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26章 射师
作者:采诗  |  字数:2023  |  更新时间:2021-11-21 09:31:36 全文阅读

练箭三日,子修展现出惊人天赋,不说百发百中,好歹很少脱靶。

诸多虞人武卒对子修刮目相看,比拼箭术,各有胜负。

被人奉承之余,子修心塞不能开虞人一石角端弓,只能开夏人铜胎弓,亲眼见识泰山龙象开两石强弓更是艳羡,好在泰山龙象徒有膂力,技巧不足,准头实在不值一提。

子修记得虞耳说过虞人成人礼之前得进山游猎,揶揄道:“大舅子,当初不会射了一只乌龟吧?”

泰山龙象袒露左肩膀,如实交代:“我那时用一张角端弓,弓力一石半,进山不久遭遇一只豹子,连射多箭无一命中,只好舍弃弓箭持刀和豹子搏杀许久。左肩被那畜生咬破,那畜生也被我捶死,我再射它一身窟窿,蒙蔽过关。”

子修无言以对,瞅瞅,技巧不够,蛮力来凑。唏嘘之余,子修又心惊胆战,庆幸自己不是虞人,感慨道:“你们虞人能长大成人真不容易。”

泰山龙象解释道:“其实成人狩猎也并不那般危险,多数人只是走个形式,随便射杀一只兔子山鸡便算合格。况且也并非独自进山,可以结伴,也有老练狩猎队在近处照应。”

虞耳亲眼目睹少年三日进展,亲自邀请虞伯与庙堂诸位柱臣观摩,并挑选了四位年轻武卒与子修比试。

四位年轻武卒,子修大多认得。牛古力,鱼龙师千夫长;邹驺,虎狼师千夫长;鱼龙师也有一位,千夫长羊羞;最后一位,是南宫策。

当着众人面,子修自然全力以赴。

十支箭矢射完,牛古力中五箭,看来和泰山龙象差不多,也是个蛮力有余技巧不足的莽夫;邹驺是虎狼师的骑射千夫长,箭术不俗,中九箭;羊羞膂力不足,使短弓,弓力十之五六石,技巧倒是不错,中八箭;最出色的无疑是南宫策,箭无虚发。

子修射完九箭,脱靶四箭,弯弓拉弦之际,朝牛古力笑道:“憨憨,比你多一箭,我就满足了。”

一箭正中靶心,不算好,也不算差,毕竟没垫底。

子修拍拍牛古力肩膀,故作深沉道:“憨憨,你的箭术还没到家啊。”

虞耳笑道:“儿臣说过,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子修练箭三日,不输旁人三年。”

虞伯欣慰之余,问道:“子修,你可学过射箭?”

“学过,不止射箭,还有骑术,简直是弓马娴熟,”子修吹嘘道,“当年我在相山随司马相父养马,某一日策马逐鹿误入迷途,遇见一位羊倌,自称云上鹰,被狼群围杀。我马上拉弓,与他联手在在恶狼群中杀了个七进七出。”

虞伯大为惊骇,说道:“那位云上鹰,孤有耳闻,射术天下第一。”

子修笑道:“吹的,他一个羊倌,除了牧羊放马,哪有什么本事;论箭术,古往今来无人可比射师穷羽;即便是前朝戍卫大统领第五,也远胜云上鹰。”

射师穷羽,东夷有穷部落人。昔年太鼎建立夏联盟,穷羽随东夷大首领皋阜加入夏联盟,尊太鼎为天子。

夏历二十一年,夏天子太鼎巡游天下,抵达鲁莽丘陵,距离夏汭五十里,射师穷羽射翻天子马车,皋阜囚杀太鼎。

皋阜派遣人以太鼎名义邀请时在夏汭建城的少鼎前来鲁莽丘陵,穷羽伺机射伤少鼎,若非草木部落神医妙手,恐怕再无后来中兴大计。

夏历三十年,夏天子皋阜往东巡游,抵达帝丘时被穷羽射杀,戎侯戎辛僭越。

夏历三十一年,少鼎之妻武姬被穷羽射杀。

夏历五十五年,夏王朝老执戈严厉北伐狄人时,再被穷羽射杀。

虽说是三姓家奴,但论战绩,天下无人出其右,一个人改变王朝数十年历史。

东郭五弦面色不善,显然记起太史伯讽刺那一句“古有三姓家奴射师穷羽,今有两朝柱臣东郭五弦”。

虞伯面色阴晴不定,那位射师穷羽向来以君王贵族为猎物,本来在少鼎中兴之后传出死讯,偏偏又死而复生射杀老执戈严肃,天下哗然。

子修察言观色,洞悉虞伯心思,弯弓搭箭一箭中靶,笑道:“虞王大可心安,当初北执戈严厉遭穷羽射杀之后,虞王临危受命执掌镇北军,夏邑戍卫军大统领第五随你出征,在塞北与穷羽骑射追逐三日,将其诛杀。虞王想必比小子更知情吧。”

虞伯点头,道:“不错,当时第五与穷羽逐杀三日,一死一伤。这两位射师之后,天下箭术第一,当推云上鹰,没想到子修与云上鹰还有这一段渊源。”

子修意味深长说道:“我在相山放牧,曾与司马相父走遍塞北,并未见到穷羽之墓。”

言外之意,那位前朝戍卫大统领第五,论箭术造诣未必比得过穷羽。

子修又说道:“小子在太史草堂翻书,发现一个不为人知的秘辛。”

虞伯半信半疑,露出询问姿态。子修瞥一眼东郭五弦,说道:“东郭大人追随前朝天子少鼎多年,想必应该知晓第五的底细。”

东郭五弦怒视子修一眼,叹息道:“老臣年轻之时,曾造访华胥,偶遇少鼎。当时少鼎胸无大志,不思家仇国恨,整日在华胥游玩寻乐。他有一位扈从,叫第五。我初次见时误以为是穷羽。后来我与武侯武靖谈天,知晓当年少鼎遭遇穷羽射伤,被华胥游商带往草木部落,由神医邓百草为其疗伤,结识武姬。两人赶往东夷武部落时遭遇穷射第二子穷羿追杀,后来穷羿追随少鼎,易名第五。”

子修接着说道:“东夷有穷部落善射,穷射生穷羽、穷羿。穷羿易名第五,兄弟阋墙,终究还是兄弟。塞北逐杀三日,一死一伤,不过是第五的一面之词。况且那位云上鹰,不过是一个羊倌,怎么偏偏射术天下第一?”

子修环视一周,总结道:“其实穷羽死不死不要紧,他现在少有七十,未必拉得动弓。倒是那位云上鹰,或许是穷羽迟暮之年调教出来的徒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