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80章 出塞(三)
作者:采诗  |  字数:2025  |  更新时间:2021-12-09 22:58:26 全文阅读

那位胆大包天的百夫长,执戈出流火要塞,朝西面篝火袭杀过去。

武卒甲吓破了胆,他哆哆嗦嗦捡起一个木铲,耽误不少时间,好在他脚力过人,火速追上百夫长。

百夫长带领残兵击溃一支狂欢的半人半狼的狄人,又趁狄人大军包围过来时逃到流火山地。

还剩八十四人,可惜没个伙夫。

武卒甲自告奋勇,干回老本行。

现在,他又成了伙夫甲。

流火山地干燥贫瘠,几乎寸草不深。武卒甲发挥出惊人的天赋,整日在贫瘠土地上刨食,没让连同他在内的八十四人饿死。

百夫长率八十二人昼伏夜出,一月出动三十次,收拢二十三支败军,最后人数合计一千六百五十五人。

只有百夫长一位领袖,他临危受命,收拢败军一千六,痛杀敌寇五千人。

只有伙夫甲一个伙夫,他也临危受命,深掘硕鼠以果脯,豪饮泥水以解渴。

一位主战,一位主内,两位领袖各司其职,与狄人斡旋整个秋天。

百夫长不算是合格的领袖,一千六百五十五人,只剩五百三十五。

伙夫甲是合格的伙夫,五百多张嘴,没饿死。

他们每日睁眼第一件事,便是望向南方,然后遗憾叹息,第三位执戈迟迟没履职。

半人半狼的狄人不再把心思放在猫捉老鼠的游戏上,他们开始渡过浣衣河,驰骋塞南。

王朝另有位老执戈以迟暮之身,率赤子男儿,守卫边陲。

那位北执戈的子嗣,募集部落乡勇,守卫北疆。

五百三十三双眼睛望着百夫长,等待抉择。

五百三十三张嘴望着伙夫甲,等待饭食。

伙夫甲无能为力,高山草甸、塞北草原,别说硕鼠,连草根都被他掘得秃了。

百夫长面朝南方,深深凝视一眼,决然往北,往东,往东北。

一路畅通无阻,五百三十五卒驰骋塞北,抵达一座巍峨高山时,加上百夫长,恰好五百。

让伙夫甲自责的是,几十多张嘴,生生饿死。

让伙夫甲欣喜的是,再往东,就是人族微微萤火的起源之地。

那位百夫长注视北方白雪皑皑的巍峨大山,决然往北。

入冬了。

伙夫甲身上裹着镇北军的旗帜,瑟瑟发抖,何况其余人。

五百卒倒在巍峨雪山下,听说这座雪山是天下之巅。

冰脊山。

五百卒倒在冰脊山下,隐约听见吟游诗人唱起古老歌谣:

“雷泽的足迹,藏着起源的秘密。

和泥抟土,揉捏成精灵的模样。

大河之水,在何时泛滥不止?向何方奔涌不息?

衍媒神木,传颂燕尔新婚的喜讯。

燎原野火,将有彼黍离离。

初母呀,我们生生不息。

恶龙呀,为何泛滥古老的土地。

勇敢的少年,成为屠龙的勇士,又为何成为恶龙?

老迈的母亲,肃清污秽,奄奄一息。

遵从星辰的指示,一路往北。

她长眠北方,阻绝咆哮的北风。

遵从她的指示,罪恶之徒,将去罪恶之土。

星辰会指引你,前进的方向……”

百夫长聆听古老歌谣,他儿时曾听骑羊的老头讲过冰脊山。如吟游诗人的歌谣,华胥母杀死恶龙,长眠北方,以冰凉之躯,阻绝北方寒风。

天下人族,始于华胥。其中冰脊山以北,北风永远咆哮之地,是罪恶之土。历代华胥首领会将恶徒放逐到罪恶之土,留给他们一线生机。倘若有恶徒能逾越冰脊山,首领和德老将会赦免他的罪行。

千百年来,从无恶徒能回归华胥,然而某一年,恶徒的后裔南下,他们的祖先,将仇恨一代代哺乳。

他们在罪恶之土生存,也长成罪恶之徒。

北狄!

他们是恶徒后裔,比狼更有野性。

他们的王权更迭,如同狼王的选择。

吟游诗人的歌声唤醒即将沉睡的五百卒,篝火温暖五百卒的体魄,羊肉之鲜滋润五百卒的肌体。

再过一月,来自华胥的吟游诗人南下,在夏邑吟唱夏人某位百夫长越冰脊山,擒北狄王,封狼居胥,禅老鹰山,饮马不归河。

伙夫甲坐在夏邑明堂时,嚎啕大哭,他痛饮美酒,饥餐肉糜,耍起酒疯:“呔,那硕鼠,宰了,予我,今儿请兄弟们烹羊宰牛!”

满堂大笑,没人责备伙夫甲不识礼数,各自安坐着,等待庆功宴的主角。那位百夫长明明封侯拜执戈,偏偏先回乡里,想必是借着荣归故里,去父母坟前祭奠,传递喜讯。

百夫长迟迟赶回,他步入明堂,天子亲迎,执圭敬酒。

他痛饮,狂饮,偶尔目光抬起,与一位美人对视。

他一一敬酒,最后敬年轻摄政君夫妇。

摄政君低头,想必被百夫长身上的杀气震慑。

哦,对了,他现在已经封侯拜执戈。

南方有佳人,倾国又倾城。

百夫长回归座位,依旧痛饮、豪饮,试图用美酒浇灭某种微妙情绪,偏偏又适得其反,微妙情绪如同久旱逢甘霖,疯狂滋生,如同乱麻,将百夫长包裹其中。

他的长戈,曾杀狄人五千,却斩不断心头乱麻,反而适得其反,结了一个茧,自缚其中。

他窥视杯中,酒澜映衬一张癫狂仪容,想起儿时在花溪跳跃的滑稽。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再后来,摄政君夫妇遇害,百夫长身陷囹圄。冰脊山尚且困不住他,何况是囹圄高墙?

百夫长决然往北,往西,那里曾有一座要塞,是他当英雄的起点。他曾越冰脊山,他曾擒北狄王,他曾封狼居胥,他曾禅老鹰山,他曾饮马不归河。

也是他当叛国贼子的起点。国之爪牙,一夜之间沦为叛国贼子。

伙夫甲望着百户封地,眼神迷离,谢绝某位袍泽邀请。他坐在兰山上,饮酒吃肉,忽然想起那日在流火要塞,要是百夫长换一个选择,该多好。

有人血战不休,有人勾心斗角,有人尸位素餐。

何必死夏君。

那座要塞,重新修缮,不为勾心斗角者而战,不为尸位素餐者而战。

为自由而战,为正义而战,为弱者而战,也为家园而战。

自由之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