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87章 老舟子
作者:采诗  |  字数:2018  |  更新时间:2021-12-11 14:54:28 全文阅读

离开桃山十里地时,有座小山,一排鱼棚依山傍水,形成简单聚落。

河畔有颗垂柳,垂柳旁有简单渡口,拴着数条渔舟,经历风吹日晒,木板皲裂。几只白鹭体态优美,在浅水处啄鱼。

小山生长箬竹,一蓬接一蓬,姜获麟先左顾右盼,确定没人后再伸手摘了一片箬竹叶,赞叹道:“真大。”

泰山蛮女讥讽道:“不长记性。”

子修倒是细心留意,说道:“没想到在这两塞交界,竟然还有箬竹。”

鱼书眨眨眼,从姜获麟手里抢走箬竹叶,仔细观摩,问道:“表哥,这箬竹有什么讲究吗?”

子修解释道:“箬竹产自诸越,当年西门甲大人从江南平原带回来一些,被南史大人讨要去,种在屋后,我小时候时常摘箬叶当碗过家家。

后来天子少康从诸越引进箬竹,广泛栽培在鸳鸯池。

除了这两处,别处倒是没见过。”

鱼书失落道:“可惜了。”

“可惜什么?”姜获麟问道。

鱼书叹息道:“鸳鸯池啊,可惜没能亲自见见。”

姜获麟怂恿道:“不可惜,你家表哥见识渊博,你让他给你讲呗。”

子修摊开手,道:“我学问不多,见识也不够,比如这座山,我就不认得。”

泰山蛮女冷笑道:“有人曲水流觞,有人血汗成河。”

姜获麟赞叹道:“小……蛮女,于我心有戚戚焉。”

有位老舟子,此刻正在撑竹蒿从对面返回,载着三四个人。

子修站在一蓬箬叶旁,朝老舟子招手。老舟子独臂,头戴青箬笠,身披棕蓑衣,看不起面目。

姜获麟一脸讶然,道:“帝子,你认得?”

子修注视独臂老舟子,说道:“去年春时我回华胥,特地绕道自由之城,打算去见识一下,结果在城外两三里处被那江月婵拦住,不准我进城。

本来我还想同他耗一耗时间,只是春临节将近,耗不起,我只好折回来,恰好遇见这位老舟子,载我过河,不然还得东去三百里从烈山部落北边渡口过河。”

老舟子划抵岸边,那三四个渡客一一离去。

“你们猜那几个人是什么人?”姜获麟指着那三四位往东去的渡河,见没人搭理,讪笑道,“是华胥人。”

老舟子则坐在垂柳下,问道:“你们过不过河?”

姜获麟摸摸鼻子,替子修尴尬,小声道:“帝子,他好像不认得你。”

“我只认钱,”老舟子表明自己的态度,再问一声,“过不过河?”

姜获麟笑问道:“那自由之城不是有天桥,谁从你这儿过河?”

“多着,不是每个人都能从自由之城过河。”老舟子闭上眼,靠着垂柳假寐。

姜获麟问道:“听老舟子的意思,这自由之城似乎管得严啊。”

老舟子显然只认钱,不认人,并不愿开金口。

姜获麟吃了瘪,摸着鼻子回来,问道:“帝子,你见识多,说说。”

子修想了想,解释道:“自由之城处境微妙,南方是夏王朝,北方是狄人,东方是戎人,都不算睦邻友好,自然不会轻易放进城。

就算是流民投靠,也要防备,自由之城疠疾横行,几乎每一两年总会有一回,多是流民携带,要是不加以防备,恐怕早晚沦为死城。

另外,有些游商也常常路过,大概是名声太臭,或者是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被自由之城禁止,只好偷渡。”

老舟子诧异望子修一眼,又继续假寐。

姜获麟若有所思,指着独臂老舟子说道:“他这是哪是偷渡,分明是明目张胆。在自由之城辖地干这种事,自由之城不管?”

独臂老舟子冷哼一声,道:“这也不让,那也不让,我不吃饭了?”

姜获麟见老舟子愿意开口,问道:“老舟子,莫非你们不让捕鱼了?”

老舟子点头,继续假寐,显然年纪大了,又是独臂,趁还没来渡客时养精蓄锐。

“你怎么看出来的?”鱼书追问道。

姜获麟一脸得意,指着附近鱼棚说道:“我们华胥河畔也有这种鱼棚,算是渔夫半个家。你看这里,既没有人撒网,也不见人垂钓,鱼棚也空空荡荡。”

姜获麟得意至极,又望着泰山蛮女,补充道:“听说你们虞人爱吃鱼,去华胥是去对地方了。华胥河盛产鲈鱼,浣衣河则盛产鳜鱼,到时候我请你吃莼羹鲈烩。”

“我不是人?”老舟子语气不善。

姜获麟陪笑道:“我的意思是没人捕鱼。”

鱼书忿忿不平道:“这自由之城管得也太宽了。”

“子修,可以给老人家一点粮食吗?”舒礼怯生生询问,小手揉捻衣角,显然内心忐忑。

“宰予我,看看车上还有多少粮食?”子修轻轻摇头,多善良的姑娘,自己受过苦,也见不得别人吃苦。

舒礼一脸感激。

“老夫不收无功之禄。”老舟子语气更不善,独臂操竹蒿,并未打人,一脸肃然。

“没说白给啊。”子修回应一句。

“你们有一头牛,两匹马,三架车,六个人,”独臂老舟子盘算一遍,道,“要往返五趟。”

“我们正经人,不偷渡,”子修朗笑一声,等宰予我放下一袋半粮食,说道,“老人家,问你个问题。”

老舟子收下粮食,点头。

姜获麟先问道:“这座山叫什么山?”

老舟子答道:“西塞山。”

鱼书追问道:“箬竹呢?从哪里来的?”

老舟子伸出独臂,是左臂,道:“给钱。”

鱼书怒视姜获麟,姜获麟讪笑一声,扣出钱袋子,捏了一枚铜币,放到老舟子手里。

老舟子收下铜币,答道:“不知道。”

鱼书气得跺脚,转念一想反正是姜获麟的钱,也没心疼,倒催促子修快走。

姜获麟心疼啊,遗憾道:“问翁一句话,如问一句话。”

“告辞了,老人家,”子修倒坐在牛车,吟唱道,“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棕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老舟子头戴箬笠,身披蓑衣,独臂撑蒿,驶向江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