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65章 杏花
作者:采诗  |  字数:2090  |  更新时间:2021-12-06 20:31:24 全文阅读

翌日,东郭家府邸某间卧房,子修进门便大喊:“宰予我,你死没?”

姜获麟随后踏进卧房,一眼留意到几乎霸占整张草席的魁梧男子,他记得虞人也有几位这等力士,惊诧道:“莫非是虞人?”

“夏人,”子修松一口气,佯怒责备道,“你这憨憨,当真去和虞人拼命了?”

宰予我勉强支撑身体坐起来,子修连忙搀扶,偏偏宰予我咧开嘴笑,没心又没肺。

子修又气又乐,眼泪都掉了出来,骂道:“憨憨。”

宰予我咧来嘴,忽然嚎啕大哭:“我听说你被杀了。”

魁梧屠夫至今还记得,他还小时跟着老猎户去太史草堂吃白食,只要是冬天,总有位比他还小的孩子,也在吃白食。不止自己一张嘴,宰予我也没那么拘束。

后来听说那孩子是隔壁夏邑学宫主人的儿子,每年只在冬天回来,其余时候在别处。

宰予我不知道北方在哪,有多远,只从老猎户偶尔酒话中猜测,那里很冷,地上只长草,不长树。

某一年冬天,那孩子主动与宰予我打招呼,又跟着他偷偷渡河去南山,央求宰予我带他去打猎。

宰予我与那孩子偷偷摸摸上山,不久那孩子浑身战栗,嘴唇乌黑。

宰予我以为他要死了,背着他跑下山,一路往杏花里跑。

杏花里与南山里隔一条溪流,广植杏、李,也有少量桃树,据说有八百杏树,一千李树,没人数过。

不过这些杏李的渊源倒是经由许多人嘴巴,越传越神。

据说以前杏花里还不叫杏花里,有年逢上疠疾,牲畜、男女莫不染病,尸横遍野。

王朝派遣重兵把守,提防有人将疠疾传到别处,偏偏有位从远方来的游医,不顾劝阻,强行去杏花里,他念诵古老的文字,从随身竹篓里抓满药粉,一路播撒,又取花溪水,煎大锅草药,一一端给病人。

疠疾猛于虎,杀人于无形,就连北边华胥联盟草木部落那位神医邓百草也束手无策,每每遇上疠疾,只能等死。

偏偏这位游医,奇迹般让疠疾消散。

游医姓邓,名千秋,大概是草木部落人,他本人并未透露过。只是医术一行,华胥草木部落闻名已久,那位邓百草更是誉满天下的神医。不过在附近乡里人看来,那位邓百草不过是徒有虚名,毕竟邓百草可是天子登门都请不起,只在此地定居。

邓游医性情古怪,附近乡里人有大病小病,一概不收钱财货物,只要病人痊愈后在门前植一颗杏树。

若是夏邑贵族看病,酬劳不同,少则一头牛羊,多则倾家荡产。

偏偏各种顽疾怪病,只要经由邓游医之手,就不是事儿。

久而久之,等邓游医入土那年,门前杏树八百株。

八百杏树逐枝怒放,吸引夏邑贵族前来赏花,于是此地易名杏花里。乡里人无心赏花,倒是欣然认可这个地名,以此纪念邓游医。

邓游医死后,又一位游医从远方回来,自称是邓游医的子嗣,他医术同邓游医同样精湛,心肠也同邓游医同样好,久而久之也成了杏花里人口里的邓游医。

宰予我背着那孩子赶到杏花里,穿过稍稍露出春意的杏李林,忽略一位正在挖土植李的小姑娘,抵达杏李深处那间茅屋。

茅屋收拾干净,一位小少年正在研读药理,他抬头留意到赶来的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吆喝一嗓子:“爹,他来了。”

邓游医推门出来,双手各拿一块旧抹布,端着一碗药汤,道:“凉一凉,喝了就好。”

宰予我心惊胆战,要是这孩子出了事,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邓游医等药汤凉了些,给孩子喂下,又抱着他进屋躺下,道:“睡一觉就好。”

宰予我跪在地上,朝邓游医磕过头,又跑出去,跳过花溪,在南山路空旷的田野里拔了一棵李苗。

那位栽完树的小姑娘叉腰呵斥道:“那是我家的地。”

宰予我做了亏心事,朝小姑娘深鞠一躬,越过她,跑回茅屋。

他知道邓游医的规矩。

他也认得那个小姑娘,是南山里人,她有位小弟弟,险些死了,想必是邓游医妙手回春。

宰予我更放心,他拿手刨坑时,那位研读药理的小少年过来说道:“我爹说,不必种树。”

宰予我脸一垮,差点哭出来。

小少年噗嗤一笑,道:“他没事,只是,一棵树可不够付钱。”

宰予我哇一声哭出来,谁都知道南山那位老猎户,家徒四壁,遮不了风,也挡不了雨。

小少年又说道:“他是贵族,顶大的贵族,你回去和夏邑学宫那位先生说一句,就说病治好了。”

宰予我有些忐忑,他没有乘筏子过河,而是跑过杏花里,绕一大截路,翻过太鼎石,从宝瓶口那座触目惊心的独木桥过河,再跑到夏邑。

不乘筏子,是没钱。

宰予我气喘吁吁立在夏邑学宫显赫朱门前,低头扣门。开门的是个少年,在夏邑颇有名声,谁都认得。除了武家人的身份,还有时常代师授课,有“小夫子”美誉。

显赫少年没架子,和气询问,听说宰予我要找先生,请他进去。

那位连天子也要称呼一声“先生”的学宫主人听闻宰予我来意,并未为难,而是回屋,再出来。

那位“小夫子”亲自驾车,载着身份天差地别的两人赶去南山里,也走的宝瓶口。

学宫主人与邓游医简单交谈,然后带着那个孩子离开。

宰予我知道自己犯了错,恐怕邓游医索要了许多钱物,跟着学宫主人。

“宰予我,谢谢你。”学宫主人言语温和,如春风润物。

宰予我受宠若惊,不只是那声道谢,还有学宫主人知道自己名字。

另外,宰予我更好奇学宫主人非凡没责罚自己,反而道谢。

宰予我犹豫该不该继续追上那架马车,马车忽然停住,那位“小夫子”快跑过来,说道:“先生说,以后可以来学宫蒙学。”

宰予我摇摇头,不如学打猎实在。

“小夫子”换了一套说辞,道:“有白食吃,管够。”

宰予我还是摇头,他不喜欢吃白食。

“小夫子”满脸诧异,别有深意望宰予我一眼,又善意一笑,快步离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