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67章 摄政王
作者:采诗  |  字数:2011  |  更新时间:2021-12-07 14:49:37 全文阅读

“小季,天下兴亡,多少人奴颜屈膝,总得有人站着吧。”

子修目送那位倨傲史官慷慨赴死,以后,再也没人喊自己小季了。

“值得吗?”子修不解,为一个荒唐天子,为一个迟暮王朝,值得吗?

“值得!”东郭五弦言语悲戚,又铿锵有力。

他目光熠熠,曾目睹一位古老天子,上承天意,下顺民心,将粒粒微尘聚拢成恢宏夏邑。

他曾目睹一位窃国天子,将浅薄基业挥霍殆尽。

他曾目睹一位僭越天子,将联盟基业毁于一旦。

他曾追随一位流亡天子,以玉圭治天下,以战戈守家园。

他曾目睹一位短命摄政君,融刀兵,铸钱币。

他曾目睹一位无能摄政君,还要老天子以迟暮之身,亲征敌寇。

他曾目睹一位荒唐天子,他继位之初胸有壮志,可惜自己爱惜名声,无咎无誉,未能尽职尽责。

“可是,我还没成人,未娶妻先有子……”东郭五弦听见那位少年开口,他缓缓抬头,那位少年迟疑片刻,愤恨道,“东郭大人,记着你欠我两个人情。”

东郭五弦老泪纵横,谢绝少年阻拦,执意跪伏,道:“天下有幸!”

子修有些后悔,不该草草答应,喜得子啊。

姜获麟搀扶东郭五弦起身,笑问道:“东郭大人,何来欠两个人情之说?”

东郭五弦迟疑不答。

子修大方承认:“虞伯是我杀的。”

姜获麟一脸讶然,东郭五弦也如此。

子修一脸倨傲,道:“当年我与云上鹰联手,射杀恶狼无数。”

姜获麟奉承道:“信,帝子箭术高超,天下无双。”

子修一脸受用,姜获麟又趁机问道:“帝子何时再去塞北,找云上鹰比拼箭术?”

“忙完就去,”子修颇为无奈,道,“没办法,谁让我喜当爹。”

姜获麟笑道:“想必来犯之敌是越人,为夏妃讨个说法是其次,主要是想坐收渔利。可惜啊,这支越人来得刚好,摄政王可以借机立威,加上我们帝子支持,夏家天下稳如泰山。”

“你怎么知道是越人?”子修反问道。

姜获麟一脸古怪,试探性问道:“还有其他人?”

“南执戈,赵季禅,”东郭五弦缓缓开口,道,“此人与江侯履历相当,军功赫赫,曾在社稷平原大败越人,执掌征南军。自天子少康继位,赵季禅几乎脱离王朝约束。虞人围困夏邑时,接连十几位信使前去求援,无一归来。”

马车抵达,两方人隔河对峙,姜获麟遥望对岸大军,咂舌道:“乖乖,若非几家暂时和解,恐怕这位南执戈才是最后赢家。”

子修轻笑道:“赵季禅可是给摄政王送上一份大礼。”

东郭五弦脸色凝重,要是能借此立威,自然最好不过。只是,他难免担忧,毕竟自己这个摄政王名同虚设,谁把他放在眼里?

姜获麟故意驾车横冲直撞,吆喝道:“摄政王驾到。”

自由之城子丑、江月婵、二人率先迎接。

然后是戎侯戎戍。

最后是虞凫、虞耳二人。

子修与姜获麟刻意落后一步,一左一右跟随东郭五弦,从三方势力中间走过。

姜获麟问道:“各位,没打起来吧?”

虞凫答道:“江侯和南宫断正要前去交涉。”

戎戍补充道:“还有我孙儿。”

子丑不甘落后道:“龙且也去了。”

“摄政王还未到,各位擅作主张,不合适吧?”姜获麟见众人不搭理自己,摸摸鼻子缓解尴尬,又说道,“再者,我们是主,对方是客,该让对方过来才是。”

虞凫语气不善,道:“华胥人,这是我们夏人的事。”

姜获麟又说道:“我家祖父曾在夏人庙堂和疆场各占一席。”

虞凫愠怒道:“姜北臣是姜北臣,你姜获麟是姜获麟。”

姜获麟摸摸鼻子,又问东郭五弦:“摄政王觉得该怎么办?”

东郭五弦难得强硬一回,道:“既然南执戈赶来勤王,该来拜见两位王子。”

姜获麟隔岸眺望,道:“对方来意不明,要是扣押江侯一行人,那就糟糕了。”

江月婵连忙策马赶往渡口,叫住正要乘筏涉河的江侯几人。

虞耳朝东郭五弦行一个礼,是夏礼,而非虞礼,问道:“摄政王有什么打算?”

子丑、戎戍等人也注视东郭五弦,摄政王,可不是这么好当的。

德得配位。

东郭五弦长居庙堂之高,自然知晓虞耳是在刁难自己,他用余光留意左右两位华胥少年,有了底气,沉声道:“等,老朽已吩咐人带二位王子前来。”

虞凫双手抱胸,依靠在一颗松树上,讥讽道:“赵季禅早有异心,无非是想入主夏邑,我看也没必要等了,干脆铲除这个贼子。”

“在座各位都是贼子,”姜获麟朗笑一声,察觉到众人目光不善,道,“天下五族都发于华胥,偏偏为难我这个华胥人,不是贼子?”

虞凫唇齿相讥道:“你祖父姜北臣,才是华胥贼子,你是贼孙。”

姜获麟摸摸鼻子,不接话。

子修注视对岸,浩浩荡荡数万大军,沿水阵列,并不急着过河。

这位拥兵自重的南执戈赵季禅,终于还是来了。

如姜获麟所言,如今自由之城、虞人和戎人暂且达成和解,东郭五弦这个摄政王,想要立威,这是天赐良机。

三方联合和赵季禅厮杀一场也好,讲和也罢,碍于面子,三方都不会不给面子。

只要这第一步能落下,日后东郭五弦也不必处处受掣肘。

怕就怕这第一步,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东郭五弦面色凝重,他选择等,各方也默许。比起厮杀,他更情愿讲和,越是多一方势力,越是有利。各方势力明争暗斗,至少表面还是会给他这位摄政王面子。

只是,若是赵季禅执意要厮杀一场,恐怕才安稳下来的局势又要动摇。

好在两位华胥少年身份都足够显赫,号称有八百年历史的华胥屹立北方,无形中给予各方蠢蠢欲动的势力某种压迫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