那颗衍媒神木且老且病。

某位青年横空出世,驰骋塞北,弯弓拉弦,射杀北狄王。

古老的华胥如同衍媒神木枯木逢春,恶徒的后裔被驱逐回境,塞北的牧场离离生长。

恶徒的后裔再度南下,他们的新王在刀疤和面纹中巡视他的土地。

南方新兴王朝老执戈北上收地三百里,之后再失地三百里。

古老戎人的一支北上,在塞北效仿他们的祖先牧羊、相马。

另一支戎人也北上,在塞北重建家园,迎接恶徒后裔和北方狼骑的冲锋。

鱼书微微怔神,脚下每一寸土地,都是尸骨铺就而成。

车队行进五十里,还未日落,停在一座山丘,子修说道:“今夜就在这里宿营了。”

泰山蛮女不解问道:“天还早,不多走走?”

“这座山丘,想必你们感兴趣。”子修指着盘旋头顶的大雁,也不说话。

“难道是落雁山?”鱼书仰望大雁,猜测道。

子修点头,说道:“当年夏天子少鼎有宏才伟略,试图君临天下。比起刀兵,他更在乎以仁义取天下。

他的两位女儿,长女娥娣是武姬所生,南渡夏水下诸越,留下沉鱼渡美谈;小女嫦娣是严姬所生,北上出塞入北狄,留下落雁山美谈。

嫦娣出塞,是其外祖父严侯严厉亲自护送。队伍从夏邑出发,北上横穿夏水平原,抵达烈山部落,拜祭祖宗后渡过浣衣河,进入塞北。

队伍涉过浣衣河后便出了夏王朝地界,毕竟塞北还不完全是戎人的土地,嫦娣一步三回头,悲歌而行,凄婉动人。天上大雁闻其歌声哀婉,爱其姿容动人,怜其命运飘摇,悲鸣追随,忘记扇动翅膀,坠地而亡。

这座山,便叫落雁山。”

鱼书坐在车板上,抬头仰望,呼唤道:“雁啊雁,也为我落一回呗。”

“鱼书妹妹,我帮你。”姜获麟操起一把弓,弓是龙且送的,准确说是找龙且讨要的。

泰山蛮女鄙夷道:“你当你是云上鹰?”

“我的箭术,同辈第一,”姜获麟觉得被小瞧了,弯弓搭箭拉弦一气呵成,又引而不发,笑问道,“鱼书妹妹,我要是射中了,你喊我声哥。”

“要是射不中呢?”鱼书问道。

“射不中,我喊你妹妹。”姜获麟朗笑一声,箭在弦上,先引后发。

一箭落空,姜获麟笑喊道:“妹妹。”

鱼书一脸鄙夷,道:“我才没答应。”

姜获麟摸摸鼻子,见老兵甲在一旁偷笑,眼睛一转,把弓递给老兵甲,说道:“来,你来,不是自吹是第五吗?”

老兵甲接过弓,装模作样拉一下弦。子修善意提醒道:“老兵甲,这弓弓力一石半。”

老兵甲点头,又使劲拉弦,累得气喘吁吁,偏偏不肯服软,休息一阵接着拉。

姜获麟一把夺回弓,讥笑道:“我好歹拉得动弦,你笑个屁呀。”

老兵甲不服输,招呼宰予我:“大个子,你来。”

宰予我摇摇头。

子修笑道:“这糙汉,膂力惊人。当年诸越霸王有一张铜胎铁背弓,是欧匠所铸,弓背用的是一块天外神铁,分外难得。那张弓弓力有三石,被宰予我这糙汉拉断了弦。”

姜获麟一脸惊叹:“大兄弟这么厉害?”

宰予我憨厚一笑。

泰山蛮女注视宰予我一眼,她是泰山部落人,祖父泰山公,父辈泰山徒、泰山奴、泰山女三兄妹,同辈泰山龙象和死在戎骑手里的泰山石,无一不是膂力远胜常人。

“力,要收放自如,”老兵甲还是把弓递给宰予我,不忘嘱咐道,“轻点,你拉,我瞄。”

宰予我点头,尽量收力拉弓。老兵甲则校准方位,势必要证明自己。

“射,”老兵甲喝一声,看也不看结果,一脸懊恼,责备道,“大个子,你手慢了。”

姜获麟鄙夷道:“怎么不是你说慢了?”

老兵甲一脸倨傲,道:“想当年,我金戈铁马,射杀穷羽,天下无敌。”

日落后,众人围着火堆,将车板围在营地周围过夜。

鱼书叹息道:“落雁山,落雁山,佳人一去不复返。”

“是啊,一去不复返。”子修点头附和,那位夏天子少鼎试图以仁德取天下,可惜赔了女儿又折老将。

舒礼小声问道:“还有位老使节。”

那位老使节,姓武,名子胥,是武侯武靖的兄弟,夏妃武姬的兄长。

姜获麟难得正经,说道:“那位老使节还活着。”

鱼书神色一怔,问道:“那为何不去救他回来?”

泰山蛮女鄙夷道:“夏王朝早被狄人吓破了胆,还敢北上?”

鱼书小声道:“其实,我们老首领才是真正打败仗的人。”

姜获麟笑道:“小蛮,你看,鱼书妹妹都拆你台。”

子修否决道:“夏天子少鼎迟暮之年,亲自北伐,便是想营救女儿与老使节。可惜啊,功亏一篑。”

鱼书忽然问道:“那夏天子少鼎是不是也是被穷羽射杀的?或者是云上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