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84章 桃花泪
作者:采诗  |  字数:2008  |  更新时间:2021-12-10 18:52:32 全文阅读

离开有桃部落,姜获麟一路询问那位严肃到底和有桃部落有什么恩怨,势必问出结果不罢休。

子修招架不住,见鱼书和泰山蛮女也一脸期待,只好随意敷衍道:“当年严肃离开塞北,南下回夏邑时,曾在有桃部落砍了一颗桃树,为这事得罪了老首领。”

姜获麟倒是认可道:“难怪我折他一颗桃枝就差点挨打。”

“表哥,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鱼书一脸不信。

泰山蛮女也追问道:“难道不是看有桃部落的姑娘生得好看,掳走一位,恰好是那位老首领的女儿?”

子修又解释道:“姚望不是说了嘛,老首领就一个女儿,她要是被掳走,哪来的孙女?

况且严肃大人有两位子嗣,名字嘛,是“清正廉直”四个字中的两个。

另外我还听说,严肃大人那位妻子,下场凄惨。至于其中详细之初,不便说,也别问了。

反正因为那件事,严格大人忤逆了夏天子,放下严侯峨冠,放下讼官身份,带着自己两位子嗣和兄长两位子嗣,回了烈山部落,然后再单独送我回华胥。

我们华胥崇尚土德,那是土地生五谷养万民;你们虞人崇尚水德,是逐水草而居;这东夷人,崇尚木德,他们衣食住行,无一离开树木。

东夷各个部落都有自己崇拜的树木,称为生命树,类似我们各自图腾、军旗。

其中有桃部落的生命树,自然是桃树。

有桃部落迄今为止还保持着母氏部落的传统,实属不多见,生儿生女只知其母不知其父。

特别的是有桃部落每有一个女儿落地,家中女性长辈便要在门前种植一颗桃树苗。等女儿长大,分离出去建立家庭时则带走那颗桃树,种植在新家门前。

严肃路过时不慎砍了一颗桃树,对我来说只是小事,对有桃部落来说那就是命。

那块桃木匾额,现在还在,就在夏邑囹圄门楣上。”

姜获麟听完眼睛打转,落在泰山蛮女手里则是另一番心思,揶揄道:“哟,有人打算效仿严肃去当堂中客了?”

子修手一摊,一脸无奈,白解释了。

姜获麟猛然摇头,有意无意说道:“我同帝子一样,也喜欢上得了战场的姑娘。”

泰山蛮女冷笑一声,又言语尖酸,道:“月婵,别生气了。”

姜获麟替子修辩解道:“小蛮,话不能这么说,帝子这不是审时度势嘛。”

泰山蛮女指着姜获麟,骂道:“不愧是华胥人,一个德行,太懂得审时度势了。某人见当不了朱门女婿,索性来这浣衣河,当个少城主也不错。”

姜获麟心中窃喜,又听见泰山蛮女呵斥:“姜获麟,下次再这样叫我前,先准备好刀伤草。”

姜获麟一脸无辜。

夜色将近,那位江月婵显然和有桃部落交情颇深,并未出来,留下两队武卒和子修一行人在浣衣河边扎营。

夜幕降临,一个矫健窃贼从暮色中摸索过来,被几个巡逻值守的武卒逮到。

“看来自由之城也不是说得那么好嘛,”泰山蛮女目光冷淡,揶揄道,“子修,你不去看热闹?”

子修抱着一篓桃胶,微微怔神。

姜获麟朝泰山蛮女使眼色,又将其拉到一边,小声道:“小……”

察觉到泰山蛮女情绪变化,姜获麟讪笑一声,改口道:“蛮女,帝子他想母亲了。”

鱼书表示好奇。

姜获麟只好与两人说道:“我们华胥称桃胶为桃花泪。

当年老帝君少师美政有一儿一女,儿是少师华,格外出色,曾是华胥帝子,现在是豢龙学宫官师。

女则是少师蒹葭,她自幼有小病,左腹时常隐疼。老帝君心疼女儿,亲自带去草木部落求医。

那时候草木子还没这么出名,他爹邓百草才是闻名华胥的神医。

良药苦口利于病,道理浅显,偏偏没几个人能做到能日夜服药。

邓百草高明之出在于用食补代替药疗,他特地为少师蒹葭准备了桃花泪,熬制羹汤,代替草药。

食补效果慢,但胜在温和,少师蒹葭自小服用桃胶羹,等成年之时出落得动人如桃花,引起多少华胥少年爱慕。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许多人都晓得少师氏族除了自家种植的桃林,每年还会派人采集桃花泪,于是一时之间那些女子将少师蒹葭的美貌归功于桃花泪,分分效仿,蔚然成风。

少师氏族有一位人,便因为自家桃林成了富可敌国的商贾。

又扯远了,总之,女子服用桃胶羹的传统是少师蒹葭开启的,此后至今,我华胥女子个个自小就服用桃胶羹,连那我妹妹也深受其害。”

鱼书叹息一声,表哥这是睹物思人。

此时,几位武卒押解那位窃贼过来,问道:“你们认不认得?”

姜获麟注视年轻窃贼,乐道:“不认得。”

鱼书忿忿不平,推搡开那几位武卒,给年轻窃贼松绑,问道:“姚望,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少城主的,”姚望气呼呼道,“我分明去过城里卖桃胶,这些人还拿我当贼。”

姚望嘟囔一阵,找到子修,惊诧他身边那位车夫的魁梧身形,还是喊道:“少城主?”

子修回过神,见姚望一脸殷切,以为是来取回一篓桃胶,于是还给他,见姚望不接,委婉说道:“我舅舅家有十里桃林。”

姚望先是诧异,再推辞道:“少城主,我不是来讨要桃胶的。”

姚望面色纠结,显然心事重重,偏偏欲言又止。

“想找我给你做主?”子修猜测姚望心事。

姚望点头,凝重道:“前天我去城里卖桃胶,被一个奸商骗了。”

姜获麟乐了,笑道:“姚望,你一个卖桃胶的,能被骗?”

“我头一回去卖,不知道行情,”姚望一脸无奈,道,“娘说我到了讨媳妇的年纪,要攒钱呀。”

泰山蛮女笑道:“你们不是当个堂中客就走?”

“那是以前,”姚望一脸凝重,道,“从前年起,我们就开始移风易俗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