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83章 逐客
作者:采诗  |  字数:2009  |  更新时间:2021-12-10 17:21:06 全文阅读

得知子修要找老首领,赤足少年一面带路,一面说道:“子修……少城主,我这篓里的就是桃胶。我们有桃部落家家门口种桃树,就靠割桃胶去城里卖了,换钱买东西。”

子修从竹篓里捏起一枚桃胶,轻声说道:“我娘很爱喝桃胶羹。”

“少城主,都给你,”赤足少年将整个竹篓慷慨馈赠,害怕子修不接,说道,“城主的恩情,可不止值这一点桃胶。”

“不必了,”子修回绝,见赤足少年急躁模样,解释道,“我娘,生我时难产去世了。”

赤足少年一脸愧疚,道:“抱歉。”

姜获麟害怕挨刀子,不敢从赤足少年怀里竹篓里拿桃胶,偏偏抢走子修手里那一颗,观摩片刻,说道:“这玩意倒是讨女人欢心,简直是风靡华胥城,我那妹妹也被带坏了,小小年纪不学好,学起美容养颜。这玩意,当真管用?”

赤足少年一把夺过那颗桃胶,一脸忿忿不平,反驳道:“我们部落的女人,从小就吃桃胶羹,个个肤白貌美。”

“你不懂女人,”鱼书鄙夷姜获麟一句,小声央求道:“表哥,给我买一点。”

赤足少年听见,抓了一把桃胶,慷慨馈赠,道:“给你。”

姜获麟见泰山蛮女也出神,一脸豪气问道:“小蛮,你要不?我给你买,要多少买多少。”

“不要,”泰山蛮女果断拒绝,又强调道,“还有,我们不熟。”

赤足少年也语气不善:“不卖!”

姜获麟摸摸鼻子,识趣不再说话。

赤足少年在前带路,与族人热切打招呼,得意道:“我们部落的女人,是不是同桃花一样好看?”

“彼桃夭夭,其华灼灼;彼人窈窕,其容娇羞,”子修由衷赞叹一句,又漫不经心问道,“姚望,你们老首领有几个女儿?”

“一个,”姚望回答过后,又打趣道,“首领奶奶倒是有位孙女,年纪和你差不多,是我们部落最好看的姑娘,不过你就别想了,江侯的女儿凶得很,肯定不准你拈花惹草。”

姜获麟努力抬头去嗅低矮桃枝上的花朵,笑问道:“姚望,那你就不动心?”

“她是我堂姐呢,”赤足少年表明关系,讥讽道,“你就别想了。”

姜获麟乐了,道:“我没娶,你堂姐没嫁,怎么就不能想了?”

赤足少年和姜获麟一路斗嘴,他抖擞嘴皮子的功夫实在差劲,偏偏姜获麟说话又气人,赤足少年被激得鼻孔出气,索性装聋作哑,任凭姜获麟挑衅也不再回应。

没个斗嘴的人,姜获麟也没了兴致。

赤足少年最后停在部落中心三颗桃树下。

三颗桃树,一老,一大,一小。

桃树后也有间木屋,此刻江月婵正立在门口,扣门三声。

开门的是位少女,面若桃花,另外搀扶一位老婆婆。

赤足少年小声说道:“那是我们的首领同她的孙女,也是我姐姐。”

姜获麟露出欣赏姿态,问道:“小舅子,你姐姐叫什么名?”

赤足少年一脸厌恶,且戒备,不接话。

江月婵与老首领交谈几句,与面若桃花的少女牵手离开。

老首领拄着一支桃木拐杖,徐徐过来。赤足少年连忙去搀扶,雀跃道:“奶奶,这是我新结交的朋友,是城主的孙儿,子修。”

子修嘱咐鱼书三人别动,自己则上前,朝老首领行礼,道:“姚婆婆,严格大人托我来……”

“严格?”老首领坐在那颗老桃树下,沉吟片刻,问道,“是严肃吧。”

子修点头,说道:“严格大人托我来……”

桃杖驻地,老首领不悦道:“是严肃。”

“严肃大人死了,”子修叹息一声,留意老首领情绪变化,说道,“严格大人托我来,是让我替他代兄长给老首领问声好。”

“谁给我问好?”老首领问道。

子修重复一遍:“小子替严格大人代严肃大人向老首领问好。”

“严肃死了?”老首领询问,等子修点头,脸色奇怪,不是哭也不是笑,声音嘶哑道,“死得好啊。”

子修有些尴尬,托人办事,本以为会受到热情款待,再不济也该得到善待,没料到会是这个局面。

一朵桃花落在老首领腿上,她颤颤巍巍捻起这朵桃花,可惜桃花有从她指隙跌落。老首领凝视那朵桃花,叹息一声,问道:“怎么死的?”

子修松一口气,既然老首领愿意开口,那就是好事,答道:“守王城而死。”

“哼,”老首领冷哼一声,面露凶相,嘲讽道,“他倒是死得体面啊。”

子修讪笑,接话道:“姚婆婆……”

老首领摆出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呵斥道:“谁是你婆婆?”

子修重新斟酌措辞,道:“姚首领,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不当讲。”老首领语气不善,一手操起桃杖便朝子修挥击过去。

子修没躲避,硬吃一下,不算重,却恰好碰到旧伤,冷吸一口凉气,还是说道:“当讲不当讲,小子都得讲。虽然严格大人没说是什么时候,小子也猜到个七七八八……”

“滚。”老首领厉声呵斥,她扶着老桃树站起来,操起桃杖便要逐客。

在另一边桃树下的两位少女齐齐转回身,那位面若桃花的少女有意回来安抚老首领,被负剑少女拉住。

姜获麟摸摸鼻子,上前一步拽走子修,愤愤不平道:“帝子,咱不受这气,走吧。”

“姚首领大可不必动怒,小子这就走,下回再来拜访。”子修远远施一个礼,转身离开。

赤足少年追逐上来,一脸歉意,道:“少城主,首领奶奶这些年脾气大得很,连我都被她责备过好几回,你别往心里去。”

子修点头,说道:“其实这件事,是托付我那位人欠你们首领的,你们首领是该生气。只是我受人之托,必定忠人之事,下回再来,但愿老首领能消气。”

赤足少年还是过意不去,将一篓桃胶塞到子修怀里,微笑跑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