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49章 华胥帝子
作者:采诗  |  字数:2059  |  更新时间:2021-12-06 11:05:59 全文阅读

那一骑红尘,绝尘而来,与南宫断深深凝视,身后有数千人自由军,由江望舒领衔,似乎是追杀,又似乎是保护。

出乎意料,自由军加入战局,并非参战,而是劝和。

终于,两方人马平息。

虞耳杀红了眼,耳畔杀喊声逐渐消弭,他恍然回神。

是她。

他忽然心安,即便素来对这位华胥女人保持偏见,他又不得不倚仗这位华胥女人且要称呼一声姐。

戎骑和虞武卒只隔数丈对峙,双方杀气腾腾,大有一言不合继续死战的意思。

江望舒前去和戎戍交涉,虞凫则怒斥南宫断、虞耳二人:“怎么,我才离开几日,就险些败光了家底?”

虞耳与南宫断满面愧疚,无言以对,又担忧眼前处境。虽然不知虞凫如何说动江望舒,但也顶多延迟虞人灭顶之灾,终究无济于事。

虞凫洞悉二人心思,道:“以为我和你们一样蠢?”

在虞耳和南宫断惊讶神色中,戎骑退军,似乎被江望舒说服。

虞凫命人简单清扫战场,又卸下一辆马车车板,充当临时桌台,再铺上几块皮子,搬来卖酒。

虞凫俨然以东道主身份邀请各方势力。

自由之城城主子丑、江侯江望舒、负剑少女。

华胥联盟大将军姜王孙、一位少年。

上戎部落首领戎戍、戎倥偬。

虞人首领虞耳、南宫断。

“这是我们西陲麦酒,西陲地力贫弱,种出来的麦子矮小,麦酒也不可口,”虞凫一一斟满酒,又满怀歉意道,“还请诸位稍等。”

戎侯戎戍一把摔破酒碗,呵斥道:“本侯是来勤王的,不是来喝酒的。”

虞凫朝姜王孙投去目光,意味深长。姜王孙意会,讪笑道:“戎侯,来都来了,还有酒,不喝白不喝。”

戎戍冷哼一声,不再计较。

戎倥偬喝一口卖酒,似乎难入口,吐在地上,又打量自由之城那位负剑少女,目光大胆。

负剑少女拔剑,冷眼怒视戎倥偬,又被江望舒教训,冷哼一声。

子丑也附和道:“老朽见到孙儿便退军。”

“父亲,你别急嘛。”虞凫扭着子丑胳膊,罕见摆出撒娇神态。

虞耳和南宫断对视一眼,惊讶虞凫罕见姿态,又明白为何江望舒愿意拉架。

两人对视之间,相对苦笑。重男轻女的虞人,存亡命运掌握在一个女人手里,真是天大的讽刺。

少许,有虞人武卒驾马车过来,车上载着一个一男一女,少女是虞西陲,怀里昏死少年,衣裳干净,偏偏虚弱不堪,脸上也有刮伤。

“我的孙儿啊,”子丑快步跑去,抱着少年痛哭,又怒视虞耳,喝道,“虞耳,这就是你说的我孙儿无恙?”

虞耳安心与担心情绪杂糅。安心的是子修好歹找到了,担心的是莫非是马丕授意,把子修打得半死不活?

虞凫拉住子丑,劝道:“父亲,你听我说完。”

“我不听,”子丑怒道,“江侯,给我杀了虞耳。”

姜王孙也过来探望,目光凛然道:“虞兄,这件事你得给我一个交代。”

那位负剑少女一脸惊讶,又难为情道:“城主爷爷,不怪虞人,怪我……”

负剑少女如实交代道:“先前龙且将军抓到这位……华胥帝子,当时他穿着虞人甲胄,所以龙且将军误以为他是虞人斥候,打了他一顿。

然后我不知情,龙且将军一口咬定他是虞人斥候,我认得他曾是两年前害死数十流民的祸害,就把他绑在马上送走了。”

言罢,负剑少女强调一句:“我没打他,是龙且将军打的。”

虞凫接着说道:“这事有许多误会,想必是子修半途跌落下马,恰好我弟妹路过捡到。”

误会解除。

虞耳松一口气,不是马丕干的就好。如此,能给自由之城和华胥联盟一个交代。

江望舒怒视负剑少女,负剑少女吐吐舌头,辩解道:“都怪龙且将军。”

“还狡辩,”江望舒冷哼一声,道,“回去再和你算账。”

负剑少女脸一垮,看来少不了关小黑屋了。

虞凫笑问姜王孙:“华胥大将军,子修是你们帝子不假,也是我侄儿,我关心他,胜过你们。”

姜王孙讪笑,不作答。

虞凫又说道:“麻烦华胥大将军亲自跑一趟,去草木部落请神医草木子来。”

姜王孙依旧讪笑,又瞥见虞凫凌冽目光,嘱咐身边少年:“麟儿,你跑一趟。”

“子修好歹是你们华胥帝子,还叫不动你这位大将军?”虞凫反问道。

姜王孙耸耸肩,让侍从抱来一坛卖酒,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虞耳和南宫断对视又对视,两人情绪复杂又复杂。到底是虞凫,在自由之城和华胥联盟都说得上话,两个大敌,至少眼下是解决了。

“他醒了!”负剑少女喊一声。

子修还未睁眼,气息微弱道:“我是华胥帝子,我祖父是自由之城城主。”

等他睁眼,如同受到天大惊吓,面前熙熙攘攘堆满人脸,偏偏不真实。

虞人、华胥人、自由之城人、戎人。

子修揉揉眼,确定所见非虚后更疑惑了,让这些人坐在一张酒桌上把酒言欢简直和天下一统一样困难,他们是怎么消除敌意的?

华胥人、戎人、虞人和自由之城的人都打量着子修,有人痛哭涟涟,有人无动于衷,有人目光关切,情绪微妙,各自不同。

那位戎人少年鄙夷道:“好大的排场。”

那位随行姜王孙的华胥少年则反驳道:“戎人,说话注意点。”

戎人少年一言不合便拔刀相向,显然对姜王孙先前诋毁他死去父亲的事耿耿于怀,又将怒火降在与姜王孙关系亲密的少年身上。

华胥少年冷笑一声,朗声喝道:“有人诋毁帝子,怎么办?”

上万华胥甲士单膝跪地,齐声高呼:“犯我帝子者,虽远必诛!”

西面自由军阵地,龙且听见华胥甲士呼唤,看样子谈崩了,恐怕要联手覆灭虞人。华胥帝子这层身份他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华胥帝子也是城主孙儿,也助阵道:“兄弟们,虞人欺辱少城主,该怎么办?”

数千自由军齐声高呼:“为少城主而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