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36章 华胥贼子
作者:采诗  |  字数:2029  |  更新时间:2021-12-01 11:14:07 全文阅读

子修在小树林怔神许久,思绪乱杂。

本以为是泰山龙象和虞西陲二人擅作主张放走自己,没想到背后主使竟然是虞耳。

子修记得草庐主人评价虞耳,为武力超凡,心智不俗。比起其父虞伯,无论是军中威望还是治国治民都胜出不止一筹。

夏家天下七十四年,虽说有皋阜窃国、戎辛僭越,二者也并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改朝换代,只是篡改历史、伪造以禅位谎言,头顶平天冠依旧姓夏。

立夏天子太鼎、中兴天子少鼎、初代摄政君仲康,无一不是民心所向。即便后来摄政君太康无能,其父少鼎一日不退位,天下民心终究向夏。等二位殒身塞北,本该等到祖、父两代入太庙才能继位的少康仓促戴上平天冠,在位八年荒废朝政,民心溃散,但有夏汭武家、上戎部落支持,天下人依旧认可这位天子。

虞人不同。

虞人覆夏,天下姓虞。

凭虞人三万武卒,凭西陲十万妇孺,打得了天下,未必守得了天下。

比起虞伯兴致勃勃让西门半甲占卜吉凶试图封禅泰山,虞耳则沉稳许多,所以让南宫断写下那一册史书,将虞人代夏称为上承天意,下顺民心。

只是,未必管用。

虞人覆夏手段残暴,除了王朝大军遭受重创,夏民也生灵涂炭。举国夏民,十之二三殒命战乱,十之二三沦为流民,奔赴东方夏汭,认可夏民身份,哪怕是遗民。

如今虞伯薨逝,虞耳继位确凿无疑,他必然会有所作为。

只是,有所作为,还得安定下来。

前朝贵胄世家,塞南平原上戎部落戎骑驰援重创虞人,不算惨败,且还有余力;夏汭武家更是经营多年,一门两脉三代四执戈为国精忠,更是人心所向,势必是大患;前朝南执戈赵季禅镇守江南平原,并未勤王,也是麻烦。

除去前朝旧臣,两外摆在台面上的两大势力,北方华胥联盟和南方诸越如猛虎在侧,眈眈而视。

所以虞耳必定不敢为难自己,得罪华胥。至于派遣泰山龙象和虞西陲暗中救援自己,更是有示好的意思。

捋清思绪,子修抬头看眼前人,想眼前事。

河畔有颗垂柳,歪歪斜斜探到水面,虞西陲坐在上面,目光恍惚。

小女儿的心思,子修心知肚明。

走,还是不走?

子修牵着绿耳马返回军营,除了鱼书和独臂千夫长杨千花,其余人子修不认得,倒是有位女武卒,体格不算壮硕,个子颇高,眉目与泰山龙象有几分相似,子修猜测是泰山蛮女。

鱼书收拾妥当,招呼道:“表哥,下午出发。”

子修问道:“为何是下午?”

“虞耳大人会下达命令召回武卒,”鱼书狡黠一笑,牵着那位高个武卒介绍道,“这位是泰山蛮女,你念叨好久。”

大概是泰山龙象与泰山蛮女打过招呼,所以对待子修还算礼貌;也仅此而已,泰山蛮女保持着足够的生分,与子修打过招呼便漠不关心,还有眼里一闪而逝的厌恶。

轻微神色,子修细心捕捉,看来自己在虞人眼里风评颇差。

一位充当斥候角色的女武卒返回,急切道:“马丕来了。”

鱼书推搡子修钻进军帐,泰山蛮女也挤进来,本就狭小的军帐越发拥挤。

马匹嘶鸣,马蹄踏地,数目不在少数。

马丕策马赶来,问道:“西陲呢?”

鱼书不悦道:“马丕,你不去追捕我表哥,来找西陲统领干嘛?”

“哦,对了,”马丕面露难色,瞄一眼军帐,道,“小鱼书,我怀疑你包庇子修,毕竟你们是表兄妹,我特意来搜查一番。”

言罢,马丕下令道:“动手。”

数名武卒上前,试图查看军帐,被狐豹师几位女武卒拦住。

“住手,”虞西陲冷视马丕,面若寒霜,呵斥道,“马丕,你好大的胆子,我狐豹师的军营,及时轮到你搜查?”

马丕朝虞西陲行一个虞礼,态度温和,道:“西陲……统领,属下这不是担忧你的安危,万一那华胥贼子挟持你,属下也不好交代。”

“滚。”虞西陲怒喝一声。

马丕脸色略微阴沉,又小心掩饰不悦,咬牙道:“给我搜。”

数十武卒将几位女武卒挤到营地边缘,正要搜查军帐时,军帐自动掀起一角。

泰山蛮女袒露半个身子,衣裳半挂在肩头,如若无人出来,冷声道:“子修就在里面,要搜,尽管搜。”

马丕目光畏惧,退后一步,笑道:“我也是为西陲统领好,既然不在,那告辞。”

待马丕走远,泰山蛮女平静道:“华胥贼子,出来吧。”

子修钻出营帐,满面通红。方才泰山蛮女当着他面毫不忌讳脱衣裳,少年哪见过这等阵仗。

虞西陲也侨脸一红,军中女人,除了马金戈向来口无遮拦,其余人倒是收敛,不知为何泰山蛮女会如此。

泰山蛮女笑吟吟道:“听说子修称呼我哥大舅子。”

虞西陲神色慌乱,小心瞥一眼子修,又垂下头。

泰山蛮女见状打趣道:“西陲,你护食的样子真是好笑。放心,你这情郎小身板,姐姐我瞧不上。”

虞西陲佯怒道:“蛮姐,不准胡说。”

泰山蛮女穿好衣裳,正经道:“刚才马丕应该是看到有人钻进营帐,我要不进去,他肯定会搜。”

鱼书心有余悸道:“多亏蛮姐姐在,也就蛮姐姐镇得住马丕,马丕这人仗着被夸几句,简直是得意忘形,真以为自己是鱼龙师统领了。”

子修一脸狐疑,马丕这人他了解不多,倒也打过几回交道,此人武力在虞人年轻一辈中可与泰山龙象比肩,谋略还胜过泰山龙象,怎么听鱼书口气有些怕泰山蛮女?

泰山蛮女瞥子修一眼,似乎洞悉后者心思,解释道:“华胥贼子,想知道马丕为何怕我?”

子修讪笑一声缓解尴尬,看来这位泰山蛮女不是憨憨。

泰山蛮女解释道:“有一回我在河里沐浴,马丕躲在草垛里偷看,被我踢了一回裤裆,后面就老实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