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90章 米糠
作者:采诗  |  字数:2025  |  更新时间:2021-12-11 20:42:04 全文阅读

伍长在前引路,一直往北边草场走了两三里,抵达一排简陋木屋,伍长停住脚步,说道:“各位客人,到了。”

姜获麟气得暴跳如雷,指着伍长骂道:“这分明是马鹏,你把我当畜生了?”

伍长并不接话,微微笑。

鱼书趁机揶揄道:“姜获麟,这不打他?”

“打架,也得有个合适理由,”姜获麟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位伍长答道:“娄新郎。”

姜获麟左手挥拳,朝伍长打去,笑道:“你回答的时候没看我眼睛,冒犯了我。”

伍长双手托在身前,拦住姜获麟攻势,再用力一推,逼退姜获麟。

姜获麟再挥拳打去,伍长显然不愿得罪他,只守不攻,竟然不落下风。

姜获麟再度和伍长分开时,目光奇怪。

伍长绕过众人离开,说道:“几位客人先休息,会有人给送来饭食。”

等伍长离开,泰山蛮女嗤笑道:“堂堂华胥军神的儿子,就这点本事?”

姜获麟注视伍长背影,脸色古怪,也没在乎面子,说道:“我虽说右手有伤,可没打过一个伍长,说不太过去。”

“要是没点本事,能阻绝北狄狼骑十六年?”子修嘴上虽这样说,心里却是震撼。

姜获麟何许人也?同辈考察中射艺第一,十四岁便驰骋莽原,射杀狄人数百,偏偏没在自由之城一个守门伍长手下占到便宜。

虽说姜获麟右手有伤,可那位伍长也只守不攻,两个都没尽全力。

姜获麟还是不解,说道:“难不成自由之城当真人才济济?一个伍长,比我华胥千夫长还强。”

舒礼同宰予我则在收拾简单床铺,鱼书也去帮忙,三人合力清理出两间。

姜获麟躺到一张简单床铺上,忿忿不平道:“我家帝子何曾受过这种委屈?”

泰山蛮女鄙夷道:“张口闭口我家帝子,真是个合格的狗腿子。还有,这一路上,你不是睡的车板?”

鱼书也附和道:“就是,有床就不错了,这屋子已经比许多虞人的屋子强了。”

姜获麟一脸委屈,道:“帝子,你得给我做主啊,你家表妹天天欺负我。”

“能受这气?”子修问道。

姜获麟摇摇头,表示受不了这气。

子修怂恿道:“那就欺负回去啊。”

姜获麟摩拳擦掌,嘿嘿笑道:“小鱼书,这可是你表哥说的。”

泰山蛮女横在鱼书身前,双手抱胸,刻意挤出惊人幅度。

姜获麟红着脸道:“算了,咱不欺负女人。”

“想试试么?”泰山蛮女语气充满诱惑。

姜获麟诚恳点头。

泰山蛮女助跑两步,一脚飞踢。

“啊,小蛮,你来真的。”姜获麟哀嚎一声,话音未落,正中胸口。

姜获麟这回当真躺在床板上了,唉声叹气。

泰山蛮女立在门口,双手还是抱胸,尽情展示身段,笑吟吟道:“姜获麟,还想试试么?”

“不了不了,”姜获麟摇头不迭,脸上写满惊恐。

夜色将近,几人都有些饿意,尤其是宰予我,这糙汉饭量大,到车板上翻翻拣拣,可惜粮食都送给老舟子了。

鱼书埋怨道:“姜获麟,让你做老好人,这下好了,饭都没得吃。”

姜获麟一脸委屈,指着子修道:“不怪我。”

舒礼低头道歉:“对不起,我不该擅作主张。”

子修安慰道:“小厨娘,我可是少城主,说了带你吃好吃的,亏待不了你。”

泰山蛮女讽刺道:“别人未必认你这个少城主。”

鱼书遥指南边,雀跃道:“那儿不是来人了,给我们送吃的了。”

姜获麟听到有饭吃挣扎爬起来,伸长脖子张望,道:“哟,人还不少呢,一,二,三,三个。”

“别太抱希望了。”子修有种不祥的预感,每回和江月婵打交道都没好下场,这次能例外?

果然,那三位年纪大小不一的女人走近时,姜获麟辨认出各自拎着一个桶,看起来像是去喂猪。其中一位年轻女子眉清目秀,姜获麟主动打招呼,问道:“嘿,姑娘,大晚上的去喂猪啊?”

那少女噗嗤一笑,点头道:“对啊。”

姜获麟来了兴致,走到年轻女子身边,说道:“天都快黑了,这路上不安宁,我送你去?”

“不用了,”那年轻姑娘拒绝了姜获麟的好意,问道,“对了,打听一下……”

姜获麟一脸得意,吹嘘道:“要问啥?这半座城都是我的,没有我不知道的。”

年轻女子眼睛滴溜转,笑问道:“那你知道华胥帝子在哪不?”

“知道啊,”姜获麟刚要脱口而出,忽然脸色大变,试探性询问,“你们是给华胥帝子送饭的?”

年轻姑娘点头,道:“是啊。”

“呵,”子修冷笑一声,接过年轻女子手里木桶,拿起铲子搅和,脸色阴沉,等抬起头时又笑容和煦,道,“替我好好谢谢你们少执戈。”

察觉到子修脸色阴翳,舒礼有些害怕,小声说道:“这是米糠,能吃的。”

害怕子修不信,舒礼拿起一个碗,准备舀一碗。

子修一把抓住舒礼的手,躲过那只碗,摇头道:“小厨娘,我怎么舍得亏待你。”

舒礼继续辩解道:“米糠能吃的,碰到收成不好的时候,就吃米糠。要是逢上灾年,米糠都没得吃。”

“我的人,不吃猪食,”子修冷哼一声,招呼道,“姜获麟,宰予我,跟我来。”

舒礼注视离去的少年,泪眼婆娑。

“这个怎么办?”鱼书指着米糠粥,说道,“其实我们虞人,吃的还没这个好。”

舒礼点头,深表同意。倒是泰山蛮女唯恐两个小丫头当真吃米糠粥,两手各自拉开一个,告诫道:“米糠粥固然能吃,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吃的。”

鱼书叹息道:“道理我都懂,只是,我怕表哥把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

舒礼点头,她不懂什么时候能吃不能吃的道理,只晓得米糠能吃。

泰山女一脸平静,说道:“怕什么,他是华胥帝子,又是少城主,就是把事情闹大了也不要你操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