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85章 自由
作者:采诗  |  字数:2008  |  更新时间:2021-12-10 20:02:39 全文阅读

拂晓。

江月婵从有桃部落赶回来,视察营地时,留意到牛车上有一个竹篓,与她怀里的模样一样,里面也是桃胶,质问道:“祸害,难怪我说昨夜姚望回去时哭哭啼啼,原来是你抢走了他的桃胶。”

姜获麟辩解道:“月婵姑娘,这分明是姚望送给我家帝子的,毕竟求人办事,要有诚意。”

江月婵一脸不信,倒是鱼书讽刺道:“听说自由之城为自由而战,为正义而战,为弱者而战,为家园而战。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江月婵脸色奇怪。

姜获麟阴阳怪气道:“要我说有桃部落就不该投靠自由之城,部落的古老传统被干预不说,连部落族人也要受气。”

鱼书难得和姜获麟统一立场,忿忿不平道:“就是,恐怕是你们自由之城的贵族惦记有桃部落的姑娘,才干预别人的古老传统。”

江月婵脸色更疑惑,持剑指着子修,道:“祸害,你说,怎么回事?”

子修指着桃花旖旎的桃山,反问道:“少执戈,有桃部落前年加入自由之城,对不对?”

江月婵点头,说道:“其实城主和我父亲早想招揽有桃部落,一直到前年姚首领才答应加入自由之城。我们并没有亏待她们,姚首领在长老会占据一席之地。”

子修点头,又问道:“自由、平等、弱者、家园……

笑话,别的不说,单单说有桃部落,既然有桃部落加入自由之城,那就是自由之城的一部分。

且不说老首领的长老席位管不管用,单单说那位姚望。”

江月婵追问道:“姚望,他怎么了?”

“不过是你们自由之城的贵族惦记有桃部落的美貌姑娘,废除了别人的古老传统,然后有桃部落的男子为娶媳妇发愁,就得打拼生活。”子修摇头叹息,他对自由之城的美好期待,彻底破灭。

江月婵不悦道:“我们自由之城,没有贵族。”

子修直视江月婵,反问道:“少执戈不是贵族?”

“自由之城,人人平等。”江月婵重申立场。

“那少执戈吃的饭,要不要亲自耕耘?吃的肉,要不要亲自养猪?穿的衣裳,要不要亲自缫丝?”子修一连三问,又自答道,“历史的车轮滚滚,只会往前,不会后退。有桃部落这种古老部落同耕同食尚且做不到没有贵贱之分,何况是自由之城?

你们常说我们华胥虚伪,我们人有贵贱之分,可放眼天下,哪里不是贵族的天下?

自由之城,我祖父、江侯、你,还有各位长老,不是贵族又是什么?”

江月婵深深凝视子修一眼,显然被子修的言语震撼,又不愿意服软,说道:“祸害,你一个外人,也有资格评价我自由之城?”

子修轻笑一声,道:“号称人人平等的自由之城,有人蒙受不公还得找我一个外人主持公道。可惜啊,我只是一个外人,看起来没资格管自由之城的事。”

江月婵若有所思,策马返回有桃部落。

姜获麟不吝谄媚,一脸殷勤道:“帝子就是帝子,这嘴皮子功夫咱拍马也不及。”

“姜获麟,你是在夸我表哥呢,还是损我表哥呢?”鱼书笑得花枝乱颤。

江月婵去而复返,脸色阴沉,喝道:“自由军,随我回城!”

“喏。”两百自由军绝尘而去,留下子修一行人面面相觑。

鱼书气得跺脚,道:“等见了江侯,我一定要给他告状。”

“小鱼书,人家江侯,是向着自己女儿还是外人?”泰山蛮女双手抱胸,挤出惊人幅度,丝毫不啻夏娴。

姜获麟大饱眼福,等泰山蛮女察觉失态时目光又急忙瞥向西方,哀嚎道:“就把我们丢在这儿啦?”

宰予我任劳任怨装车,舒礼则在生火,她听说这桃胶妙用,有些嘴馋,小声问道:“子修,可以煮一点桃胶吗?”

鱼书也抱着子修手臂央求:“煮一点嘛,表哥。”

泰山蛮女自作主张抓了一把桃胶,丢进锅里,鄙夷道:“小鱼书,你表哥心机深得很,他特意激怒江月婵,好让她回去处理。白白拿人家桃胶,又不出力。说起来我们倒是出力不少,这桃胶也有我们的份。”

姜获麟也蹲在火边,笑道:“小……蛮女,你要是喜欢,我给你买光有桃部落的桃胶。”

鱼书鄙夷道:“蛮女姐姐,别信他,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指不定和多少人承诺过呢。”

姜获麟一脸委屈。

桃胶羹煮好,三位姑娘一人分了一碗,还剩一碗,姜获麟主动去端,朝宰予我说道:“大兄弟,你这长得一言难尽,就别吃了。”

宰予我点头。

姜获麟又端着桃胶羹献媚:“帝子,你吃。”

子修摇头,姜获麟嘿嘿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子修坐在浣衣河岸,思索刚才激怒江月婵那一番话,颇有感慨,问道:“你们说,当真存在自由、平等吗?”

“没有。”鱼书回答完,继续小口吃着桃胶羹。

姜获麟大口吞咽桃胶羹,含糊不清答道:“以前或许有,现在没了。

我祖父说,人有别于猪狗之初在于,除了生存、繁衍,还有价值。

对商贾来说,万物皆有价值。人也如此,皆有价值。

当人族在蒙昧黑暗中燃起微微萤火,生存和繁衍得到满足,便多了价值。

价值的本义是,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五鼎。

可惜价值二字被人曲解,成了欲望的代称。

有人君临天下,必定有人俯身为奴;

有人富可敌国,必定有人食不果腹;

有人华服峨冠,必定有人衣不蔽体;

有人妻妾成群,必定有人绝子绝嗣。”

舒礼小口吃着桃胶羹,怯生生说道:“先生和江侯见面时,说生而平等。”

舒礼本来只是无意一说,见到众人望着自己,更羞怯,后悔不该开口。

“生而平等,”子修复述一遍,嗤笑道,“江侯好歹在自由之城为自由而战,他除了抖擞嘴皮子还有什么本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