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43章 子丑
作者:采诗  |  字数:2010  |  更新时间:2021-12-02 15:50:39 全文阅读

江望舒驾车返回军阵,一言不发,显然心事重重。

子丑招呼道:“到处走走。”

江望舒点头,驾车往北。子丑问道:“江侯还在生老朽气?”

江望舒摇头。

子丑淡然一笑,道:“老朽活了七十多年,没什么瞒得了我。”

江望舒埋怨:“城主,你出兵,也该和我知会一声。”

“不是这件事,”子丑平静说道,“江侯是在怪老朽自私。早前江侯打算勤王,老朽否决。现在老朽女儿、孙儿蒙难,老朽为私情擅自发兵。”

江望舒沉默不言,显然对此事耿耿于怀。

子丑叹息道:“人老成精,许多东西看开了,偏偏开不看私情。当年夏天子少鼎中年起兵中兴夏室,贤德犹胜其父太鼎。可到迟暮之年,却心性大变,明知迫害摄政君仲康夫妇的是长子太康和戎侯,依旧舍不得处置唯一一个儿子。”

江望舒神情复杂,摄政君仲康夫妇遇害,他沦为替罪羊,一夜之间,从庙堂之高沦为阶下囚,又背负叛国贼之名逃亡到流火要塞。

子丑感慨道:“江侯啊,等接回我孙儿,老朽也该慢慢等死了。”

江望舒听出子丑话里意思,奉承道:“城主老当益壮。”

“江侯,你心眼直,奉承话也说得不太好,”子丑摇头笑道,“这些年我鹊巢鸠占,承蒙江侯照顾,当个甩手城主,德寡而位高。”

“扯远了,先说眼前事,”子丑迟疑片刻,试探性询问,“江侯想不想勤王复夏?”

江望舒忙否决道:“城主,我并无称霸之志。”

“江侯误会了,老朽的意思是,假如夏家尚有苗裔,江侯愿不愿意支持他复国?”

江望舒沉默片刻,答道:“城主,这天下本就是天下人的天下,而非一家天下。”

子丑点头道:“江侯,你的志向我知晓,就拿夏来说,昔年天子太鼎建立夏联盟之初,也效仿华胥联盟秉承禅让制度,立东夷人皋阜、上戎人戎武和诸越人太子夏臣为帝子,试图从三位帝子中考察择贤。

当他的亲自少鼎返回夏邑,太鼎担忧破坏禅让制度,命少鼎去东方建城,此举本来打消了三位帝子的担忧。太鼎听闻其子少鼎在东方一年成聚,两年成邑,三年成都,借巡游之机去夏汭,又被三位帝子误会,皋阜这才囚杀太鼎。

江侯啊,你说说,禅让,当真好吗?”

江望舒沉默不言。

“再比如我们华胥,禅让传为美谈,当真如此?”子丑似乎是询问,又自问自答,“我看未必。姜伯临终前改变禅让初衷,本该传位太鼎,却以太鼎是戎人身份为说辞,传位姜太一。姜太一不接受,又传位姜恒,引起另一位帝子姬常青不满,大动干戈。

姜恒残暴不仁,为太鼎所败,太鼎另起炉灶建立夏联盟,姬常青勾结狄人,于是姜太一顺理成章成为帝君。

姜太一起初打算传位少鼎,是因为愧疚。太鼎不接受,这才传给我。我又被姬家弹劾,最后主动让位少师美政。

少师美政病逝,本该由庙堂群臣从子兰、少师华和姬希圣三位帝子中推举一位,姜北臣返回华胥,以三位帝子年幼为由摄政。

姜北臣最终放下权力,因为他欠我人情,所以想扶持子兰为帝君,当然,子兰也足够出色。结果子兰因为名声错失王位,姬希圣成为帝君。”

子丑问道:“江侯,你说说,华胥的禅让当真是没谈?”

江望舒叹息一声,疑惑道:“城主,就没有更好的方式?”

“有,”子丑给出回答,笃定道,“家天下。”

江望舒更困惑,夏王朝自少鼎中兴便以传子方式取代禅让完成王权更迭,结果天子少鼎第二子仲康便因此被兄长所迫害。

家天下,恐怕也不好。

子丑似乎洞悉江望舒心思,说道:“华胥名为禅让,实际也是家天下。准确地说,是披着禅让表皮的家天下。”

江望舒反驳道:“城主,分明是传贤不传子,如何是家天下?”

“夏王朝家天下是一家之天下,华胥家天下是四家之天下,有何不同?”子丑反问,见江望舒还有异议,解释道,“我给你细数一下,初代帝君姜伯,三位帝子是太鼎、姬常青和姜太一;第二代帝君为姜恒和姜太一,三位帝子为少鼎、少师美政和我;第三代帝君是我、少师美政和姜北臣,三位帝子为子兰、少师华和姬希圣;第四代帝君是姬希圣,三位帝子是姬无邪、少师羡和子修。

江侯,你说说,这历代帝君、帝子,除了太鼎、少鼎父子,哪个不是华胥四大氏族人?”

江望舒叹息一声。

禅让也好,家天下也罢,都是少数人的天下,而非天下人的天下。

子丑安抚道:“江侯不必忧伤,其实很多年前,有人就探索过这个问题,且给出答案。”

江望舒一脸向往,急切道:“还请城主明示。”

“不是我,”子丑摇头否决,又咬牙切齿道,“是姜北臣!”

江望舒知晓子丑和姜北臣的诸多过节,不再过问。

子丑惆怅道:“罢了,罢了,过去的事不提了,撇开恩怨,我倒是钦佩姜北臣。

他的答案,得从钦定帝子说起。

姜北臣是华胥官师,负责为贵族子弟启蒙。当年少师美政与群臣挑选帝子人选时,姜北臣谏言摈弃以往贵族推举制度,直接学宫学子进行推举。

华胥那座学宫,历史悠久,姜北臣将其命名为豢龙学宫,意为豢养云龙之臣。

少师美政与群臣商议过后,答应从学宫年轻学子中培养根苗。毕竟其中学子,都是贵族子弟,并未触动贵族的利益。

少师美政与姜北臣亲自讲课,为学宫学子启蒙,等十岁时由庙堂群臣考察礼、乐、射、御、书、数,公开公正,以此评出最出色三人为帝子。

此举并未动摇贵族利益,也真正做到帝子唯贤。”

江望舒沉默良久,徐徐说道:“人也人分贵贱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