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39章 我家祖父
作者:采诗  |  字数:2092  |  更新时间:2021-12-01 17:41:50 全文阅读

河边营地。

鱼书纠缠子修,问东问西,显然对华胥之旅充满期待。

子修不厌其烦一一作答,哪料到这小丫头天性活脱,继续问道:“表哥,家里还有什么人呐?”

子修忽然哀伤,道:“就我一个,你娘没和你说吗?”

鱼书有些诧异,回答道:“我从不敢在娘面前提华胥,一提她就生气。”

子修点头,伤疤好了难忘疼,看来虞凫还是对姜北臣欺骗她之事耿耿于怀。

“那外公呢?听说叫子丑。”鱼书眨眼,一脸期待。

子修来了兴致,坐在河边,讲道:“说来话长。”

鱼书挨着子修坐下,双手托腮,作倾听状。

子修本被鱼书纠缠得有些厌烦,又怕惹急鱼书,只好说道:“得从姜伯说起。姜伯射杀北狄王,组建华胥联盟,并承诺王权更迭以禅让形式进行,传贤不传子。三位帝子为姜太一、太鼎和姬常青。太鼎德才兼备,最为出色,奈何是下戎人身份,所以姜伯临终前改变心意,传位其子姜太一。然后姜太一拒不接受,倒是他兄弟姜恒成为华胥帝君。

姜恒残暴、贪婪且自私,囚禁太鼎,另一位帝子姬常青带领族人反抗姜恒,并派遣其妹妹姬出塞去北狄和亲,争取北狄相助。姜太一和姜姬兄妹则暗中放走太鼎,半途遭遇姜恒追杀,姬出塞与太鼎流亡塞北,遭遇你们虞人,最后太鼎顺利回下戎,召集族人,联合烈山部落、上戎部落和你们虞人在浣衣河大败姜恒。

之后太鼎建立夏联盟,于是姜太一捡了个现成当上第三代帝君,又钦定三位帝子,分别是少鼎、少师美政和我家祖父子丑。”

鱼书举手打断子修陈述,问道:“少鼎怎么在华胥呀?”

子修答道:“昔年太鼎立国,华胥曾派使节祝贺,这位使节嘛,自然是姜姬,她回华胥后诞下子嗣,太鼎听闻后再未娶妻,也效仿姜伯,以王权更迭禅让,并立夏联盟三位帝子,分别是上戎人戎武、诸越人太子夏臣和东夷人皋阜。

扯远了,总之,少鼎留在华胥,并成为三位帝子之一。三位帝子都足够出色,姜太一大概是觉得亏欠太鼎,于是决定禅位于少鼎。少鼎不接受,只好禅位我家祖父子丑。”

鱼书又抬起手,见后者不悦,吐吐舌头,撒娇道:“表哥,我不打岔了,你说。”

“你想问为何老帝君是少师美政?”子修询问,等鱼书点头,叹息一声,徐徐说道,“我家祖父子丑继位没几年,其妹妹子音不婚而孕诞下姐弟二人,你娘虞凫,和我老子子兰。子音担心辱没家风投河而死,将孩子托付给子丑。”

鱼书三举手,又飞快放下,安静当个听客。

子修面露哀伤神色,道:“外人看来华胥人很固执,当然,用我们的说法,这叫优良传统。

我家祖父子丑,因此被牵连,遭遇弹劾退位,当时并未立帝子,于是少师美政继位。”

“唉,好可惜,”虞凫双脚摆动,歪过头问道,“表哥,那……外公不至于离开华胥吧?”

子修点头,道:“当年我家祖父子丑本来丧妻不久又丧妹,从此不再娶,抚养调教你娘和我老子,又将我老子送往豢龙学宫,随官师姜北臣学治国理政。

少师美政立三位帝子,为我老子、姬希圣和少师华。少师美政薨逝后姜北臣返回华胥,以三位帝子年轻为由摄政,后来他一顿瞎搞,直接把我家祖父气得半死。”

鱼书见子修一脸愤懑,也捏起小拳头,咬牙切齿道:“这我晓得一些,他让我娘代替帝女少师蒹葭南下和夏王朝摄政君仲康和亲,结果我娘遭遇上戎截杀,被我爹带回西陲。”

“只是……”鱼书面露难色,有话不知该讲不当讲。

子修揣摩鱼书心思,问道:“你问我老子和我娘的事?”

鱼书点头,小心察言观色,见子修并无过激反应,才放下心,问道:“表哥,你对舅舅成见很大?”

“哼,”子修冷哼一声,嗤笑道,“你娘当初心思没现在重,只是好强些。答应愿意代替我娘少师蒹葭南下,除了能成为王朝女主人,也有为我老子考虑的心思,毕竟我老子和少师蒹葭是青梅竹马。

说来是姜北臣好心办坏事,不知道他欠了我家祖父子丑多大人情,要是没出意外,你娘便是夏王朝女主人,我老子则头戴平天冠,抱得美人归。

可惜出了意外,你娘遭遇截杀流落西陲,我老子北上时,我娘已经怀了我,百里迎接,无辜遇害。

姜北臣催促我老子北上继承帝君之位,子兰则选择带我娘赶去草木部落求医。草木子号称生死人,肉白骨,为我娘续命数月。可惜我落地,娘死去,没能见她仪容,只听说与当时夏人南施不相上下,都有倾城之貌。

因为我耽搁了子兰北上行程,加上我老子与我娘并未成亲,于是我老子与帝君高冠失之交臂,远走夏王朝。”

“唉,”鱼书听着揪心,唏嘘道,“你们华胥人真奇怪。”

“你们虞人不也是这样?”子修反问一句,见鱼书一脸疑惑,说道,“我听泰山龙象说起过马丕母子,身世和我差不多,无非是地位卑贱,所以向来不受待见。其中不少情节,少不了以讹传讹。”

鱼书诧异点头,道:“娘也这样说,说马丕他娘其实心善。”

子修不置可否,道:“心不心善我不晓得,我只佩服她养了一个不错的儿子不容易。”

鱼书皱眉道:“表哥,你忘了马丕怎么为难你的了?”

“若是没我,他最有望被虞耳青睐,成为西陲夫君,说起来我才是那个无心办坏事的人。”子修耸耸肩,倒没因为一点过节诽谤马丕。

鱼书更疑惑了,问道:“表哥,你对旁人尚且宽容,怎么偏偏对舅舅耿耿于怀?”

“小丫头,我不是说了吗,是他对我耿耿于怀,恨我耽误他北上加冕,”子修嗤笑一声,道,“我自小时,他就不待见我,寄养在去南山里;长到七八岁,送我回华胥,孤零一人;我自幼体弱,患有阳虚,受不得寒,每年南下越冬,还是不受他待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