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70章 夫君
作者:采诗  |  字数:2010  |  更新时间:2021-12-07 20:00:37 全文阅读

尽管子修言之凿凿,众人依旧半信半疑,就算是赵季禅选择在宝瓶口飞绳渡河,二十丈长绳也不是简单事。

姜获麟最先表态,表示愿意带华胥甲士镇守宝瓶口。

子丑犹豫一阵,还是偏袒孙儿,让江月婵带两千自由军跟着子修。

虞耳则不甘落后,也让虞西陲带五千虞武卒。

戎戍则觉得西门半甲说得有理,表示愿意戍守平原。

姜获麟见几家都小气,重新表明立场,道:“我华胥甲士顶多尽尽友邦之谊,主要任务还是保护帝子安危,别指望会为你夏家天下死人。”

子丑表态道:“我自由军不足万人,就是想派人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姜获麟点头道:“子丑大人自然尽力,其余……”

虞凫鄙夷道:“我关心侄儿,派了五千人。”

戎戍则坚持自己的意见,不派一兵一卒。

姜获麟还想据理力争,子修劝住他,带着人先赶去宝瓶口驻扎,并表示派传令兵互通消息。

子修与姜获麟率华胥甲士先行,五千虞武卒和两千自由军跟在后方。

姜获麟不满道:“帝子,咱不和他们抖擞嘴皮子?你看就这点人,要是当真打来了拿头打,巧妇尚且难为无米之炊,良将更难为无兵之战。”

子修反问道:“那你觉得赵季禅会不会飞渡过江?”

“信啊,帝子的话,我奉为圭臬。”姜获麟一脸谄媚。

“我都不信,”子修一脸戏谑,道,“让他们在那边打个你死我活,咱去宝瓶口躲清闲。”

姜获麟张开嘴,欲言又止,迟疑许久,终于开口,问道:“帝子当真不信?”

“也难料,赵季禅不是匹夫庸人,与江侯是夏王朝仅有的草莽执戈,手段不简单。防范宝瓶口,只是未雨绸缪,有准备总被没准备好。”

姜获麟一脸真诚,奉承道:“帝子还是稳健,真有帝君之姿。”

“少拍马屁,”子修白姜获麟一眼,说道,“还是祈祷能躲清闲啊,否则就这点人,拿头打呢?”

姜获麟点头,诽谤道:“几家也是小气,就出几个小姑娘,虞人更小气,五千人里有两千多女子。”

子修摇头否决道:“姜获麟,虞人那两位,鱼书是我表妹,年纪不大,倒是有统帅风范;另外那位虞西陲,是虞人狐豹师的统领。那两千多女武卒,都是狐豹师。我用起来也顺手。

倒是自由之城那位姑娘我不了解,估计和我差不多,也是个混日子的小蛮横。”

“祸害,你说谁是小蛮横?”那位自由之城的负剑少女忽然开口,本来她打算和子修道个歉,毕竟这一身伤和她关系不浅,等听到子修评价,一脸愠怒,抽出长剑,呵斥道,“祸害,真当我和你一样是花架子?我十四岁便与狄人厮杀,杀人没一百也有八十。”

子修干咳一声,怎么恰好说人坏话被撞见。

姜获麟解围道:“月婵姑娘,莫要动怒,帝子的意思是要是等会真打起来,你们躲后头,我华胥甲士先顶上。”

“看不起女人?”虞西陲也策马赶到,质问姜获麟,余光却落在子修身上,想起父亲的嘱咐,耳根微红,语气更重,道,“我狐豹师一万巾帼,七千赴死,余下三千,无一不胜过男儿。”

姜获麟讪笑赔罪道:“恕罪,恕罪,我狗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看在我家帝子面子上,就别计较了。”

“多大面子?”江月婵语气不善,目光更不善,讥讽道:“仗着家世显赫混了个帝子,莫非真当自己是帝君了?听说华胥三位帝子,数你最无能。”

“那我也是帝子,”子修与江月婵针锋相对,暗自嘀咕真是冤家,偏偏没一次和睦,说道,“或许我还将是你们自由之城城主。”

江月婵一脸不屑,鄙夷道:“做梦,叫你声少城主是给城主面子,真拿自己不当外人了?。”

子修别过头,故意与姜获麟调侃道:“姜获麟,你说反正我也无望当帝君,不如去自由之城,当个少城主,迎娶少执戈,走上人生巅峰,岂不美哉?”

姜获麟只陪着笑,显然不敢再得罪人,两个姑娘,都不简单啊,身份也好,履历也罢,让多少男儿汗颜。

“你也配?”江月婵啐一口,举剑朝子修刺过来。

姜获麟手里也没武器,只好抽身挡在子修身前,双眼禁闭,哀嚎道:“痛死了。”

片刻,姜获麟睁眼,摸摸胸口,松一口气,又推开身前数寸外两把剑,一脸无辜。

自然是虞西陲出手,拦住江月婵的攻势。

两位女子比拼腕力,虞西陲占据上风,压制住江月婵,江月婵持剑后退脱身,先是惊讶,又充满敌意道:“为何拦我?”

“子修是我夫君。”虞西陲面色酡红,如同麦积山上三月樱桃。

姜获麟一脸讶然,手指哆嗦说不出话来。

那四位女子里,要他看来最好是姬采诗,就算不能继任华胥帝君,日后在华胥也大可以横着走。

其次是夏娴,说不定当真能戴上平天冠,成为夏天子。

再其次是江月婵,自由之城可不止一座城,有百里属地。

最末才是虞西陲,毕竟虞人的处境难堪,最不讨好。

子修更惊讶,难不成虞西陲还当真当真了?

“是吗?”江月婵注视子修。

子修顺势点头,道:“是啊。”

虞西陲脸色更红,如三月樱桃捞出水,西陲哪个少年不垂涎欲滴?

“登徒子!”江月婵满脸愠怒,持剑又刺来。

虞西陲想拦,晚了一步。

姜获麟感受到手臂灼烧痛感,哀嚎一句:“吾命休矣!”

“登徒子!”江月婵再骂一句,愤恨离去。

虞西陲小心抬头望子修一眼,也含羞离开。

倒是鱼书上前,问道:“没事吧?”

姜获麟一脸感激,道:“姑娘,我没事。”

“没问你,”鱼书白姜获麟一眼,望向子修,柔声问道,“表哥,没被吓到吧?”

姜获麟又哀嚎一声:“帝子啊,我苦啊,替你挡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