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51章 夏家苗裔
作者:采诗  |  字数:2008  |  更新时间:2021-12-04 12:28:25 全文阅读

虞凫怀抱襁褓奶娃,朝戎戍说道:“戎侯,算起来你还是夏家苗裔曾祖,戎侯莫非还想僭越?”

戎戍脸色苍白,呵斥道:“虞凫,凭你一面之词,就咬定此子是夏家苗裔?”

西门半甲答道:“戎侯,鄙人可以作证;东郭大人侍奉天子少鼎、摄政君仲康、摄政君太康、天子少康,三代庙堂柱臣,他也可以作证;另外,轻罗乃是夏妃池鸳陪嫁婢女,为庇护夏家苗裔,缠三尺布,躲过武家追杀;还有,华胥帝子子修也该知情,戎侯可以一问。”

子修微弱瞄一眼东郭五弦,这位两朝柱臣低头扪心,子修轻轻点头。

戎戍满脸愠怒,虞人说是,他不信;西门半甲说是,他也不信;东郭五弦说是,他信了两分;轻罗说是,他再信两分;子修说是,他现在半信半疑,纵然不信,也没有对策。

倒是那位华胥少年指着西门半甲,讥讽道:“西门半甲,你说你受夏天子托付,带密谕去西陲求援?”

西门半甲脸色古怪,点头。

那华胥少年讥讽道:“好笑,当初夏天子杀你父亲,你避难华胥,可不是这套说辞。”

戎戍面露感激,没料到华胥少年会为自己说话。

西门半甲平静道:“华胥与夏有友好邦交,鄙人本打算找华胥求援,奈何华胥觊觎夏土已久,驳回我的请求。”

“友好邦交?”华胥少年冷笑一声,道,“我祖父为夏天子少鼎鞠躬尽瘁,奈何夏天子少鼎晚年昏庸,我祖父愤然离去,自此,华胥与夏再无邦交。”

华胥少年又道明身份:“我,姜获麟,华胥摄政君姜北臣之孙,华胥大将军姜王孙之子。”

察觉到众人并未过分惊讶,姜获麟摸摸鼻子,继续说道:“如戎侯所言,你西门半甲就算是奉天子密谕,也该去烈山部落和上戎部落求援,而非有虞部落。”

戎戍应和道:“正是,我上戎部落与烈山部落都与王朝天子有姻缘之好,虞人,说到底是还是北狄后后裔。”

西门半甲答道:“鄙人倒是最先去烈山部落,可惜烈山部落不愿勤王。至于上戎部落,路途遥远,鄙人体弱,到不了。”

姜获麟也没在意,点头认可,又笑道:“既然夏天子苗裔尚存,那也没必要争执了,该归政夏家才是。”

戎戍脸一沉,这姜获麟怎么还帮虞人说话了?

姜获麟笑问戎戍:“夏天子还有一位苗裔,年纪大些,本来在我华胥豢龙学宫蒙学,被戎侯接去。”

戎戍脸色古怪,点头。

虞凫也脸色一沉。

姜获麟左右环顾,两人脸色,尽收眼底,又擅作主张道:“你们夏人讲究家天子,又立贤不不长。如今两位夏家苗裔年纪都小,也瞧不出谁贤谁不贤。当年我华胥老帝君少师美政薨逝之时,华胥三位帝子年幼,我祖父摄政五年。依我看,不如由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臣摄政,等两位夏家苗裔长大些,分出贤与不贤,再归政夏家。”

虞凫默不作声,毕竟上戎也有一位夏家苗裔,且还是长子。她又庆幸戎侯不肯早早搬出那位苗裔,否则局面就难料了。

戎戍窃喜,论亲疏,自己占优,况且姜获麟点名得是老臣,虞伯已死,还有谁比自己更老?

戎戍见虞凫沉默,故作镇定问道姜获麟:“依你看,谁合适?”

姜获麟缓缓抬手,先指向戎戍,又挪到东郭五弦身上,笃定道:“东郭大人侍奉夏家三代人,又是夏王朝硕果仅存的庙堂执圭,谁还比他更合适?”

虞凫松一口气。

戎戍则拍案而起,指着虞凫怀里奶娃道:“我是他外曾祖。”

虞凫冷声道:“天子托孤于我和东郭大人,为了表示诚意,我答应让东郭大人摄政。”

“另外,”姜获麟迟疑片刻,说道,“夏家天下庙堂有执圭辅佐天子,四方有执戈镇守边疆。

如今夏王朝百废待兴,各位自然该各司其职。

庙堂之上有三代柱臣东郭五弦辅佐二位夏家苗裔,执戈又往往是诸侯兼任,自然该镇守王朝边陲。

夏家天下有六位诸侯,越侯名存实亡,还余下五位。

五位当中,夏汭武侯为王朝镇守东方,烈山严侯为王朝防范我华胥,江侯坐镇自由之城阻绝狄人,还剩西方和南方。

西方自然无需镇守,倒是南方诸越,虽说和夏王朝两代和亲,倒是早有异心,务必防备。

戎侯,还有虞侯,你二位镇守南方如何?”

虞侯,自然是虞耳。

戎戍先反驳道:“北狄剽悍,本侯本就是王朝北执戈,自然该与自由之城共同镇守塞北。”

虞凫上前一步,代替虞耳发言:“姜获麟,你一个小辈,指指点点合适吗?”

姜获麟朝虞凫坦然一笑,道:“我代表的是华胥联盟,我们华胥与夏王朝是友邦。”

虞凫训斥道:“我们夏王朝的事,还轮不到华胥插手吧?”

“是这个道理,”姜获麟点头认可,意味深长道,“我该叫你虞凫统领,还是乐官大人?”

虞凫冷哼一声,不接话。

姜获麟继续说道:“我只是提个建议,采纳与否,在你们。当然,要是这夏水平原再度燃起战火,想必帝君会以战止战,恢复和平。”

虞凫怒视姜获麟,冷喝道:“你是在威胁我?”

“谈不上,”姜获麟矢口否认,道,“我们华胥自古爱好和平。”

那位戎人少年去而复返,与戎戍交谈几句,戎戍面色缓和,一脸劫后余生之感,徐徐道:“本侯会传讯烈山严侯与夏汭武家,到时再行商议。”

姜获麟望向江望舒,问道:“江侯一直沉默,不知意下如何?”

江望舒目光凛然,道:“江某会为王朝镇守塞北。”

少许,一辆马车徐徐过来,车上坐着一个女人,一个孩子,大概四五岁。

那孩子一脸惊恐,藏在女人怀里,不肯见人。戎戍面色红润,道:“我女儿戎巧生天子少康,天子少康生太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