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55章 春临
作者:采诗  |  字数:2028  |  更新时间:2021-12-06 11:06:08 全文阅读

“姐姐,我们出去踏青,好不好嘛。”一个稚嫩童声响起,那总角稚童目光飘忽,时而恳求正在翻书的女童,时而瞟向门外。

那边真热闹。

女童放下手里竹简,往外头瞥了一眼,眼里流露向往神色,又被她小心藏掖,故意板着脸,训斥道:“子兰,光阴易逝,莫要懈怠。”

稚童显然并不死心,揪着女童衣角,苦苦哀求:“就一天,今天是春临节,我们去玩耍一天,明天就看书。”

“子兰,听话,”女童搬出大道理,教诲道,“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稚童耷拉着头,不情不愿翻书,眼睛早飞到外面了。

外面多热闹啊。

驷马驾车,帝君出城巡游,车轮在青草留下浅浅痕迹。

群臣赤足,一路击掌和歌,歌颂古老帝君射杀北狄王的辉煌。

甲士操戈披甲,守护家园、土地和人民。

乐正领衔,众多乐师合奏古老歌谣。

庖厨准备三牲五谷,祭祀祖先英灵。

华胥母啊,你的子嗣在这片古老的土地耕耘。

老人用鲜花编织花环,献给最有德的贵族。

农夫用五谷穗子编织一顶冠冕,戴在帝君头顶。

女人缝制葛衣华服,一针一线穿绣云龙图腾。

少年腰挎镰刀,祈求风调雨顺好丰年。

少女欢歌载舞,挥霍青春无限好年华。

和华胥同岁的衍媒神木,又抽新芽。

群燕北归,在衍媒神木上修葺新巢。

迟来的燕子啊,飞往千家万户堂前。

男人、女人,绕着衍媒神木求子,生儿啊,生女呀。

年轻男女们,默契离开,在僻静处相会。

来年呀,他们也到了来树下求子的年纪。

云游的商贾,又带来什么新鲜的玩意?

年轻的采诗官,手摇木铎,又采集到新的歌谣。

远道而来的客人,尝一尝华胥黍酒。

远方的游子啊,春临了,思归当归。

女童手指紧扣,给稚童一个“梨子”,稚童吃疼,恋恋不舍收回目光,假装翻书。

女童放下竹简,小脸紧绷,憋出眼泪,啜泣道:“子兰,伯父为你为我多可怜,你还想着贪玩。”

稚童也跟着哭,和女童抱成一团,各自泪满襟。

哭过了,女童给稚童擦拭眼泪,道:“子兰,我们出去玩,就一天。”

稚童欢呼雀跃:“哦,出去玩咯,姐姐真好。”

“就一天哦,”女童认真叮嘱,不忘提出条件,“还有,明天开始不能偷懒。”

又是一年春临节。

两个总角稚童,各自长大些。

稚童一脸认真道:“姐姐,先生今天讲了课,我讲给你听。”

女童莞尔一笑,道:“子兰,想不想出去玩呀?”

“姐姐,不去了,”稚童摇头拒绝,又学着女童模样说道,“光阴易逝,懈怠不得。”

“就一天,”这回,换成女童央求,道,“明天开始,不偷懒了。”

春去秋来,禾丰节。

稚童飞奔回家,雀跃道:“姐姐,学宫考察,礼、乐、射、御、书、数,我两样第一。”

女童强颜欢笑。

稚童手舞足蹈道:“乐和书,我都是第一,射和御姜王孙第一,数第一是少师盈亏,礼第一是少师华。”

女童别过头,遥望远处。

稚童喋喋不休道:“姐姐,今年考察,我也得第一,姬无邪第二,少师华第三,姜王孙第四,少师盈亏第五。”

“你烦不烦,”女童忽然推搡一把稚童,又生出悔意,将稚童拉起来,轻轻拥抱,安慰道,“对不起。”

“没事的,姐姐,”稚童怯生生道,“都怪子兰不用功,没拿六个第一。”

女童轻声叹息,她忽然诧异怎么什么时候学会了叹息这种属于大人达情感的方式,又有些后怕。

她深吸口气,又将其吐出来,摈弃杂念,问道:“子兰,你知道考第一意味什么?”

稚童若有所思道:“先生说我以后就是华胥帝子了。”

女童欣慰道:“嗯,子兰,以后要更用功。”

“好。”稚童点头,乖巧翻书。

光阴如白驹,时而游荡在春临节的旷野,时而出现在禾丰节的田野,又趁人不留意时悠忽跑远,两个稚童各自束发,到了在春临节邂逅心仪对象的年纪。

束发少年在家等了许久,终于等到姐姐回来,羞怯且急切说道:“姐姐,我喜欢一个姑娘。”

少女一愣,随即笑问道:“谁呀。”

“少师蒹葭。”束发少年小声回答,小心察言观色。

“是她呀,”少女并不意外,说道,“喜欢她的人很多呢,子修要用功才行。”

束发少年点头,又试探性询问:“姐姐怎么才回来?”

少女满面含羞,催促道:“子兰,还不看书,今年考察没多少时间了。”

少年吐吐舌头,假装翻书,有意无意说道:“其实我看见姐姐了。”

少女更羞怯,霞飞双颊,给少年一个“梨子”,愠怒道:“不许说。”

华胥帝君历来有视察民情的传统,某一日,那位摄政君造访,少女还是受宠若惊。

摄政君先询问家常事,等到起身离去时又问道:“子竹,帝女少师蒹葭将要南下和亲的事,你知晓吧?”

少女点头,鼓起胆子一连两问:“摄政君,一定要和夏人和亲?一定得是少师蒹葭?”

摄政君沉默良久,摇头。

“三位帝子,子兰最出色,最有望继承我头顶冠冕,”摄政君开口,给少女足够时间揣摩言外之意,又徐徐说道,“你聪慧尤胜子兰,愿意的话,喊我声父亲。”

少女咬牙,显然猜测到摄政君的真正意图,又不敢确认。

“代替少师蒹葭南下,”摄政君终于说出意图,又给出虞凫无法拒绝的诱惑,“从此你贵为南方王朝国母,子兰将戴上帝君冠冕。”

他并不急着等待答案,说道,“子竹,你慢慢想,有时间来明堂,为我奏乐。”

摄政君刻意缓步出门,少女面容挣扎,终于在摄政君半只脚跨出门槛时喊道:“义父。”

喊出口,少女又生出悔意,她目送摄政君离开,轻声叹息。

一声叹息,化作涟漪,在少女心头荡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