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72章 后路
作者:采诗  |  字数:2010  |  更新时间:2021-12-08 14:03:57 全文阅读

天色渐晚,三人准备回军营时,姜获麟提醒一声:“有人!”

子修当机立断,带着二人躲到东面矮树林。

借着矮树林遮挡,鱼书窥视对面,山中果然有树枝攒动。

姜获麟得意道:“鱼书妹妹,我家帝子料事如神。”

鱼书没心思和姜获麟斗嘴,面露钦佩神色,道:“表哥真厉害。”

“我就随便一猜。”子修全然没有得意心思,反倒面容苦涩,没想到当真猜中了。

姜获麟一脸诚挚道:“鱼书妹妹,麻烦你派传令兵去通知你娘她们。”

“你自己不去?”鱼书反驳一句,笃定心思粘着子修。

“他们未必听我的,”姜获麟讪笑一声,又给出第二个理由,“况且我手上有伤。”

鱼书不情不愿离去。

等鱼书走远,姜获麟抱着右臂,调侃道:“帝子,咱俩真是难兄难弟。自由之城那位少执戈,脾气大,帝子要是娶回家保准受气。”

子修深表同意,回回遇见她都没好事。

姜获麟又疑惑问道:“帝子,你什么时候和虞西陲勾搭上了?”

“帝君不待见我,我这不是给自己找后路嘛。”子修故作轻松,却不太好受。

子修细微情绪,姜获麟尽收眼底,反驳道:“帝君一向严格,对待三位帝子一视同仁。”

子修也没辩解,另言他事:“姬采诗也不见得愿意嫁啊。”

“帝女不是跟了帝子半年?还专程来夏邑拜访了子兰大人。”姜获麟问道。

子修自嘲道:“我去年随少师盈亏经商,在东夷偶遇姬采诗,她准备南下去夏汭和帝丘采诗,正好顺路。后来我又蛊惑她来夏邑,好巧不巧遇上流民,等风尘仆仆抵达夏邑,又碰上虞夏之争。我老子为流民请命,姬采诗趁机跑了,连招呼都没打。”

姜获麟心里有数,那位姬采诗哪里吃过这些苦,大病一场,在自由之城停了数月之久,才赶在春临节前回华胥。

姜获麟又说道:“帝子大可不必自责,帝君是帝君,又是采诗姑娘伯父,于情于理都不会毁约。”

子修摇头道:“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我懂。”

姜获麟意味深长说道:“但解渴呀。”

“我已答应姬采诗,等回华胥,会主动解除婚约。”子修先是神情落寞,又吐一口郁闷之气。

姜获麟急忙劝阻道:“帝子三思啊。”

子修微笑道:“我想过很多,做人嘛,累死累活也是一辈子,舒舒坦坦也是一辈子。反正我遭人嫌弃,注定无缘帝君冠冕,纵然娶了姬采诗也无济于事,不如娶个相看两不厌的姑娘,当个落魄败家子,岂不美哉?”

“帝子要是真不想娶姬采诗,那夏娴呢?”姜获麟献计,那位夏娴,他打过交道。当初听闻夏天子少康妹妹北上,不少华胥贵族子弟特意南下迎接,表面是迎接华胥帝子回归,实则是一睹南方佳人风采。

等夏娴到了华胥,不少贵族子弟示好,都想虏获这位南方佳人芳心。

姜获麟献计,又解释道:“说句中肯话,夏人倒也出了不少美女。当年南施一笑倾人城,与帝子娘亲被公认为天下绝色佳人。

夏天子少鼎两位女儿,娥娣南下入越,嫦娣北上出塞。前者留下一个沉鱼渡,后者留下一座落雁山。

夏娴北上,身世高贵,性情温和,身段窈窕,容貌出色,无一不是人上之姿,引起华胥少年追逐,其中少师羡对她更是仰慕已久,偏偏夏娴对帝子情有独钟。

帝子想找个相看两不厌的姑娘,夏娴是上上人选。”

子修否决道:“不过是客居他乡难得遇见半个家乡人说上几句话消磨光阴。”

姜获麟笑道:“在华胥时,夏娴大小事都是找帝子,显然没拿帝子当外人。

南方王朝几乎覆灭,夏娴知晓自己处境艰难,还是去帝子家中,找北人无谋求助。北人无谋取夏娴美玉当作信物前去塞北,戎侯闻讯派人迎接夏娴和王子回归。

说得不好听点,我华胥也好,他戎人也罢,都是拿夏娴和王子太挚当做筹码。夏娴可怜,才逃出虎口,又步入狼穴。

帝子愿意帮东郭五弦一个忙,打算认两位王子为义子,绝不是看在东郭五弦的面子上,也不是什么无辜夏民,无非是想帮夏娴。”

“没错。”子修大方承认。

姜获麟没觉得意外,接着说道:“既然帝子都有认两位王子为义子的心思,为何不娶夏娴?况且帝子和夏娴本就一个有情,一个有意。”

子修徐徐答道:“姜获麟,你误会了。我帮衬夏娴,无非是同病相怜。她初入华胥,客居他乡,万事谨小慎微,十分拘束。当年我初入华胥,也如此。同病相怜,所以感同身受,所以帮衬她一把。”

姜获麟沉默良久,他年幼时,听说南方有位孩童北上,是子兰先生的子嗣,特地背着小妹妹在城外必经之路上等候。

那位子姓孩童坐在牛车上,一位老车夫驾车,一位介于青年和中年的男人护送,只有姜获麟和几位顽劣孩童迎接,场面冷清。

拂去思绪,姜获麟诚挚说道:“帝子也可以给自己留后路,这夏家天下,比起华胥天下,只大不小。”

子修指着矮树林,说道:“大又如何?支离破碎。书上说,清明过后,气清景明。姜获麟,你看这树林旷野,哪有半点景明之象?我从夏汭来时,流民东去,如蝗虫过境,所到之处草木无根无皮。

不谈这些,单谈我僭越,没半点可能,娶夏娴也不行。

我若还是华胥帝子,他们让我三分。

我若不是华胥帝子,除了我祖父,其余人岂会甘心?就连我那位姑姑也不会甘心,何况是上戎部落、烈山部落和夏汭武家。”

“烈山部落愿意,”姜获麟一脸笃定,道,“当年帝子来北方时,护送那位,是夏人庙堂讼官严格,世袭严侯峨冠,因为忤逆年轻天子,一气之下离开庙堂,送帝子来华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