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78章 出塞(一)
作者:采诗  |  字数:2061  |  更新时间:2021-12-09 18:02:20 全文阅读

自由之城那位少执戈江月婵策马过来,语气不善,道:“跟紧点,我们自由之城一向穷困,不比你华胥帝子家大业大,可没多余粮草,耽搁不起。”

不等子修回话,江月婵又策马离开。

鱼书显然对华胥之旅充满憧憬,不解问道:“表哥,华胥不是在北方吗?我们是去自由之城?”

子修解释道:“我先去自由之城办点事,再去塞北一趟,然后才回华胥。”

鱼书显然有些失落,轻声叹息。

泰山蛮女笑道:“鱼书妹妹,你父亲不是常和你说自由之城,不想去看看?”

鱼书朝离去的负剑少女努努嘴,道:“本来我很向往自由之城,现在不想了。”

姜获麟倒是诚恳道:“自由之城的确不容易,想我华胥偌大联盟,和北狄人打交道吃亏尚且多过胜利,何况是自由之城。偏偏江侯以一己之力,凭一座城邑,靠百里属地阻绝北狄南下十六年。若是北狄人知晓江侯离开,想必必定会趁机南下。没有江侯的自由之城,不堪一击。”

鱼书一脸讶然,纠缠子修,央求道:“表哥,你和我讲讲自由之城。”

子修瞥一眼后方驾车的宰予我,以老猎户的口吻将道:“好啊,自由之城的前身,是流火要塞……”

夏历五十五年,流火要塞。

夜幕降临,北方天幕贪狼咆哮,如鹰隼睥睨,俯瞰南方天下。

营地之内,伙夫甲小声说道:“你们听说过没,北狄人剽悍无比,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狼,双手是老鹰翅膀。”

伙夫乙搅粥的手迟钝一下,有些惊恐,道:“我们当真要面对这样的敌人?”

伙夫丙嘲笑道:“看你那怂样,怕什么。”

伙夫乙反问道:“你不怕?”

“咱是伙夫,轮不到咱送死,”伙夫丙一脸轻松,且有些得意,道,“要我说,死些人还好,死人可不会吃饭,咱们兄弟也轻松。”

伙夫甲不满道:“你说的是人话?”

伙夫丙反驳道:“你要是有种,怎么不去当个武卒,来当伙夫?”

伙夫乙劝和道:“别争嘴了,执戈在讲话,好好听。”

伙夫甲抬头,望向要塞上那位老执戈。

老执戈居高临下,背负一面鲜艳朱鸟旗帜,声音洪亮,道:“弟兄们,日月照耀之地,皆为夏土;五谷生养之民,皆为夏民。北狄野蛮,劫掠我夏人王女,囚困我大夏使节,蔑视天子威严,侵犯王朝土地,冒犯大夏国威,该怎么办?”

“杀!杀!杀!”军中武卒义愤填膺,操戈齐声高呼,不必有美如华胥的宣言,只需要捍卫大夏的血性。

伙夫甲深受感染,想附和又慢了一步,还是扬起木铲,独自高喝道:“杀!杀!杀!”

老执戈目光锐利如鹰,锁定伙夫甲,伙夫甲战战兢兢低下头时,听见老执戈赞许道:“我军中伙夫,亦是国士,何愁此战不胜?”

伙夫甲受到天大褒奖,羞红了脸,如同赤焰,当年他登门提亲时也未曾这样脸红。

有年轻武卒一脸恐惧,问道:“执戈,北狄人比狼还凶恶,我们能打赢吗?”

老执戈沉默良久,指着北方说道:“北狄悍勇,诸位中有人见识过。他们的祖先,是华胥恶徒,骨子里流淌着恶徒的血脉。他们的土地,是罪恶之土,长出的牧草都坚韧如刀。这塞北五百里草场,本来是华胥领土,被北狄侵占。华胥人害怕北狄人,我们夏人怕不怕?”

“不怕!”伙夫甲一脸癫狂,与武卒齐声高喝。

“好,”老执戈一脸亢奋,话语粗俗,“北狄人也是人,也是爹生的,娘养的,肉长的。也喝奶,也吃饭,也拉屎。”

三万武卒哄堂大笑,一句粗俗话,冲散多数恐惧。

“弟兄们,袍泽们,或许我们中有人会葬身这片土地,有人再也回不到故乡,有人再也见不到亲人,”老执戈话音一转,神情激愤,道,“可要是我们不去战斗,我们的家园将在北狄人的铁蹄下沦为废土;我们不去战斗,我们的王朝将会在北狄人的刀子下支离破碎;我们不去战斗,我们的亲人将会沦为奴隶。”

“我见识过北狄人,他们如同野兽,凶猛残暴、贪婪自私,”老执戈来回走动,声音传遍整座要塞,言语铿锵,“他们也只是野兽,只有獠牙、利爪和铁蹄,不堪一击。我们有不得不战斗的理由,我们有视死如归的决心,我们有生死与共的袍泽。”

伙夫丙讽刺道:“执戈让武卒去送死,他躲在要塞内享福。要是输了,是武卒的罪过;要是赢了,是他的功劳。”

“临行前,天子说我老了,让我小儿替我出征。我家这小子,毛都没长齐,还是个娃儿,他叫我声老子我就老了?”老执戈右手狠狠压在身边青年肩肩膀上,压得后者身体一陈,沉声道,“老子没老,一顿能吃三碗饭,正当年哪!”

“我,严厉,绝不会躲在这要塞内,我会和诸位弟兄一同厮杀,杀他个片甲不留,杀他个血流成河,杀他个天昏地暗!”老执戈老执戈声音激昂,斗志同样激昂。

镇北军三万武卒深深被感染,言语悲壮:“杀他个片甲不留,杀他个血流成河,杀他个天昏地暗!”

老执戈人不如其名,爱兵如子,实在体恤将士,每日必定亲自询问粮食剩余。

伙夫甲除了回答粮食剩余,心里也盘算一笔账,半年了,每月北上五十里,每日少煮几石米。

有一日没有北上,少煮二十石米。伙夫甲等啊等,等到鼾声四起也不见老执戈来巡视。

是忘了吧?

第二日,老执戈那位儿子痛声道:“老执戈死了!”

伙夫甲不信,老执戈正当年哪,一顿能吃三碗饭,一战能杀一百人。老执戈正当年,怎么会死呀。

“弟兄们,记住,老执戈是为守护大夏而死,”年轻人接过老执戈的长戈,站在染血朱鸟旗帜下,神态、动作、模样、语气、决心、意志,无一不像老执戈,“夏人,寸土不让。国存我死,我死国存!”

那面朱鸟旗帜呀,屹立不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