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92章 自由
作者:采诗  |  字数:2004  |  更新时间:2021-12-12 14:03:46 全文阅读

马棚打斗声引起不少人围观,围观者皆是诧异,一半是自由之城很久没有人胆敢公然寻恤滋事,更何况是和自由军起冲突;一半则是那几位挑衅者竟然在数十武卒围攻下不落下风。

当然,自由军武卒并未使用兵器,每一个武卒加入军籍上的第一课便是,兵器,是用来杀狄人的。

某位青年从城门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荞麦馍,围观者纷纷让开路,显然青年身份不俗。某些年轻女子眼神迷离,大胆朝青年打招呼:“龙将军,早。”

“早啊。”龙且挥手回应,大口吃着荞麦馍,挤进人群中,又跳到一块石头上坐下,有些口渴,找一位打算去放羊的小孩讨要一口水喝。

那数十武卒悉数收手,道:“龙将军。”

“接着打,我还没看过瘾。”龙且挥手示意。

那数十武卒不敢动手,龙且训斥道:“真差劲,几十人还打不过几个人?”

龙且吃完荞麦馍,跳下石头,朝马棚走去,本想给子修一个拥抱,被宰予我拦住,又热情与子修打招呼:“少城主,你可来了。”

鱼书没好气道:“你们自由之城的待客之道还真是特殊。”

那位伍长领着数十武卒过来,手上拿着绳子,说道:“各位客人,还请随我进城,不然我只好绑了各位了。”

龙且朝伍长笑道:“娄新郎,谁让你来的?”

伍长答道:“这几位昨夜偷了一只羊,长老会让我来请几位客人谈谈。”

龙且问道:“娄新郎,那你知道这位是谁?”

“其中一位是华胥帝子,也是城主的孙儿嘛,”伍长笑一声,又补充道,“城主犯法,与民同罪。龙且,你先管好你自己的烂事。”

姜获麟小声嘀咕道:“我就说这娄新郎不是伍长。”

“岂止不是伍长,”龙且朝娄新郎微微笑,说道,“我们自由之城合计三万人马,由江侯担任执戈。执戈之下有三位万夫长,除了娄新郎娄将军,其余两位这两年一死一伤,我倒是侥幸补了一个空缺。”

子修高看娄新郎一眼,又揣摩娄新郎话里意思,看来龙且并不好过,说不定江望舒在自由之城的处境比早前推测还要低。

姜获麟问道:“龙且,你有什么烂事?”

“明知故问,”鱼书白姜获麟一眼,说道,“想必是江侯、我外祖父和龙且擅自出兵,被刁难了呗。”

娄新郎又说道:“各位还请莫让在下为难。”

姜获麟正要和娄新郎抖擞嘴皮子,被子修拉住。子修说道:“带路吧,正好想逛逛自由之城。”

“娄新郎,你上前,我龙且拿头担保,我这几位朋友不会逃跑,”龙且先遣散武卒,与子修等人并肩而行,叹气道,“长话短说,江侯回来后被长老会刁难,已经去黎明要塞戍守,至少半年。少执戈被关禁闭,处罚最轻。我嘛,长老会的处罚结果还没出来,大概要降职,好不容易混了个万夫长,又没了。”

鱼书一脸震惊,道:“长老会权力这么大?”

“一群披着平民皮的贵族罢了,还长老,一把年纪活到猪身上去了。”龙且嗤笑一声,显然对长老会颇有怨言。

“在理,”姜获麟深表同意,说道:“长老的称谓倒是和我们华胥的德老差不多。在华胥联盟建立之初,除了帝君,联盟官员一概称为德老。不过我们华胥德老大多平信高尚,可不是自由之城这种老昏头的长老。当然,没过多少年,德老也只剩个‘老’字。”

子修若有所思,看来自由之城并非自由,江侯尚且受到如此待遇,何况其他人?他倒是担忧祖父的处境,毕竟率先出兵的,是祖父,于是询问道:“我祖父没事吧?”

“没事,他们敢得罪谁也不敢得罪城主大人,”龙且叹息道,“要是城主大人回来,他们也不敢这么张狂。”

鱼书跺跺脚,埋怨道:“外祖父也真是的,这种时候不回来,在夏邑躲清闲。”

姜获麟朝子修努努嘴,道:“子丑大人一辈子忙忙碌碌,现在老了,是该躲清闲,不是还有少城主嘛。”

泰山蛮女讥讽道:“住马棚,吃猪食,还差点被绳子绑了的少城主?”

子修苦笑道:“我倒是猜测祖父的用意,是想让江侯接替他担任城主,整顿风气,让自由之城,变为真正的自由之城,而非长老会的自由之城。”

“老城主是这个意思,”龙且点头认可,又叹息道,“可惜啊,江侯一向不爱争权夺利,一退再退,连兵权都被剥夺了。”

子修一脸诧异,显然不信。

龙且解释道:“我们自由之城军队建制与夏王朝如出一辙,江侯任执戈,其下则是万夫长。老城主带一万人马驰援夏邑,江侯想带兵支援,被长老会驳回。此次回来,长老会拿江侯渎职说事,说江侯要背叛自由之城。长老会对江侯的裁决嘛,便是废除执戈,由江侯代替那位重伤万夫长,这不是摆明了要剥夺兵权?”

子修神色凝重,问道:“江侯就任由他们刁难?”

鱼书认可道:“就是,要不是江侯,说不定他们早就是流民、奴隶,甚至死人了。”

“自由之城有自由之城的规矩,”龙且狠狠啐一口,道,“太他娘自由了,自由到连个三岁小儿都能指着江侯鼻子骂娘。”

姜获麟嗤笑道:“我们华胥联盟在建立之初也是这样,就连帝子人选也是由万民共同表决。当然,最早时还是公平公正,否则太鼎身为戎人,就不可能成为帝子人选。”

子修点头,深表同意。当年华胥联盟建立的初衷,和自由之城一样,也是为抵御北狄,守护家园。现在自由之城的处境也和当年华胥联盟一样,也是自由超过某种限制,成了贬义词。

再次站在自由之城门口,抬头仰望雄伟城邑,子修想起昨日姜获麟的评价,笑道:“果然是一坨牛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