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53章 北人无谋
作者:采诗  |  字数:2007  |  更新时间:2021-12-04 16:05:38 全文阅读

临近夏邑,江望舒眼神复杂,城垣之上,旗帜招展,并非虞人黑鱼旗,而是夏王朝朱鸟旗!

细微之处,尽是细节。

虞凫以东道主身份请众人进城,她忽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布一个杀局!

虞凫又挥散念头,凝望城垣上朱鸟旗,等众人络绎进城,才最后跟上。

四方人马各自保持着距离,虞凫策马上前,与乘坐马车的东郭五弦说道:“武侯和严侯赶来前,东郭大人暂行摄政之名,携二位王子入明堂。”

东郭五弦点头,步行在前。

戎侯牵着王子太挚抢先一步。

虞凫怀抱王子夏羽,并未计较先后,带领虞人随后步入明堂。

自由之城子丑、江望舒与负剑少女进入明堂。

姜获麟试图进明堂,泰山徒将其拦截,冷声道:“华胥人进夏明堂作甚?”

姜获麟试图拍拍泰山徒壮硕体魄,被逼退,也不恼怒,赞叹道:“到底是北狄人的种。”

泰山徒勃然大怒,并未发作。

姜获麟又笑道:“北狄人,也是华胥后裔,这样算的话,你们虞人矮我华胥人两个辈分。”

虞耳呵斥一声,泰山徒退开,姜获麟迈入明堂,左右打量,咂嘴道:“听说夏人立国承袭我华胥制度,连明堂也是仿照华胥,今日一间,果然如此。”

明堂众人并未搭理姜获麟,各自落座,座次讲究。

东郭五弦被推到上首,如坐针毡。

戎侯戎戍牵着王子太挚坐在左首,其孙戎倥偬挨坐。

江望舒与负剑少女也坐在左侧。

戎戍和江望舒相看两厌无,戎倥偬则不怀好意窥视负剑少女。

两方人之间,有位中年人隔开,中年人一身葛衣,不知是谁。

虞耳抱着奶娃坐在右首,其下是南宫断、西门半甲。

虞凫则坐在最末,与子丑攀谈。

姜获麟习惯性摸摸鼻子缓解尴尬,道:“按理说我算是华胥使节,不给我安排个座位?”

还是没人搭理,姜获麟自作主张打算靠着子丑坐下,子丑不动声色拿竹杖霸占坐席。

姜获麟又挪步到左边,朝负剑少女温和一笑,负剑少女放下剑,也霸占坐席。

姜获麟自讨没趣,索性站着,指着戎倥偬与江望舒之间那位中年人,道,“一个无名之辈尚且有坐席,我堂堂华胥使节干站着?”

众人目光落在那位葛衣中年人身上,只记得他跟着戎侯进明堂,倒是不知晓身份。

姜获麟又介绍道:“我认得,此人是我华胥人。”

葛衣中年起身致意,道:“鄙人是北人无谋,戎侯座下食客。”

见无人搭理,葛衣中年又重新落座。

姜获麟喋喋不休道:“人如其名,无半点谋略,少时曾在豢龙学宫蒙学,后来曾面见帝君索求官位,赐他当里长,一里之地都管不了,被罢免。”

北人无谋瞥一眼姜获麟,平静道:“择木之禽,未遇良木;择君之臣,未逢明主。”

虞凫笑道:“想必阁下是良臣,戎侯也是明主。”

北人无谋又瞥一眼虞凫,听出话里讽刺意思,依旧平静道:“鄙人无谋,不如有人两名两姓。”

眼见气氛微妙,南宫断劝和道:“当年我游历华胥,与北人兄同游半月,一别十年,没想到再见面是这般情景。”

“鄙人不记得无名之辈。”北人无谋口口声声自称鄙人,偏偏摆出一副世外高人模样,随意瞥一眼南宫断,又收回目光。

姜获麟笑道:“北人无谋,你可得罪不少大人物啊。”

北人无谋淡淡说道:“你是小人物。”

姜获麟脸一僵,习惯性摸鼻子,辩解道:“北人无谋,你知道帝君怎么评价你?”

姜获麟等待片刻,不见北人无谋有回答意思,摆出一副老练模样说道:“北人无谋,智小而谋大。”

“鄙人观这明堂之内,尽是乌合之众,”北人无谋起身环顾一周,不顾众人怒容,目光先落在东郭五弦身上道,“德薄而位尊。”

东郭五弦一脸惭愧,被推举摄政,无非是各方势力调解无果的临时人选,如同傀儡。

北人无谋目光又落在身边江望舒身上,道:“力小而任重。”

负剑少女气呼呼便要提剑刺北人无谋,被江望舒按住。

北人无谋口无遮拦,又瞥向虞耳,虞耳一怔,正猜测北人无谋说辞时,北人无谋目光又越过南宫断,忽略西门半甲,移到虞凫身上,也没说话,最后落在子丑身上,道,“老而不死是为贼。”

负剑少女猛然拔剑,刺向北人无谋。

北人无谋身侧戎人少年戎倥偬提刀拦截,逼退负剑少女,得意洋洋,目光更大胆。

江望舒不怒自威道:“江某不想杀人。”

戎倥偬与江望舒对峙片刻,见江望舒略有怒意,果断服软。

北人无谋如若无事坐下,姜获麟又调侃道:“北人无谋,这么多人你不点评完?”

“除了二三人,不值得鄙人费口舌。”北人无谋语气平淡,仿佛在说一件无关小事。

虞人一侧,除了南宫断,个个脸色难看,似乎被他讽刺一句还是天大荣誉了?

虞凫眯着眼,杀意乍现,道:“有其父必有其子,其子不教,其父之过;有其主必有其臣,其臣无礼,其主无德。”

戎戍难掩得意之色,偏偏又故作姿态道:“诸位海涵,我这位食客一贯如此。”

姜获麟又指着戎戍,道:“你家明主呢?”

“匹夫不足与谋。”北人无谋一脸嫌弃,不动声色挪开一些。

戎戍脸色阴沉,如丧考妣。

姜获麟伸出大拇指,一脸赞叹道:“北人无谋真乃狠人也,顺我眼,随我回华胥,如何?”

北人无谋平静拒绝:“好马不吃回头草,鄙人不做回头客。”

姜获麟仍不死心,察言观色,满堂人无不被北人无谋得罪,于是好心说道:“你得罪这么些大人物,若是答应,我保你无虞;若是不答应,恐怕走不出夏邑。”

北人无谋一脸鄙夷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