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42章 江侯
作者:采诗  |  字数:2007  |  更新时间:2021-12-02 14:43:52 全文阅读

龙且见子修一脸期待,又拿长枪戳一下,嗤笑道:“虞贼,死到临头还笑得出来?”

子修并未搭理龙且,别过脸,小不忍则乱大谋,等会看谁笑到最后。

忽然,那位英武男子策马往东,数十起兵悉数追随,子修与龙且一同惊讶。

龙且面色凝重,喝道:“走。”

一路颠簸,龙且质问道:“虞贼,你在虞人当中什么身份?”

子修想辩解,又没辩解。

龙且持枪恫吓道:“说。”

“说了你不信,你又何必问?”子修无奈一笑,道,“我又何必说?”

龙且冷哼一声,掰开子修嘴,塞一团布,得意道:“如你所愿。”

匆忙赶到时平原中央时,子修满脸诧异,前方平原陈列上万骑兵,甲胄制式与龙且等人一样,看来是自由之城的人马。

自由之城什么时候杀到夏邑了?

子修可不信是为自己而来,毕竟从自己射杀虞王到现在才四日,自由之城距离夏邑少有八百里,就是急行军也要五六日之久,何况是万人大军?

子修想问,奈何开不了口,只能发出呜呜声。

“想说话?”龙且询问,等子修点头,要讥笑道,“还是闭嘴好。”

子修一脸恼怒,挣扎不休。

龙且吩咐几位骑兵看押子修,自己则抵达军队最前,见到两军中央数十具尸体,问道:“江侯,打起来了?”

子丑坐在马车上骂骂咧咧,仍旧不解气,江侯则在询问负剑少女。

负剑少女朝龙且无奈一笑,道:“一点小摩擦,没大动干戈。”

子丑回头嚷道:“江侯,龙且,你们来得正好,这虞人欺人太甚,欺我女儿孤零弱女子,欺我孙儿年幼无依靠。”

“城主先消消气,”江侯安抚一句,道,“我先去交涉。”

“交涉个屁,”子丑怒骂一声,道,“我也去。”

江侯无奈一笑,应允,亲自驾车,与子丑上前交涉,道:“我是自由之城江望舒,还请虞耳见面一叙。”

虞耳与南宫断策马出来,与江侯相隔十步,道:“多年不见,江侯风采依旧啊。”

子丑呵斥道:“虞耳,废话少说,把子修交出来。”

虞耳叹一口气,道:“江侯,你们城主大人实在是不讲理。”

江侯面色从容,说道:“恐怕不讲理的是虞人。”

虞耳坦然一笑,遥遥望一眼自由军,知晓江侯并未带多少人马,心里有底,问道:“江侯为何而来?”

“随城主大人来接少城主。”江望舒坦然回答。

虞耳留意到江侯站在子丑身侧,又故意落后一步,细微之处,尽是文章。

“少城主,”虞耳琢磨片刻,道,“还请给我两日时间,务必将子修送回。”

子丑怒道:“虞耳,我已给你一日,几万虞人,难不成看不住我家孙儿?”

虞耳百口莫辩,朝南宫断投去求助目光。南宫断朝子丑行礼,和气道:“伯父先消消气,我们确实没为难子修。”

“消不了,”子丑呵斥道,“我女儿受气,我孙儿沦为阶下囚,你让我消气?”

虞耳叹息一声,退一步说道:“子丑大人,给我一日,必定给你一个交代。”

“不给,”子丑冷笑一声,道,“虞耳,限你半个时辰把我孙儿交出来。若是我孙儿有半点闪失,你们虞人都得陪葬!”

虞人脸色阴沉,自己一退再退,偏偏子丑步步紧逼。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虞耳厉声道:“子丑,我敬你是前辈,你别太过分。”

“过分又怎样?”江侯目光凛冽,徐徐问道。

南宫断试图劝阻虞耳,虞耳并不领情,振臂高呼道:“我虞人儿郎,何惧一战!”

“战!战!战!”虞人武卒齐声应和。

江侯牵马车返回,道:“给你一日。”

服软么,当然不是。虞耳面色阴沉,双手攥拳,直视前方伟岸背影。

南宫断也注视江侯背影,叹息道:“王上,当真要战吗?”

虞耳面色凝重,吐一口气,道:“子丑是为王姐和子修来兴师问罪,江望舒啊,恐怕真有点勤王的意思。”

“王上多虑了,”南宫断安慰道,“若是江侯为勤王而来,这万余人马显然不够。”

“别人不够,他绰绰有余,”虞耳目光更凝重,徐徐道,“据说江望舒越冰脊山时只带几百人,照样擒北狄王。”

南宫断点头,又说道:“早前我们就担心自由之城起兵勤王,如果江侯要勤王,早该来了。”

虞耳轻笑道:“自由之城,不是他江望舒一个人的城邑,或许江望舒有意勤王,但子丑大人没答应。南宫兄,你别忘了,并非江望舒背叛的王朝,而是王朝背叛了江望舒。他名为叛国贼子,实为国之爪牙。一座自由之城,拒守夏王朝北疆十六年,你说夏家天下,除了夏汭武家,还有谁比江望舒忠诚?”

南宫策心悦诚服,道:“王上到底是王上,比臣下看得透彻。”

“南宫兄过誉了,我不过是久在塞南镇守边陲,听旁人谈论过江侯,”虞耳忧心忡忡,道,“很难想象,一座由镇北军旧部、流民组成的城邑,为夏家天子坚守北面边陲十六年之久,和自由之城比,镇北军实在形同虚设。”

南宫策思忖片刻,道:“王上倒是为臣下指点迷津,江望舒始终保留江侯身份,其中深意,不言而喻。”

虞耳苦笑一声,道:“还有一件事,当年夏天子少鼎携摄政君太康北伐狄人,二位殒身塞北,若非江望舒率自由军驰援,恐怕这二位的灵车都回不了夏邑。我该庆幸夏天子少康并未趁机拉拢江望舒,否则我到底也不敢萌生起兵念头。”

南宫断又问道:“王上,若是找不到子修……”

“把夏水平原地皮翻三翻也得找到,”虞耳目光凝重,道,“自由之城的怒火,我们承受不起。”

虞耳感慨万千,一个束发少年,偏偏能将这位最难对付的对手牵扯出来。

但愿子修无虞,否则啊,万事皆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