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48章 戎骑
作者:采诗  |  字数:2009  |  更新时间:2021-12-03 17:34:54 全文阅读

北方又有一支大军赶来,烟尘滚滚,尽是骑兵,最终停在自由军与华胥甲士之间。

上戎部落,上戎人,戎骑。

一老一少二人不请自来,那位老者骑乘高头大马,朗声笑道:“这么热闹呢?”

姜王孙笑道:“原来是戎侯,戎侯来迟了,夏家天下已经易主。”

戎侯,戎戍。

戎戍反问道:“夏家天下还未彻底沦陷,华胥人便急不可待了?”

姜王孙轻笑道:“戎侯多虑了,我是奉命来接我们帝子。”

戎戍扫视一眼,道:“姜王孙,看你这阵势,不太像。”

姜王孙笑道:“世道不太平,这年头出门不带万把个人都不好意思。”

戎戍又望向江望舒,不太待见,怒道:“叛国贼也想分一杯羹?”

“江某不和弑君之人说话。”江望舒自然也不待见戎侯戎戍,二人恩怨,还得从摄政君案说起。

夏天子少鼎有两位妃子,一位的武侯武靖之妹武姬,一位是严侯严肃之女严姬。

武姬为少鼎诞下一子一女,其女娥娣南下入越,其子太康娶戎侯戎戍之女戎巧。

严姬为少鼎诞下一子一女,其女嫦娣北上出塞,其子仲康娶老太史南史之女南施。

当年夏天子少鼎立嫡以贤不以长,立次子仲康为摄政君。彼时在华胥摄政的姜北臣与夏天子少鼎定下一桩亲事,两位主角,一位是夏王朝摄政君仲康,一位的华胥老帝君少师美政侄之女少师蒹葭,可谓是轰动一时。

结果华胥乐官子竹代替少师蒹葭南下和亲,在塞北遭遇截杀。姜北臣认庙堂执圭、老太史南史之女南施为义女,与摄政君仲康完婚。

次年仲康夫妇遇害,江望舒沦为替罪羊身陷囹圄,后来又背负叛国罪逃亡流火要塞建立自由之城。

始作俑者则是太康与戎侯戎戍,夏天子少鼎并未追究,引起庙堂震颤。

姜北臣放下一人之下的权利。

老太史南史公正载史,念及功劳体面退隐。

太康顺理成章成为摄政君。

现在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戎戍被江望舒讽刺一句,挂不住脸,好在姜王孙及时转嫁矛盾,指着脚下土地道:“戎侯心系夏天天下,曾派遣戎毅率两三万戎骑千里驰援,尽数折损于此。戎侯家大业大,两三万戎骑不算事,只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诺大家业也没人继承,真让人痛心。”

戎戍身边少年持刀砍向姜王孙,姜王孙避开,又拔剑制服少年,赞叹道:“小子,有种,叫什么名?”

少年一脸不服气,傲慢道:“你也配知道我戎倥偬的名字?”

姜王孙乐了,也没和少年计较,指着东边虞人大军,说道:“小子,看到那两位高大男子没?他俩中间那人,叫虞耳,才是你的杀父仇人。”

戎戍满脸杀气,下令道:“戎骑,杀!”

两万戎骑自西北往东冲杀,阵仗骇人。

姜王孙吓得策马避开,与江望舒唏嘘道:“这戎人啊,没什么脑子,随便一激就满头热血。”

“你说什么!”戎戍声音响起。

姜王孙朝戎戍歉意一笑,道:“抱歉啊,戎侯,没注意你老人家还在呢。”

戎戍气得拔刀要砍姜王孙,姜王孙连忙讨饶道:“下回,我保证不当着你面说你坏话。”

比起姜王孙谈笑风生,虞耳面容苦涩。

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他仰天长叹道:“天啊,势必要灭我虞人吗?”

先是自由之城,打着兴师问罪的幌子来勤王。

再是华胥联盟,借口迎接帝子坐收渔利。

然后是上戎人,比起自由之城和华胥,上戎和虞人则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那名戎倥偬的少年一马当先,与虞人厮杀。

论骑兵,除了北狄狼骑,天下再无其余兵种可以和戎人争锋。

当然,那是以前。

就在数月前,戎侯戎戍之子率两三万戎骑,杀得虞人溃不成军。好在有虞凫坐镇军中,沉着指挥,让战无不胜的戎骑尽数折损于此。

包括戎侯戎戍之子戎毅。

“虞贼,拿命来!”戎倥偬策马疾驰而来,挥刀朝虞耳砍杀。

虞耳持戈击退戎倥偬,他并不认得此子,但这并不重要。

“真当我虞人好欺负不成?”虞耳下令道,“召集全军,死战不休!”

虞耳脸色疯狂,来吧,同归于尽吧,我辈虞人,何惧一战!

他用仅存的理智送南宫断上指挥台,托付道:“南宫兄,你指挥三军。一旦兵败,你带着虞凫投靠自由之城。我那最小一女,还未起名,托付给你了。”

南宫断脸色悲哀,目送虞耳杀入战场,竭声指挥。

“保持阵型!”

鱼龙师居中,虎狼师居右,狐豹师居左,阵型稳固,迎接戎骑冲击。

“弓箭手,射!”

三千虞人弓手纷纷弯弓,他们引以为傲的是出色膂力,用一石角端弓,箭矢连绵如暴雨倾斜在戎骑军阵。

“拒马枪!”

前排虞武卒纷纷操起拒马长枪,制造粗糙,但胜在坚硬,拦截住戎骑第一波攻势。

“骑兵,杀!”

五千骑兵从后方迂回,直插入戎骑侧翼,如一把尖刀,试图截断戎骑。

南宫断高坐指挥台,极目所至,戎骑与虞武卒厮杀。

他恨自己无能,只会按照兵法用兵,墨守成规,不会变通。

阵型稳固,可以抵挡戎骑冲锋。

弓手连射,可以消耗戎骑力量。

拒马枪拦截,可以阻绝戎骑攻势。

骑兵迂回,可以争取喘息之机。

但,这又如何?只能说没犯错,不能说出色。

这场战争,不分胜负,只分生死。

是虞人存亡一战!

若是败了,虞人便不复存在。

若是胜了……怎么可能,没有半点胜算。

自由之城和华胥联盟虎视眈眈。

南宫断越发痛恨自己无能,多年读书、游历、游学,又百无一用。

他目光恍惚,忽然看到一个人影,好像虞凫呀。

他又摇头苦笑,怎么可能,不过是奢望。要是当真坐在指挥台的是虞凫,或许虞人还有一线生机。

“有我在。”一骑红尘绝尘而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