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56章 探病
作者:采诗  |  字数:2011  |  更新时间:2021-12-05 11:15:14 全文阅读

四方势力并未议事,毕竟也没什么好谈的,没打起来已经足够给面子。

等到下午,子丑携负剑少女赶到夏邑,直奔东郭府邸,探望子修。

二人进门之时,有些讶然,虞人也在。

虞耳和虞西陲比子丑和负剑少女来得更早,又并未进屋,正坐在堂中。

子丑与负剑少女也落座,冷哼一声,道:“虞耳,要不是我女儿出面,恐怕你也没机会坐着了。”

虞耳陪笑道:“子丑大人,我一向敬重姐姐。”

“敬重,笑话,你虞人能有今日,我女儿居功甚伟,结果险些落得个鸟尽弓藏下场,要不是江侯遇见,恐怕我女儿就遭人毒手了。”子丑并不领情,揭穿虞耳谎言,言语之间尽是愤懑情绪。

虞耳仍旧陪笑道:“我父亲顽固,执意取夏家天下,姐姐一气之下回西陲,虞耳大义灭亲,又请三次派人请姐姐回来主持事宜。”

子丑讥讽道:“这种虚伪话就不必说了。”

虞耳点头,不再回答。

子丑喝了一杯茶,进屋探病,负剑少女则未跟随,依旧坐着,虎视眈眈。

虞耳主动示好:“虎父无犬女,小将军有江侯当年风采。”

负剑少女还记仇,先前虞耳身边壮汉将其打落下马,在自由军面前折了面子,于是并不给虞耳好脸色,道:“虎毒不食子,何况是人?我早听说你们虞人向来喜欢自相残杀,倒是没想到还能亲眼见识。”

负剑少女又强调道:“弑君,是为不忠;弑父,是为不孝。两样你都占了。”

虞耳轻笑一声,道:“夏天子被武家逼迫自尽,若非我虞人以举族之力勤王,恐怕连小王子也保不住。我并非弑君者,而是忠君者。

至于弑父,实在出于无奈。我父亲一意孤行,我可怜民生凋敝,只好大义灭亲。”

“虚伪。”负剑少女唾骂一声,一脸不屑。

虞耳轻笑一声,并不在乎。

负剑少女又讥讽道:“你说你大义灭亲,那为何还让我们少城主当替罪羊?”

“此言差矣,”虞耳否认,然后辩解道,“你们少城主,与虞凫是姑侄,虞凫又是我义姐,这样看也算我半个侄子。我专程派人送子修回华胥,只是出了点小意外。”

负剑少女咄咄逼人道:“可我听说我们少城主见到虞人望风而逃。”

“你说我虞人虐待子修,偏偏我虞人并未伤他分毫;反观你们自由之城……”虞西陲柳眉含怒,与负剑少女对峙。

负剑少女有些心虚,毕竟打伤子修的是龙且,将子修绑在马上的是自己。心虚归心虚,负剑少女并不退步,道:“谁让你们虞人不客客气气将少城主交出来?”

子丑从卧房出来,见两个少女斗嘴,也没劝阻的意思,不紧不慢端着茶,细细品尝。

第三方势力进来,出乎意料是戎侯和戎倥偬。

戎戍一怔,还是进来,表明来意:“本侯来探病。”

子丑问道:“戎侯我和孙儿也有交情?”

戎戍点头道:“当年子修来我上戎部落学放牧,本侯亲自迎接,并派遣司马相父亲自指导。”

虞耳想起那册竹简,记载:“再放牧,从相父,一遇虎,二遇狼,三遇病。”

子丑感慨道:“戎侯老当益壮,骑术不减当年。”

戎戍则直言道:“那是,本侯骑四条腿,不像你拄一条腿。”

戎侯进屋探望,子丑则不放心,跟随进去。

戎人少年目光大胆,在负剑少女和虞西陲身上来回扫视。

负剑少女实在厌恶,道:“戎人,信不信我挖了你狗眼。”

虞耳也冷声道:“戎倥偬,还请自重。”

戎倥偬目光移到虞耳身上,怒道:“虞贼。”

“怎么,想给你爹报仇?”虞人打量戎倥偬,淡漠道,“看在你祖父面上,本侯不与你计较。”

戎倥偬目光落在虞耳身边少女修长的腿上,道:“这腿,得夹死人。”

虞西陲抓一个茶杯投掷过去,戎倥偬避开,故意摆出一副受惊模样,道:“够泼辣,我喜欢。”

虞耳面色不善道:“戎人,莫要惹怒本侯。”

“怎么,想杀我?只怕你没这个胆。”戎倥偬双手抱怀,一脸傲慢,仗着城外有数万戎骑,有恃无恐。

虞耳冷声道:“你可以试试。”

戎倥偬耸耸肩,并未再挑衅虞耳。

戎戍显然听闻争执,阔步出来,笑道:“虞耳,不如你我两家重修于好,结成亲家?”

虞耳淡淡道:“小女已有婚配。”

戎戍笑道:“正好我孙儿也娶了妻,你女儿可做小。”

虞耳并未被激怒,指着隔壁卧房道:“那你得问问华胥帝子。”

负剑少女脸色古怪,往卧房望一眼,恰好子丑出来。

戎戍讪笑一声,道:“本侯听说,你虞耳有好几个女儿,倒是没个带把的。”

“承蒙戎侯关心,本侯近来刚添一子。”虞耳言语之中,尽是欣慰。

“哟,这么热闹呢?”堂外站着一个少年,笑容灿烂,先一一扫视满堂人,这才迈步进来,端起一个茶壶,说道,“我们帝子身体抱恙,我代帝子招待一下各位。”

姜获麟先替子丑斟茶,嘴上说道:“子丑大人,落叶总要归根,该回华胥了。”

子丑手掌盖住茶杯,没好气道:“滚。”

姜获麟讪笑一声,又端茶壶走向戎戍。戎戍率先开口:“本侯只喝酒,不吃茶。”

姜获麟讪笑一声,最后走到虞耳身旁,问道:“我这连着吃瘪,不好收场,虞侯,给个面子?就当是我替帝子斟茶。”

虞耳点头。

姜获麟倾倒茶水,把握恰当,只差一线盈满。

“戎侯,你那位食客不在?”姜获麟问道。

戎戍面色阴沉,冷哼一声。

堂内其余人,脸色也不太好看。

姜获麟一脸懊恼,显然有些遗憾,又察言观色,说道:“北人无谋口不择言,诸位可别动杀心。他和我们帝子,交情颇深。确切说来他是我们帝子的食客,帝子迟迟不归,他没白食吃,才去上戎部落打打牙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