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00章 老兵甲
作者:采诗  |  字数:2005  |  更新时间:2021-12-13 20:00:30 全文阅读

营地外有位老兵,是个跛子,牵着匹老马,也是跛马。

早前进自由之城时,子修就留意到躲在巨石后的老兵;后来特意询问过龙且,并非自由之城的老兵,自称老兵甲,来了有三个月了;出城时子修也留意过,老兵甲正在假寐。

那位送猪食的年轻女子,姜获麟也打听过,是亓官正的女儿。

等子修出城,老兵甲就在后面吊着磨磨蹭蹭,不知从哪儿偷来匹跛马,在营地外徘徊许久。

“老兵甲,要不要吃肉?”子修遥遥招呼一声。

泰山蛮女皱眉,小声道:“子修,你不怕他是来杀你的?你可得罪了不少长老。”

“我倒是想,”子修轻笑一声,道,“那几个长老要是当真这么蠢,那我正好光明正大入主自由之城了。”

“华胥人,真是虚伪。”泰山蛮女鄙夷神色更深。

老兵甲点头,跛着腿,牵着跛马,靠近营地时笑容拘束,如年轻姑娘见到龙且时的娇羞。

子修善意邀请老兵甲饮吃肉,老兵甲脸上腼腆,手倒是飞快,扯下一只肘子,又出乎意料递给子修,等子修接过后才撕下一块肉,细细咀嚼。

“老兵甲,喝不喝酒?”子修再询问,临走时,司马骈送了一袋马奶酒,偏偏他和姜获麟也喝不惯。

老兵甲腼腆点头,等看见酒囊,摇摇头,表示不喝了。

姜获麟大口吃肉,含糊不清说道:“我就说,这马奶酒,也就狄人和戎人这些没见过世面的蛮子爱喝。”

老兵甲一脸同感,点头不迭。

三个姑娘对老兵甲印象都不算好,稍稍隔远些,倒是姜获麟回头望那匹黑马,热切与老兵甲攀谈:“老兵甲,你这马是偷的?”

老兵甲飞快摇头,费力吞咽下一块羊肉,终于开口说话:“黑蒺藜,相父所相。”

姜获麟也没戳穿,试图伸手去摸老兵甲背上那把绣剑,老兵甲一把按住,摇头道:“燕雀,欧匠所铸。”

姜获麟缩回手,笑道:“老兵甲,你使劲吹,我们这就要去相山。”

老兵甲郑重道:“真的。马名黑蒺藜,相父所相;剑名燕雀,欧匠所铸。”

“那你得是个顶天大的人物了,”姜获麟笑问,又猜测道,“你别说,我猜一猜。能请相父相马,又能请欧匠铸剑,应该只有当年的夏天子少鼎了。

那位夏天子倒是有几位生死兄弟,一个是我祖父姜北臣,一个是亓官云,一个的相戎人轩辕辙,一个是东夷有穷部落穷羿。

亓官云他儿子亓官正在自由之城,相戎人司马骈也该认得轩辕辙,所以你是东夷有穷部落穷羿?”

老兵甲点头,笑容更腼腆,如同新嫁的小媳妇。

姜获麟捧腹大笑:“老兵甲,你就硬吹,那位穷羿,不屑与兄长穷羽同姓,在五人中年纪最小,自称第五。他射术精湛,曾在塞北和穷羽逐杀三天三夜。”

老兵甲点头,吹嘘道:“想当年,我金戈铁马,射杀穷羽,天下无敌。”

“你好歹换把弓。”鱼书提醒道。

“我射术天下无敌,剑法也天下无敌。”老兵甲一脸骄傲。

姜获麟哈哈大笑:“当年夏天子少鼎老迈时出征,他那四位弟兄,除了我祖父,其余三位都随他出征,只有轩辕辙驾车送回夏天子少鼎和摄政君太康的尸体,其余两位都死在塞北。”

老兵甲一脸懊恼,埋头吃肉。

子修另说道:“老兵甲,你当真是夏人?”

“东夷人,”老兵甲纠正,又嘴硬道,“有穷部落,穷羿,又叫第五。”

“那,你帮我杀个人?”子修一脸真诚。

老兵甲出乎意料点头,也没问杀谁。

鱼书提醒道:“表哥,恐怕他听说过你,想跟着你吃白食。”

老兵甲诚恳点头。

“我家中吃白食的多了,不差这一个,”子修朗笑一声,指着北方,说道,“老兵甲,我要杀那个人,射术天下第一。”

老兵甲也不吃肉了,如临大敌。

鱼书听说过子修要去塞北找云上鹰比拼箭术,阻拦道:“表哥,去不得。”

老兵甲点头,答道:“好。”

“你和云上鹰有什么过节?”泰山蛮女想起之前虞伯遭遇射杀后子修也是嫁祸给云上鹰。

“过节倒是没有,还有点交情,”子修摇摇头,颇为无奈,又难说出口,斟酌许久后说道,“当年我在相山随司马相父放牧,骑着龙驹误入迷途被狼群追杀。云上鹰射杀恶狼无数,救我一命。不过不是白救,要我拿命偿。那时候我十三岁,云上鹰让我成人之前再去塞北找他,同他比试箭术,一人生,一人死。”

泰山蛮女讥讽道:“不是说,当年和云上鹰在狼群里杀了个七进七出?”

子修没心没肺笑道:“是啊,我负责引诱,他负责射杀,我也有一半功劳。”

舒礼拿手肘碰了碰鱼书,鱼书意会,说道:“表哥,那不去找他呗。”

“男子汉大丈夫,岂有退缩的道理,”子修一脸决然,可惜后一句话出卖了他的勇气,“我不去找他,他就来找我。一想到整日被一双眼睛盯着的感觉,那真是寝食难安。所以我这些年白养许多食客,大浪淘沙,总有几个有本事的,说不定能拦住他。”

鱼书抿着嘴唇,说道:“姜获麟,你不是自称射术不是同辈第一人,你去和云上鹰打。”

姜获麟难得不接话。

鱼书疑惑道:“这个云上鹰这么奇怪,他要杀你,当初何必救你?”

子修脸色凝重,摇头表示也不解释徐徐说道:“我几次派人带重礼去拜访云上鹰,被他喝退。另外两次,我派了两个食客刺杀云上鹰,一个是东夷游侠,箭术过人,被送回来时浑身中了十五箭;另一个是北狄俘虏,我承诺救他儿子,他为我卖命,结果还没出华胥便被抓回去了。”

老兵甲吃肉很斯文,细嚼慢咽,等吃饱了,一拍肚皮,道:“想当年,我金戈铁马,射杀穷羽,天下无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