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64 夏娴
作者:采诗  |  字数:2049  |  更新时间:2021-12-06 19:19:17 全文阅读

明堂座次,还是讲究。

戎侯戎戍、戎倥偬、夏娴、王子太挚坐在左首。

虞耳坐在右首,虞西陲与轻罗挨着,后者抱着年幼王子夏羽。

子丑则挨着王子夏羽坐,身边是负剑少女。

东郭五弦坐在左面,隔戎人稍远。

子修先望一眼那位负剑少女,又收回目光。

江月婵。

姜获麟说道:“东郭大人被推举为摄政王,该上座才是。”

东郭五弦没做答,满堂就他一个夏人,实在势单力薄。

子修步入四方人中央,往上座走去。

四方人情绪微妙,毕竟子修是华胥帝子,可不是夏人帝子。其中姜获麟,最为惊讶,站在门口,神情恍惚。

子修又停在夏娴身前,抬手道:“两位王子年幼,夏娴身为王女,又是两位王子长辈,请。”

夏娴紧咬贝齿,不敢抬头。

子修认得夏娴,前年他回华胥时,夏娴携王子太挚与他同行。夏娴在北方无亲无眷,某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过后,时常来找子修谈天。

天子少康送王子太挚去豢龙学宫,自然是蒙学。夏娴随行除了照顾王子太挚,也存了和亲的心思。

至于和亲对象,夏天子少康却在待价而沽。毕竟夏天子只有一位女儿,华胥却有三位帝子。

抛开子修不提,其余两位,谁能脱瘾而出戴上帝君冠冕还有待商榷。

拖了一两年,夏家天下岌岌可危,天子之女一夜之间沦落凡尘,命运飘摇。

想必华胥帝君大有扶持王子太挚顺理成章入主夏邑的心思,子修倒是好奇北人无谋怎么顺利带着二人离开华胥去上戎。

拂去无关思绪,子修伸出手,夏娴迟疑片刻,搭在上面,任由子修牵着,另一只手则始终牵着王子太挚,步入王座。

子修将夏娴按在王座上,又从轻罗怀里接过小王子夏羽,放到夏娴怀里。

夏娴在北方两年并未回过夏邑,并不妨碍与小王子夏羽亲近。血肉之情,远浓于水。

夏家三位苗裔,坐在明堂王座。

小王子夏羽正在熟睡,大王子太挚神情恍惚,显然近来受惊不小。两位王子都小,未必懂得这王座的含义。

夏娴神情苦涩,除了这两年客居他乡养成的微言慎行,余下全是国破山河在的无奈。

子修面对夏娴,背对夏、华胥、自由之城、戎和虞五方势力,嘴唇微微翕动:“有我在。”

夏娴面露感激。

早几年时,她并不待见子修,甚至有些厌恶。实在不解为何子兰先生会有这么个不成器的儿子。

等到了华胥,目睹少年更加纨绔风采,越发厌恶。更不解为何这样劣性十足的少年,也能从华胥贵族中脱颖而出,成为三位帝子其中一位。

可以肯定的是,他注定与帝君无缘。

在华胥这两年,她始终是外人,连远嫁的女儿都不如,毕竟远嫁的女儿好歹还有婆家人,她无依无靠,反倒成为侄子的依靠,孤零又孤零。

有一回她在集市遇上奸商,脱不了身,后悔没带家奴。走投无路之时遇见那在南方、北方两头都招人烦的少年骑高头大马,带家臣、食客、奴仆,招摇过市,朝他呼救。

那纨绔少年轻而易举摆平,叮嘱一句:“以后有事,找我。”

夏娴目视纨绔少年离去,敌意逐渐消弭,时常去拜访纨绔少年,起初还要斟酌一个合理说辞,带点有心意又不至于让人误解的礼物,熟络之后倒大大方方去,不必费尽心思准备说辞,也不必顾及旁人眼光。

去年纨绔少年赶在春临节前返回华胥,没过多久又随少师盈亏去夏汭经商,一直等到禾丰节也不见回来。结果耽搁一整年,盼到今年春临节,燕子飞回堂前,纨绔少年却没回来。

此时纨绔少年转身,并未离开,就站在王座旁,伤势不算重,也不轻,半个身子倚靠在王座上。

夏娴心安许多,轻声安抚一路受惊的大王子。

姜获麟有些遗憾,朝众人说道:“我家帝子可是受了不轻的伤。”

夏娴不动声色挪开一些,王座足够大,她身段又小巧,才占小半地。

“天子之座,当由天子苗裔坐。”子修扶正夏娴身姿,既是解释,也有其余意思,在座各位,就算是戎侯也不是蠢人,不至于听不出来。

姜获麟操起一块席子,摆在王座旁,说道:“帝子,你坐。”

子修安稳坐下,姜获麟又退回门口,依旧站着。

南宫断姗姗来迟,鱼书则留在明堂外没敢进来。

子修招呼道:“鱼书,进来。”

鱼书本来跃跃欲试,留意到数道目光齐齐聚在自己身上,收住脚步,也收住心。

“何为明堂?”子修自问自答,声音高亢道:“所谓明堂,明亮之堂,天子坐明堂,与朝臣敞亮议事,谁都听得。”

鱼书壮起胆子,一步迈进来,又不好意思落座,也站着,和姜获麟稍稍隔开些。

姜获麟笑道:“那,我再去多叫些人来?”

子修不答,抬头望着夏娴,轻轻点头。

夏娴壮起胆子道:“可。”

姜获麟晃荡一圈回来时,天色已暗,倒是叫来不少人,戎骑、虞武卒、自由军,也有华胥甲士。

众人都围在明堂外,熙熙攘攘。

一位葛衣中年费力挤过人群,步入明堂,大大方方站在东郭五弦边上,道:“东郭大人可否给鄙人挪个座?”

东郭五弦起身让座。

北人无谋大大方方坐下,指着明堂上首,道:“摄政王的位置在那儿。”

姜获麟也催促道:“摄政王,时不我待,再拖,天都黑了。”

姜获麟又扯一块席子提前布置下,东郭五弦只得上前。

子修朗声道:“天命朱鸟,降而生夏。”

众人神情震颤,恍惚望见那位古老天子,登临泰山,封禅祭天。

“五口之家,不可一日无主;千里之国,不可一日无君。

天子薨逝,王子年幼。

庙堂执圭,东郭五弦,三代柱臣,摄政为王。”

众人情绪微妙,谈都还没谈,这就擅作主张了?

北人无谋起身恭维道:“新王登基,各方来朝。”

夏娴脸上涤荡红晕,如同将坠红日托起一缕残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