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79章 出塞(二)
作者:采诗  |  字数:2007  |  更新时间:2021-12-09 19:52:14 全文阅读

夏历五十六年,春。

塞北的草啊,果然如死去的老执戈所言凛冽如刀。

至于半人半狼,手是老鹰翅膀的狄人,伙夫甲没看见。

他还是伙夫。

镇北军在那位年轻执戈带领下有一月之久,果然如那位死去的老执戈所言,他家儿子毛都没长齐,不如他。

一个月,镇北军寸步不进,当然,也寸步没退。

伙夫甲心里有笔帐,每顿少煮几石米。

伙夫丙战战兢兢说道:“听说人都打没了,我们伙夫也得上战场了。”

伙夫乙心里一惊,竟然哭了出来。他还小,真正的毛都没长齐。

伙夫甲倒是有些憧憬,他也想当武卒,怎样也得比自己那位年轻同乡人出色。

某一夜,那位年轻执戈召集残兵。伙夫丙战战兢兢,同两位伙伴嘀咕道:“完了,我们真要上战场了。”

伙夫甲有些期待。

伙夫乙一脸麻木。

年轻执戈悲痛道:“天明之后,我就要回夏邑了。”

有人叹息,有人悲痛,有人欣喜,有人麻木,神态微妙,各自不同。

那位年轻执戈单人单骑,游曳塞北一夜。

天明之后,一位中年骑乘高头大马,率领大军浩浩荡荡奔赴残破军营。

那位年轻执戈疲惫返回,交出象征执戈身份的杀伐长戈。

他在残军或诧异或不解的神情中独自南下,没有带他们回乡,连个解释也没留下。

逃兵!

残军或唾骂,或奔逃。

叛徒!

那位新任北执戈挥戈杀死数名逃兵,他带来的精锐一一效仿。

尸横遍野。

他们只是想活着。

伙夫甲满脸血污,一脸呆滞,新任北执戈的长戈距离他不过一丈,挥过伙夫丙的脖颈,血溅三尺。

那个年纪最小的伙夫乙吓得瘫坐在地,他的胯下流出焦黄的水流。

“败军,逃兵,该死。”新任北执戈挥舞长戈,如同凯旋的将军。

那柄长戈朝伙夫乙挥击,伙夫甲闭上眼,下一个就该轮到自己。

片刻之后,他摸了摸头颅,还镶嵌在脖颈上。

拦住北执戈之人,是他同乡一位年轻人,伙夫甲认得。当初那位同乡入伍之时,他还以老兵姿态一路指导,告知年轻人该如何活下来。

让伙夫甲倍感欣慰的是他的敦敦教导和过来人的经验让同乡年轻人受益无穷,他在一次次厮杀中保住贱命,压命牌从武卒变成伍长,现在已经是百夫长。

“我们不是败军,不是逃兵,是英雄。”同乡年轻人与北执戈对峙,他身后有数千残兵,无一是囫囵人。

大概是膂力不如胆大包天的百夫长,又或者是被他的话所折服,北执戈收回长戈,道:“证明给我看。”

百夫长操戈往北,数千残兵络绎跟随。伙夫甲放下锅铲,捡起一杆长戈,快步跟上。

他终于,混成了武卒,武卒甲。

那位年轻百夫长保住了数千残兵的性命,他们自然当不了英雄,但好歹摆脱了逃兵的耻辱称号。

那位年轻执戈才是逃兵,他忘了并肩作战的宣言,忘了死战不退的袍泽,载着一个布包连夜逃跑。

好在,现在的北执戈似乎很有作为,他召集大军,鼓舞士气,嘴角唾沫横飞。

可惜,武卒甲忘得七七八八,只记得一句——大夏土地,寸土不让!

武卒甲热泪盈眶,这才是真正的执戈,能带领镇北军当英雄的执戈。

他操戈赞颂,引领十万人拥护崭新的执戈。

春去夏至,三个月转眼而逝。

三个月里,武卒甲紧紧跟随北执戈,俨然是一位忠诚卫士。

武卒甲始终保持着记账的习惯,每顿他为北执戈端来食物时,效仿那位老执戈,询问还有多少粮食。

每月南逃一百里,每月折损七千兵。

终于,流火要塞近在咫尺。

武卒甲跟随北执戈进入流火要塞,热泪盈眶。他与北执戈在塞北同狄人交战三个月,毫发无损。

那夜,他在要塞上,安然无恙:那位百夫长在要塞下,苦战半夜。

他斗胆向北执戈请求打开要塞大门,放那位百夫长回来。北执戈对武卒甲印象颇深,这厮脚力过人,凭两只脚硬是跑赢四条腿,从来没离开过他的视线。

北执戈没接话,只挥手。武卒甲以为北执戈同意了,奔跑到要塞门口。那些戍卫认得这位北执戈的忠实卫士,他的命令如同北执戈亲至,打开要塞大门。

那位险些力竭而亡的百夫长,带着数百残兵逃回流火要塞。

他们不是英雄,是败军,遭遇白眼。

武卒甲好心,为这位百夫长重操旧业,当了回伙夫,烧了一锅薄粥。

北狄人兵临城下,武卒甲第一次真正见到北狄人的面貌,心惊胆战,他们果然是半人半狼的怪物。

他忽然理解北执戈了,不怪北执戈,只怪北狄人太强大。

武卒甲在要塞寻找北执戈,这一次,他跟丢了。

那位北执戈,或许趁他不注意,杀出要塞,当大英雄去了。

武卒甲有些惋惜,他也想当英雄。他操起锈迹斑斑的长戈,准备出要塞。

他从门缝里近距离窥视要塞外半人半狼的怪物,吓得腿软。

新婚之夜,他征战一夜,第二天也没腿软。

武卒甲有吩咐戍卫务必加固城门,守住要塞,又不放心,亲自守在可以一眼看到城门的角落。

那一夜,漫长如同一年。

半人半狼的狄人饮马浣衣河,他们在要塞下点燃篝火、烹煮牛羊、狂欢舞蹈。

半醒半睡之时,咯吱声响起,如同老鼠夜里啃噬木板,惊醒武卒甲。

那个胆大包天的百夫长,笼络一批残军,打算开城门!

他们想投降,想苟且偷生。

绝不让,大夏土地,寸土不让!

武卒甲喝住百夫长,他跑到要塞上,找到那杆象征执戈身份的杀伐战戈献给百夫长。

他凝视百夫长,热泪盈眶。拿去吧,当做投降的礼物,足够表明诚意。

那位百夫长接过象征执戈身份的杀伐战戈,打开城门。

东方,一缕曙光透过层云,照耀流火要塞。

黑暗终究过去,黎明即刻到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