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66章 老臣心
作者:采诗  |  字数:2062  |  更新时间:2021-12-07 11:34:08 全文阅读

东郭五弦火急火燎找到子修,说明来意。

南山山麓有一支大军北上,前锋已抵达沉鱼渡,正要涉河。

自由之城、戎人和虞人都率先赶去。

姜获麟笑道:“这是摄政王的事,和我们帝子无关。”

东郭五弦一脸急躁,叹息道:“老朽德薄而位尊,不配当这个摄政王。”

姜获麟换一套说辞:“这不是天大机会摆在面前?”

东郭五弦恍然大悟,朝姜获麟拱手道谢,正要去应付时姜获麟又叫住他:“要不要我们帝子去撑撑场子?”

“要。”东郭五弦一脸感激。

姜获麟赶走车夫,亲自驾车,赶往西面平原时,有意无意说道:“今年春临节那日,东郭小囡同我华胥帝女回华胥,摄政王当真舍得?”

东郭五弦答道:“可怜老朽白发人送黑发人,只有两个孙儿留在身边,舍不得。”

姜获麟又说道:“起初我们以为东郭大人让孙儿北上,是效仿当年比试音律。”

东郭五弦惭愧摇头,道:“不是。”

“莫非是东郭大人害怕国破家亡,留下根苗?”姜获麟意味深长笑一声,又自我否决道,“要是如此的话,该由兄妹二人都北上,或是那位六指单独北上。”

东郭五弦眼神复杂。

姜获麟故作深思,给出答案:“摄政王之所以是摄政王,除了三代柱臣的身份,还有天子托孤。

据我所知,子兰先生时常外出游学,由一位得意弟子代师授课。

这第一位小夫子,是武侯武靖的长孙,武长安,我曾有幸与他见过一面,相谈甚欢,可惜这位武长安为夏家天下殉国。

第二位小夫子嘛,自然是摄政王的长孙六指,平行端正。

偏偏摄政王为了保全天子苗裔,不惜败坏六指名声,早早收留了两位可怜妇人,都有孕在身。

如此,夏妃池鸳诞下子嗣,托付给侍女轻罗,轻罗以六指家眷自居,又缠上三尺布,蒙蔽虞人眼睛。

然后嘛,按照东郭家的规矩,六指早该去游历,拖到虞人覆夏,东郭大人牵羊献鼎,再堂而皇之让六指将小王子带去夏汭,托付给武家。

可惜子竹大人误会摄政王,冷嘲热讽六指一顿,害六指大病一场,耽误了行程。

虞伯探望时,轻罗忘了缠布,虞伯自然起了疑心,告知南宫断,又转告子竹大人。

幸亏这位小王子,否则子竹大人有遮天本事也没法全身而退。”

东郭五弦点头,现在这也不是什么隐晦事。

“其实东郭大人担忧这第一手布置暴露,所以还有第二手准备,”姜获麟意味深长笑道,“想必摄政王派遣东郭小囡北上,是为夏娴和王子太挚带去音讯,最好将两位夏家苗裔送到夏汭。”

东郭五弦点头,叹息道:“可惜啊,两位王子,都没能逃出生天。”

姜获麟摇头道:“摄政王过于悲观了,这夏家天下,还是夏家天下。”

东郭五弦一脸悲哀,道:“虎狼环伺,贼臣当道,老朽恐怕无力庇护夏家苗裔。”

“我倒是有个主意。”姜获麟似笑非笑。

东郭五弦一脸期待。

姜获麟目光瞥向子修。

子修不悦道:“姜获麟,你又有什么馊主意?”

“不是馊主意,是好主意,”姜获麟先讪笑辩解,又说道,“只要帝子与夏家苗裔扯上关系,纵然戎人和虞人想僭越,也该掂量掂量是否得罪得起华胥。”

东郭五弦一脸期待。

子修白姜获麟一眼,鄙夷道:“真是个馊主意。”

“帝子误会了,”姜获麟又笑道,“扯上关系,又并非要娶夏娴。”

子修轻笑一声,道:“没误会,不就是喜当爹嘛。”

东郭五弦期待意味更深,诚挚道:“这个可以有。”

姜获麟刻意说道:“摄政王,这就是你和我们帝子的事儿了。”

东郭五弦一脸感激,正要开口时子修果断拒绝道:“这事没商量。”

“子修,老朽无能,承蒙天子托付,不敢辜负。请看在天下苍生的份上,帮老朽一回。”东郭五弦还是开口,言语恳切,目光悲悯。

子修无动于衷,东郭五弦身子微微动,打算下跪。

子修一把扶住东郭五弦,道:“东郭大人就别折煞小子了,你要是当真下跪,子兰非得扒我一层皮不可。

我自己活得一地鸡毛,哪里敢管民生疾苦。

我在南方王朝、北方联盟,两处都遭人嫌弃。所谓帝子,不过是虚名,华胥有三位帝子,却只有一位帝君。所以我有自知之明,趁着自己还是个华胥帝子,日日抖擞威风。

我子氏族,几乎家破人亡。祖父远走自由之城,我老子南下入夏邑,姑姑远嫁西陲,再没半个亲眷。

等帝君退位,我的好日子也到头了,顶多是个落魄贵族败家子,无非是家境殷实些,够我挥霍。”

姜获麟趁机奉承道:“帝子这样说为时尚早,每年考察只是小考,真正考察得等成年后,也就是明年。”

子修自嘲道:“姜获麟,你看我身上有半点帝君相?”

“有,”姜获麟庄重且诚挚道,“昨日北人无谋与我说帝子身上龙气氤氲,必将君临天下。”

东郭五弦行一个隆重夏礼,双手握拳平置胸前,深深颔首,道:“老朽一辈子碌碌无为,比起其余三位老执圭无咎无誉,实在愧为庙堂柱臣。眼见王朝倾覆,民生凋敝,老朽想为夏家天下尽一点绵薄之力。”

“东郭大人,你是夏臣,自然该为夏家天下尽忠,”子修叹息一声,徐徐道,“你夏家天下存亡,关我一个外人什么事?”

东郭五弦保持行礼姿势,头垂得更深。

子修站在马车上眺望,极目所至,尽是疮痍。

疮痍之下,曾有老执戈率九千忠骨守国门。

疮痍之下,曾有三万戎骑长驱驰。

疮痍之下,曾有老朽一丝不挂守王城。

疮痍之下,曾有囚衣赴国难。

疮痍之下,曾有赤膊乡勇愿天寒。

疮痍之下,曾有刀笔吏宁溘死以求正。

疮痍之下,曾有一人一剑守王城。

疮痍之下,曾有狂夫涉河而死。

疮痍之下,有墙头蒿草,顺势而倒,牵羊献鼎,成就两朝柱臣。

老臣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