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68章 古老天子
作者:采诗  |  字数:2017  |  更新时间:2021-12-07 16:14:16 全文阅读

姜获麟凝视眼前汤汤河水,道:“比华胥河小点。”

西门半甲摩挲龟甲,故作高深莫测说道:“我父亲考察天下地理,勘察山形水势,发现水势如树木。树木有干枝之分,水势也如此。

我父亲足迹走遍天下,为考察夏水,从西陲高地找到夏水源头,汇集天上之水;过了封禅山,北方潦水汇入夏水;流经夏水平原,有大小三百条支流;再从宝瓶口倾泻直下,在捞刀峡有捞刀河汇聚;过了捞刀峡,流经鲁莽丘陵,有大小七十条支流;过鲁莽丘陵,在夏汭城华胥河汇入夏水;更下游抵达东夷,鱼米河再汇入。

华胥河,不过是夏水一条支流而已。”

《夏堪舆》是西门甲的毕生心血,本来摆置在明堂,遭遇偷窃后又重新修订,放在太史草堂。

西门半甲是西门甲独子,自称有西门甲一半本领,看来不假。

众人皆是侧目,诧异之余,心中暗爽,毕竟没人当真待见这位话多的华胥少年,见他吃瘪自然乐意至极。

况且说得冠冕堂皇些,这是南北之争,由来已久,各位再心怀鬼胎也懂得一致对外的道理。

姜获麟一脸讶然,对子修说道:“帝子,你来评评理。”

“西门半甲说得在理,”子修先点头,西门半甲一脸受用,又听见子修说道,“不过,早前并没有夏水。确切说来,应该是夏水只抵达宝瓶口。”

西门半甲冷哼一声。

子修本来不想争,毕竟一条河也没多大个争头,见众人都望向自己,倒是有些下不了台,只好说道:“我说的是实话,想必祖父、摄政王和戎侯都该知情。”

子修点头,道:“我孙儿说得不错,诸位脚下站着的土地,早前叫做雷泽。《华胥纪年》记载:昔年华胥母踩踏雷泽足迹,诞下华胥族。”

东郭五弦附和道:“《夏史》记载:

太鼎耕夏山,夏山之人皆让畔;渔雷泽,雷泽上人皆让居;陶河滨,河滨器皆不苦窳。”

戎戍叹息一声,目光柔和,道:“当年天子太鼎建立夏联盟,本侯还是少年年纪。天子率群臣、武卒和万民在宝瓶口开凿缺口,放水泄洪,耗费举国之力,历经十年之久。千里洪泽一泻而下,这才有了这片肥沃土地。”

戎戍面东而立,目光悲悯,喟叹道:“王有美政,天下归心!”

众人神情一滞,仿佛望见那位古老天子。

那位古老天子,在北方也好,南方也罢,向来无咎有誉。

在北方华胥联盟,以戎人身份,德高于众,出类拔萃,成为三位帝子人选,又脱颖而出,成为帝君人选。

华胥帝君姜伯临终之时改变禅让初衷,让位于其子姜恒。姜恒囚禁太鼎,其兄其妹放走太鼎。

姬家帝子姬常青与姜恒争夺帝位,派遣妹妹姬出塞去北狄和亲,寻求北狄人支援。姬出塞放弃北上,护送太鼎南下。

二人在塞南遭遇争王失败的狄人第二部族,姬出塞留在塞北,太鼎独自南下回下戎。

暴君姜恒率军南下兴师问罪,让戎人交出太鼎。本来离心的上、下二戎难得同仇敌忾,拥戴太鼎起兵,对抗暴君姜恒。

姬出塞说服流亡狄人首领南方虞,出兵驰援。

烈山部落首领严压率族人支援。

华胥联盟姜太一带领族人反抗暴君姜恒。

姜恒失德,天下离心。

太鼎有德,天下归心。

浣衣河之战,姜恒溃败。华胥人、上戎人、下戎人、烈山人、虞人,无不拥戴太鼎加冕,太鼎毅然南下,在雷泽东方移山。

上戎人、下戎人、烈山人、虞人追随太鼎,拥戴其建立夏联盟。

夏联盟立国之初,以举国之力开山泄洪,终于有了夏水平原千里沃土。

那座被人力劈去一半的大山,以太鼎之名命名,太鼎石。

那开凿的渠道,形如宝瓶,为宝瓶口。

昔年那位古老天子惆怅北望,北方有一条汤汤大河,源远流长胜过夏水,那里是人族微微萤火起源之地。

华胥。

那位古老天子固执秉持禅让制度,一生未娶。三位帝子,一位是诸越人,太子夏臣;一位是上戎人,戎武;一位是东夷人,皋阜。

一位北方使节南下,名为少鼎。

难怪那位古老天子时常惆怅北望,除了缅怀,还有思念。

北方有佳人,哀思而亡。

群臣推举少鼎为第四位帝子,那位古老天子否决,并将让少鼎离开夏邑,去东方。

天子五年一巡游。

那位古老天子乘坐驷马车驾,沿夏水往东,去夏汭,看看孩子,也看看新城。

听说少鼎在夏水和华胥河交汇之处,一年成聚,两年成邑,三年成都。

这位古老天子的足迹,始于夏邑,途经宝瓶口、捞刀峡,止于鲁莽丘陵最后一座,距离夏汭只剩五十里。

古老天子薨逝于鲁莽丘陵,天下悲痛,那座丘陵,易名为帝丘。

王有美政,所以天下归心。

皋阜窃国,戎辛僭越,夏民心之所向,还是古老天子流亡在外的苗裔。

少鼎老迈,仲康早死,太康无能,少康无道,夏民心之所向,还是古老天子的天下。

东郭五弦眼神复杂,姜获麟,到底是姜北臣的嫡孙。

姜家人,既招人厌,又担大任。

姜伯射杀北狄王威震天下,建立华胥联盟。

姜太一大义灭亲,重塑华胥美政。

姜北臣在南方王朝、北方联盟都做了一手遮天,功高盖主,偏偏南方王朝天子少鼎、北方联盟帝君少师美政都不曾提防过他。

姜王孙号称华胥军神,二十年北狄不敢南下。

眼前少年,姜获麟,骨子里透露出华胥人独有的高贵傲慢,又偏偏刻意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他随手干预夏人之争,又偏偏有意稳定夏家天下。

东郭五弦有意无意扫视两位华胥少年。

最让东郭五弦不解的是,以他来看,姜获麟胜子修数倍,偏偏在子修面前摆出一副低人一等的姿态。

一个最无望继任华胥帝君的帝子,值得这位姜家后人鞍前马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