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71章 宝瓶口
作者:采诗  |  字数:2025  |  更新时间:2021-12-08 12:32:37 全文阅读

华胥甲士、自由军和虞武卒暂且驻扎在夏山山麓,距离宝瓶口两三里。

三方人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各自不算和睦,更别说服子修。子修有自知之明,托付姜获麟告知虞西陲和江月婵,各自让麾下士兵养精蓄锐,自己则带着鱼书去宝瓶口视察。

平缓大河之水在宝瓶口急速收拢,形成飞湍瀑流,宽不过二十丈,却以举国之力,耗费十年之久。

宝瓶口南岸矗立一座崖壁,是南山余脉,称作太鼎石。

早年间有一座木桥横亘宝瓶口,由九根并排粗木搭建桥基,再铺上厚土,供两岸来往。那九根合抱之木,长度超过二十丈,产自江南平原。王朝征调数千劳役、纤夫,沿水路逆行一千里,运抵宝瓶口。

子修还记得儿时从南山里到夏邑,每每从宝瓶口过河。天子少鼎崩殂那年,夏水泛滥,木桥被冲断,此后再没修缮,大河两岸来往得从沉鱼渡过河。

鱼书抬头仰望对岸绝壁,喟叹道:“表哥,我听父亲说过那位古老天子的高尚德行,等亲眼见到,更加感慨。与民同劳,以人力移山、平泽、开国,为夏家天下打下这一块富庶基业。”

子修点头认可,那位古老天子福泽天下,多年后他的不肖子孙荒唐误国,半个夏家天下还是民心向夏。

鱼书又问道:“两岸来往就靠舟筏太不方便了,要我看,该在这里架桥。”

江月婵策马过来,显然对子修颇有成见,指着对岸太鼎石,问道:“祸害,莫非征南军都是天神下凡,能从太鼎石飞过来?”

姜获麟右臂简单包扎,不敢再得罪这蛮横少女,没说话。

子修反问道:“当年北狄人也不信,江侯能逾越冰脊山。”

江月婵一脸傲慢,道:“他赵季禅也能和我父亲比?”

“赵季禅自然比不了江侯,”子修奉承一句,又说道,“当然,我也没北狄王那么蠢。”

江月婵又瞥赶来的虞西陲一眼,笑道:“北狄王若是蠢人,怎么打得虞人难逃五百里。”

姜获麟忍不住开口道:“虞人还是厉害,打得夏王朝落花流水。”

鱼书不悦道:“号称天下无敌的华胥甲士不也败在夏人手里?”

眼见几人又在斗嘴,子修劝和道:“有时候斗嘴,不如想想对策。”

姜获麟表态道:“我自然听帝子的。”

鱼书和虞西陲则站到子修身边,表面立场。

江月婵眼见自己被孤立,不屑道:“莫非你有对策?”

“没有。”子修大大方方承认。

江月婵鄙夷道:“你让大军驻扎在山麓,特地让吃饭休整,难不成是知晓征南军要在沉鱼渡渡河,来这里躲清闲?”

子修一脸讶然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鱼书护着自家表哥,同江月婵据理力争:“兵者,诡道也。赵季禅要是真在沉鱼渡渡河,也没资格当南执戈了。”

江月婵双手抱怀,衬托出初具规模的峰峦,讥讽道:“就他这个祸害,要是当真打起来,可别腿软。”

姜获麟趁机奉承道:“我家帝子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别的不提,当年与云上鹰在塞北杀了个七进七出,射杀恶狼无数。”

江月婵也没心思和子修斗嘴,带人返回营地。

虞西陲刻意与子修保持距离,与鱼书交谈几句,后者说道:“表哥,虞凫姐姐说我们虞武卒任由你差遣。”

子修朝虞西陲投去感激笑容,后者点头,缓缓离开。

姜获麟有意支走鱼书,有意无意说道:“鱼书妹妹,你先回营地,让大伙吃饱喝足睡好,防范于未然嘛。”

鱼书无动于衷,鄙夷道:“我凭什么听你的?”

姜获麟乐了,笑道:“我有个妹妹,年纪和你相当,也和你一样乖巧。”

“你才乖巧,”鱼书朝捏起小拳头,朝姜获麟耀武扬威,又扭着子修手臂,道,“我偏要跟着表哥。”

姜获麟也没好再逐客,无心问道:“鱼书妹妹,你娘是不是很凶?”

鱼书别过头,显然不愿搭理姜获麟。

姜获麟喋喋不休道:“鱼书妹妹,我看到你,就想起我妹妹,比如你喊我一声哥哥?”

“做梦!”鱼书眼里充满敌意,说道,“娘说了,姜家人都不是好东西。”

姜获麟讪笑一声,不再自讨没趣。

鱼书缠着子修问道:“表哥,你还没回答我这里为何不架桥。”

“这里曾经架过桥,”子修注视宝瓶口湍急河水,说道,“当年那位古老天子在这里开山泄洪,雷泽之水奔涌东去,淹没下游千里之地。

好在那位古老天子早早让夏民迁移到山上,等雷泽消退,夏民又来到夏水平原,在这里建立新家园。

当年那位古老天子曾征调军队、劳役和纤夫,从江南平原运送十八颗合抱之木,逆流而上。耗时数月之久,只有一半粗木运抵宝瓶口,修了一座坚实大桥。

据说运送途中劳夫死伤数百,修桥再是死伤数百。”

鱼书又问道:“那……这桥怎么没了?”

子修沉默许久,答道:“天子少鼎携摄政君太康北伐之时,大河泛滥,冲毁大桥。西门甲大人说这是不祥征兆,谏言不起战事。果然,天子与摄政君齐齐殒命。”

鱼书叹息一声,又问:“既然当时这里有桥,那为何娥娣南下入越要走沉鱼渡?”

“不走沉鱼渡,就没美谈了。”姜获麟抢先回答。

“天子少鼎除开晚年刚愎,倒也是位贤君。当年夏王朝与诸越在社稷平原一战,夏人大军便是从此地过河。”子修答非所问,显然话里有话。

鱼书若有所思,说道:“表哥的意思是,天子少鼎派遣娥娣南下和亲,意在和诸越交好,从沉鱼渡渡河则是传达善意,细微之处,尽是细节?”

“不亏是咱帝子的妹妹,聪慧,”姜获麟奉承一声,笑道,“我与帝子是总角之交,说是穿一条裤子也不过为,鱼书妹妹也该喊我一声哥哥才是。”

鱼书鄙夷神色更深,道:“姜家人,没一个好东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