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41章 龙且
作者:采诗  |  字数:2030  |  更新时间:2021-12-02 11:14:11 全文阅读

翌日,拂晓。

子修在一座矮山山洞中躲藏一夜,心惊胆战,山下虞人武卒整夜巡游,甚至有一伍武卒就从藏身之地数丈外经过,好在子修将绿耳拴在谷地,并未被察觉。

从山洞出来,又去山谷牵来绿耳,子修心思重重。昨日虞西陲分明说是虞耳做主放走自己,难不成西门半甲和马丕等人施压,虞耳改变了心意?

好在今早巡游骑兵匆忙离开,子修打算先探探情况,再做决定。若是虞人还在寻找自己,则渡河往南绕一大截路,从宝瓶口再过河,绕过虞人眼线。当然,最好虞人放弃追捕,可以堂而皇之回华胥。

囫囵吞咽一张麦饼,又灌一大口清水,顺便扯了些嫩草喂马,准备妥当,子修策马缓缓往北。

一路不见半个虞人,实在出乎意料。

一直到上午,约摸走了十里路,子修碰见一队骑兵,自西往东而来。

子修一夹腿,策马往南顺着原路狂奔,那队骑兵分出两伍人,追逐不休。

绿耳马力十足,后方十名追兵有九位被甩掉,偏偏有一位穷追不舍,显然坐骑也是良马。

后方骑兵喝道:“站住,否则我射死你。”

话音落下,一枚箭矢落在身边,子修提心吊胆回头,见追兵又马上弯弓,半趴在马背上,但愿追兵箭术不精。

追兵接连发几箭,全部落空。子修稍稍安心,看来追兵箭术不算精湛。

追兵嘴上喝道:“我可以失误十二次,你只有一次机会。”

子修神情一滞,放慢马步。追兵策马追上来,并不客气,一把把子修扯下马,又持枪抵在子修胸口,笑骂道:“跑啊,怎么不跑了。”

“你是自由之城的人?”子修问道。

追兵一愣,摇头道:“不是。”

子修试图推开抵在胸口的枪尖,奈何后者力气不小,甚至再往前一寸,几乎戳中皮肉。

子修不同追兵比膂力,开始抖擞嘴皮子,道:“夏人弓手箭囊装八支箭矢,虞人装十支,华胥人和自由之城装十二支。你若是华胥人,见我该行礼,所以你是自由之城人。”

追兵一脸狐疑,跳下马一把揪住子修,丢到马背,骑一匹马,牵一匹马,往回赶,沉默不语。

子修试图挣扎,追兵拿枪身压在背上,恫吓道:“贼人,信不信我一枪戳你一个窟窿。”

子修忽略恫吓,不厌其烦问道:“兄弟,自由之城发兵了?”

“别和我称兄道弟,”追兵一脸厌恶,怒斥道,“怎么,想回去报信?”

“你承认了,”子修笃定猜测,一脸轻快说道,“兄弟,你们城主,是我祖父。”

“哈哈哈……”追兵大笑不止,讽刺道,“真是天大笑话,我们城主膝下只有独女,况且年纪不大,尚未婚配。”

“自由之城,可不止一位城主,”子修反驳一声,自报身份,“我说的城主,是我家祖父子丑。”

追兵松开长枪,子修顺势翻坐在马背上,长吐一口气,笑道:“兄弟,你放心,我向来不记仇。”

话音落下,追兵一枪横扫,将子修打落下马,重重跌倒在地。子修胸口一门,呼吸难受不提,骨头似乎断了,疼痛难忍。

追兵跳下马,持枪抵在子修胸口,冷声道:“你到底是谁?不说,我一枪戳死你。”

子修受伤不轻,喘着粗气,想回答也无力。

追兵冷笑道:“城主独孙射杀虞王,想必被虞人软禁,甚至是杀害,你一个虞人斥候,也想冒充子修?”

其余九位骑兵络绎赶来,其中一位急切招呼道:“龙将军,别打死了,江侯吩咐把这虞人斥候抓回去盘问盘问。”

“我自有分寸,死不了,”龙将军翻身上马,吩咐道,“押回来。”

路上,龙将军瞥一眼半死不活的子修,嗤笑道:“如此羸弱的虞人,竟然也能覆灭夏王朝,真是让人意外。”

子修缓过劲,捂着胸口,虚弱开口:“你叫龙且?”

龙将军一愣,旋即笑道:“没想到我龙且威名赫赫,虞人闻名莫不胆寒。”

他听说过这位自由之城年轻将军,数次打退北狄侵犯,子修暗中给龙且一个评价,自大狂。

龙且来了兴致,吹嘘道:“我自由之城以百里之地拒北狄南下十多年,偌大夏王朝竟然被狄人一支败军灭国,真是好笑。”

子修本想说龙且啊龙且,你就笑吧,有你难受的时候。话到嘴边,子修收回,毕竟形式不由人,龙且一口咬定自己是虞人斥候,多说只会挨打。

那一伍骑兵在平原上缓慢行进,很快被龙且追上,龙且遥遥吆喝道:“江侯,抓到个舌头,满口胡言。”

子修遥遥凝视那位中年人,眉毛浓厚,英武不凡。

江侯,江望舒。

天下人可以不知夏天子是谁,可以不知华胥帝君是谁,无人不知江侯大名。

厚重《夏史》一百二十二册,此人履历颇为传奇。

江望舒,南山里人,与南史大人是乡邻。其父曾杀死夏天子皋阜手下贡正,募集乡勇八十,反抗皋阜,后来追随太鼎对抗戎辛父子,本该成为中兴功臣,可惜遭遇围杀而死。

江望舒自幼丧父,其母又患病而死,小小年纪沦为孤儿,在南山里吃百家饭长大。

少年从军,两年当上镇北军百夫长。夏历五十五年随北执戈严侯严肃北伐狄人。

之后虞侯虞侯溃败逃亡,江望舒收拢败军,蛰伏塞北,越冰脊山,擒北狄王,封狼居胥,禅老鹰山,饮马不归河,威震天下。

夏天子少鼎问询百里相迎,封江侯,拜北执戈,盛赞为国之爪牙。

次年江望舒卷入摄政君仲康被害案,身陷囹圄,又叛国出逃,召集旧部,在流火要塞筑自由之城。

子修久闻江侯大名,今日倒是初次见面,看样子江侯是去夏邑,莫非这位夏王朝前北执戈要勤王?

不太像,毕竟要勤王,早该来了,如今王朝覆灭,勤谁?况且自由之城与夏王朝关系不算和睦,甚至偶有摩擦。更何况凭这一伍百人,能掀起多大风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