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52章 徐徐图之
作者:采诗  |  字数:2008  |  更新时间:2021-12-04 14:23:58 全文阅读

三方势力暂且达成协议,各自驻扎城外,等候烈山严侯和夏汭武家赶到,再作商议。

只是,华胥并不退军,姜获麟亲自为子修驾车,找了个堂皇理由,道:“我们华胥帝子伤势不轻,先在夏邑修养。”

虞凫返回夏邑时,脸色阴翳,似乎心事重重,虞耳和南宫断如犯错孩子面对威严长辈,不敢言语。

本来一切尽在掌握中,她谋划又谋划,并无纰漏。

谋划第一步,先求助自由之城子丑。

尽管多年与子丑并无往来,但那一份血肉联系,割舍不断。

虞凫不愿见子丑,是愧疚。当年子丑本该头戴帝君冠冕,因为怜惜妹妹两个幼子,遭弹劾。于虞凫而言,子丑是伯父,胜似生父。

子丑向来将子兰、虞凫视为己出,自然答应虞凫请求,让江望舒带军阻止虞戎之争。

第二步是子修。

虞凫喟然感慨这位有些讨人厌的少年竟是华胥帝子,好在泰山女半途遇见昏死子修,并未为难。

如此,给伯父子丑一个交代,也给华胥联盟一个交代。

虞凫太了解华胥了,华胥自然想坐收渔利,瓜分夏王朝土地,又师出无名,所以华胥帝君姬希圣派遣大将军姜王孙以迎接帝子为由,出兵夏水平原。

若是子修有恙,或者虞人被激怒,华胥人自然有出兵理由。

好在子修无恙,姜王孙自然不会轻举妄动。

华胥人,骨子里流淌着傲慢血脉,一贯如此。

第三步,则是戎侯戎戍。

虞凫请子丑出面,邀请三方一聚,华胥大将军姜王孙自然应允,戎侯戎戍也不好不给面子。

能坐下来谈,是好事,总比大动干戈强。

四方对话,自由之城和华胥显然是旁听者,真正交锋的是虞人和戎人。

戎人不比虞人文明到哪儿去,戎侯一番言辞,先冠冕堂皇给出出兵理由,个个在理。

当年上戎首领戎马为太鼎立国立下赫赫功勋,受封戎侯。

戎马两子,长子戎辛世袭戎侯峨冠,次子戎苦为天子驾车。

戎辛之子戎武,被夏天子太鼎钦定为三位帝子之一。皋阜囚杀夏天子太鼎窃国,戎辛、戎武父子以中兴夏室名义起兵,最终推翻皋阜。

戎辛、戎武父子试图僭越夏家天子,戎苦、戎戍父子则追随少鼎,大义灭亲,中兴夏室。

戎戍承袭戎侯峨冠,率戎人迁离泰山,到塞南塞北建立新家园,为崭新王朝镇守边陲,可谓是劳苦功高。

王朝北执戈,下场都凄惨。严侯严厉遭穷羽射杀,江侯江望舒背负叛国罪在流火要塞筑城,虞侯虞伯畏罪潜逃,于是,戎侯戎戍接替北执戈,执掌镇北军,长达十六年。

戎戍之女戎巧,为夏王朝摄政君太康诞下子嗣,其子少康继位。

少康无道,虞人起兵,戎戍派遣其子戎毅率戎骑千里勤王,葬身夏水平原。

戎人为夏王朝赴汤蹈火七十四年,况且又有姻缘之好,甚至夏人本就是戎人一支,戎人继承夏家天下总要比虞人要名正言顺。

第四步,是平天冠。

戎戍早不勤王,晚不勤王,偏偏在这个时候;另外,戎戍并未提到夏天子少康长子太挚,显然有取而代之的心思。

第一架马车,南宫策送来平天冠。

虞凫想试探戎戍对王权的渴望有多急切。

如她所料。

第五步,是西门半甲。

所谓作证自然尽是虚伪之词,只不过众人心照不宣。

第六步,是东郭五弦。

还是作证,比起西门半甲,东郭五弦身为夏家天子三代庙堂柱臣,自然更有说服力。

最后,是夏妃池鸯婢女轻罗,确切来说,是她怀里奶娃。

虞凫庆幸虞伯曾无意中撞见轻罗不似妇人,此事虞伯只和南宫断提起,虞凫又从南宫断嘴里得知,本来并未在意,倒成了最后一个筹码,也是最关键一步。

好一个牵羊献鼎东郭五弦!

一连七步,步步惊心动魄,任何一步出了差池,恐怕虞人就如同东夷人一样,沦落到几乎灭族的地步。

好在,结果是好的。

如此,华胥人不好插手夏人内事,子丑自然会约束自由军,戎侯戎戍也不好咄咄逼人。

虞人大可挟夏家苗裔入主夏邑,休养生息,甚至取而代之。

可惜,功亏一篑。

偏偏搅局者,并不被他放在眼里,不过是一个少年。

可偏偏这位华胥少年,让她的谋划落空。

姜氏族,姜获麟。

虞凫咬牙切齿,姜家人,总和自己作对。

母亲子音投河而死,因为姜家。

伯父子丑遭遇弹劾,因为姜家。

兄弟子兰与帝君之位失之交臂,因为姜家。

自己流落西陲,也是因为姜家。

虞人无法代夏,还是因为姜家。

偏偏华胥天威又绝非虞人可以抗衡,虞凫只能忍。

眼下局面,扑朔迷离。唯一可以笃定的是虞人顺理成章入主天下的企图落空,甚至未来将要受上戎部落、自由之城、烈山部落和夏汭武家掣肘。

毕竟这四方势力,上戎部落、夏汭武家和烈山严家都与夏家有千丝万缕关系。

自由之城江望舒,即便背负叛国罪也为夏家天下镇守边陲十六年。

寸步难行。

但这已经是眼下最好的局面,至少虞人不必遭遇灭族之灾。

虞凫复盘今日布局,终于眉色舒展。

虞耳一路斟酌措辞,为自己的鲁莽心怀愧疚,道:“王姐,我不该鲁莽行事。”

“不怪你,”虞凫竟然没有动怒,出乎虞耳意料,等虞耳诧异时又徐徐说道,“我猜,华胥人肯定想瓜分这夏家天下,你要是服软,他们会得寸进寸;至于戎侯,他没有扶持太挚,自然想效仿他伯父戎辛;另外,戎侯之子戎毅死在我们手里,他自然想趁机铲除我们。”

听虞凫肺腑之言,虞耳更愧疚,道:“王姐,你骂我一顿,我还好受些。”

虞凫回头瞥一眼后方华胥云龙旗、上戎斧钺旗、自由之城青木旗,凝重道:“记住,你是虞侯。”

虞耳点头,又听见虞凫说道:“徐徐图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