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47章 姜王孙
作者:采诗  |  字数:2017  |  更新时间:2021-12-03 16:16:10 全文阅读

姜王孙并非只知会虞耳,还有江望舒。

江望舒迟迟赶来,与虞耳对峙之间,互相生出敌意。

二位交战一番,并未分出胜负。现在,二位重新博弈。

姜王孙等二位到齐,说道:“我们华胥,向来爱好和平,请你二位来,也是为此事,说得通俗些,叫劝架。”

虞耳心里有数,早在虞夏之争时华胥大军便陈列浣衣河,又迟迟没渡河。现在等自由之城兴师问罪,华胥人又出面,劝架是假,坐收渔利是真。

果然,为迎接帝子只是堂皇理由,华胥人的野心,昭然若揭。

姜王孙望向虞耳,笑道:“虞兄,听说你是西陲军神。”

“不敢当。”虞耳谦虚一番,揣摩姜王孙话里意思。

南宫断曾游历华胥,讲过华胥军神姜王孙。相较之下,西陲军神则有些低人一等的嫌疑。

姜王孙并未在意,继续说道:“你们虞人祖先曾追随夏天子太鼎有功,世袭虞侯爵位,享有潦水平原、泰山两处封底。身为夏臣,食君之禄而不担君之忧,享夏之恩而恩将仇报。”

虞耳平静道:“天下,有德者居之。少康无道,虞人伐之。”

“天下,有德者居之,”姜王孙重复一遍,赞叹道,“是这个道理,天下苦夏人久矣。你们虞人覆夏,功德无量,所以我们帝君派我来祝贺。”

虞耳默不作声,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姜王孙又朝江望舒拱手,道:“江侯是夏天子钦定,多年未夏王朝镇守边陲,劳苦功高,眼见夏王朝覆灭,自然勤王心切。”

虞耳向来厌恶华胥人,虚伪至极,如眼前姜王孙,拿堂皇托词掩饰野心。

“如今夏王朝已成为历史,二位再大动干戈也没必要,受苦的还是黎民。”姜王孙言语更真切,落在虞耳眼里,则更虚伪,他笃定华胥人的意图,只差姜王孙亲自说出口。

偏偏姜王孙漂亮话一大堆,俨然一副慈悲姿态,不肯道明野心。虞耳按捺不住愠怒情绪,冷声道:“我虞人覆夏,是天意,也是民意。华胥大军犯境,恐怕不只是为劝架吧?”

姜王孙摇头否决道:“虞兄怕是忘了,刚才我们还说起盟约一事,当年我祖父姜太一继任华胥帝君,与夏天子太鼎在浣衣河会晤,立下盟约,以浣衣河为界,划水而治。数十年来我华胥并未越界一寸,反倒屡屡为太鼎之子少鼎中兴夏室出力不少。

如今夏王朝不复存在,盟约自然荡然无存。

原来的夏家天下,也是无主之物,何来犯境之说?

况且虞兄说了,天下,有德者居之。

我想,你们虞人之德恐怕不足够吞下整个夏人土地吧?”

尽管虞耳预知到华胥人的野心,真正从姜王孙嘴里听到还是勃然大怒,慷慨陈词:“我们虞人以举国之力推翻无道夏君,现在你们华胥人想坐收渔利?”

虞耳质问过后,几乎是咆哮表面态度:“不可能!”

姜王孙轻笑道:“夏土有千里之广,可不是西陲百里一隅。夏民有百万之众,可不是虞人十万小数。

其实我昨日就该抵达,路上看一出戏耽搁一日。

我在路上见到一条小蛇,试图吞象,分外有趣。”

虞耳拂袖离去,放言道:“吞不吞得下,是我们虞人的事,与华胥无关。”

姜王孙拦住虞耳,挽留道:“虞兄莫急,容我把话说完。

帝君派我祝贺虞兄登基,顺便打算与虞兄效仿我祖父与太鼎缔结盟约之事,重新划分天下归属。

另外,江侯所在自由之城依旧会镇守北方边陲,抵御北狄。自由之城一向贫苦,多年来都是我们华胥援助物资。依我看不如分自由之城一块领地,自给自足。”

姜王孙示意,一位扈从递过一张羊皮地图。

“二位请看,”姜王孙展开地图,道,“夏家天下有千里之广,自由之城取塞南,足够畜牧种植,自给自足;我们华胥取浣衣河到烈山之间三百里;余下广袤土地,尽数归虞。

二位若是没异议的话,先达成口头协议,日后我们华胥帝君自然会亲自降临,商定其中细节。”

虞耳勃然大怒,义正言辞道:“虞人,寸土不让。”

姜王孙笑道:“这是我们帝君的底线。”

“这也是我的底线,”虞耳怒目直视姜王孙,道,“还是那句话,虞人,寸土不让。”

“听虞兄的意思,没有商量的余地?”姜王孙脸上挂着笑,实在让人生厌。

自由军阵,子丑下令,自由军振臂高呼:“为自由而战,为正义而战,为家园而战!”

虞耳怒视江望舒与姜王孙二人,表明立场:“我虞耳粗鄙,不会逢场作戏言辞虚伪。我虞人遭夏人奴役多年,苦少康久矣,我万不得已才起兵,为虞人博一个辉煌未来。

你江望舒是夏天子的国之爪牙,想为夏家天下尽忠,尽管来,我接着,何必找什么借口。

你姜王孙号称华胥军神,想坐收渔利侵扰我虞土,尽管来,我也接着,何必打着接帝子的幌子。

你自由之城为自由而战,而正义而战,为家园而战。我没你那么高尚,没你那么忠诚,我只知道,西陲虞人苦。

你华胥联盟,虚伪至极,犯你华胥者,虽远必诛!天大笑话,只见华胥犯我虞土,不见虞人犯你华胥。

我没你二位高尚,也没你二位虚伪,无非是觊觎我虞土,尽管来,我都接着。”

虞耳陈词慷慨,振臂高呼:“我辈虞人,何惧一战!”

“战!战!战!”两万虞人齐应和,他们憋屈太久,等待扬眉吐气太久。

这一回,南宫断没有阻止。他叹息一声,仿佛看到了虞人的命运。

打得了天下,守不了天下。

虞王朝,恐怕还未建立,便胎死腹中。

虞耳回军阵时,并不愤怒,只有愧疚。

“南宫兄,抱歉,”虞耳吐出一口浊气,道,“你和王姐多年苦心经营,虞人数十年隐忍蛰伏,十三万苦命虞人,都毁在我手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