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9章 南宫策
作者:采诗  |  字数:2008  |  更新时间:2021-11-14 09:30:27 全文阅读

舒礼歪着脑袋想呀,虞凫骂小东郭是登徒子,先生说小东郭是登徒子,连子修也这样说,可自己看来,不像。舒礼还是似懂非懂点头,又好奇问道:“子修,你怎么不回华胥了?”

“我倒是想走,”子修耸耸肩,颇为无奈道,“有个缺德老头非要把自家孙女嫁给我。”

舒礼神色慌张,小心翼翼问道:“那……那个采诗官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子修摊手,无奈道,“那个缺德老头是虞伯,我走不脱啊。”

舒礼作思索状,颇为认真,说道:“要不你跟我们去夏汭,半途再去华胥?”

子修本不指望舒礼那小脑袋瓜能有什么主意,忽然神情振奋,觉得是个不错的主意。

舒礼眼尖,知晓自己想了个不错主意,雀跃邀功:“那,我也随你去华胥,不去夏汭了。”

“不,你要去,”子修神情凝重,说道,“且你要和六指亲密些,就是装也要装出来。”

舒礼不解其中意思,以为被抛弃,泫然欲泣。

子修看在眼里,并未心软,说道:“就当是帮我个小忙,等到了夏汭,你再找贾仁,让他送你来华胥……”

鱼书和虞西陲站在不远处等虞凫,前者抱着芙蓉琴,后者远远望着芙蓉琴的主人,不悦情绪写在脸上,率先离去,并交代道:“鱼书,务必请你母亲来军营一趟。”

虞凫摔门出来,显然与草庐主人并未和解,甚至矛盾更深,将怒气撒在门口有说有笑的少年:“你当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无非是想离开,我偏不如你愿。”

子修平白无故遭受无妄之灾,一脸无辜。舒礼耷拉脑袋,等虞凫走远才敢抬起头,心有余悸道:“子修,你姑姑真吓人。”

“她啊,也不容易。”目送虞凫离去,再与舒礼闲谈几句,并不刻意掩饰声音。

少年心思,无非是与草庐主人见一面,可惜也没能如愿。

告别舒礼,子修在城里漫无目游荡,听见背后有人叫自己名字,辨别声音,是南宫策,算起来两人还是表兄弟,就是不知谁是兄,谁是弟。

“有事?”子修打量着这位亲戚,年纪与自己相当,并非披甲执戈的武卒,而是游离战场边缘的斥候。

“没什么事,就是久仰大名,咱叙叙旧。”南宫策跳下马,同样打量着齐修,两人最近才见面,那层亲戚关系非但没有多亲切,反而有些突兀。

“旧?”子修故作不解,疑惑道,“南宫兄,你我新认识,哪有旧情可叙?”

南宫策哑口无言,看来这位表兄弟,不好亲近。

好歹也有一层亲戚关系,子修也没让南宫策难堪,笑道:“旧情没有,亲缘不浅。不知南宫兄哪年生人?”

南宫策松一口气,答道:“夏历五十八年,三月十四。”

“那得喊我声兄长,”子修面带微笑,等南宫策喊一声兄长,大笑道,“我夏历五十八年,五月二十。”

南宫策一脸无奈,子修又讲起歪理:“你两位姑姑都嫁给虞耳,虞耳又抚养他兄长虞小鼎的女儿虞西陲,说不定我还得成为虞西陲的夫婿,你该叫我一声姐夫。这样算来,你喊一声兄长,不过分吧?”

“不过分,不过分。”南宫策更无奈,寻思怎么子修老不正经,哪像子兰先生之子。

“那就这样定下了,以后我是兄,你是弟,”占了便宜,子修有些得意,与南宫策勾肩搭背,问道,“哪里有乐子?”

南宫策一脸狐疑,语气不善道:“子兄请自重,我们虞人纪律严格,没有寻花访柳的地方。”

“我说的乐子是好耍的,不是这个意思,”子修解释一番,诉苦道,“兄弟,老哥命苦啊,本来想来夏邑过个冬,谁知道你们打起来,城内人心惶惶。老哥我一没狐朋狗友吹牛,二没地方玩乐,憋疯了。”

南宫策听着点头连连,有些同情子修,若有所思说道:“看来是我误会子兄了,子兄想找乐子,倒是有个好去处……”

虞人尚武,军中尤甚。虞夏之争才落幕,虞人武卒闲不住,在各处军营之间腾出空地,举行传统的角斗仪式。

南宫策领着子修抵达夏邑西面军营,介绍道:“想必子兄对我虞人角斗仪式不了解,我给你说说。”

“太了解了,”子修并不留情面,自己若是不了解如何会自作主张让宰予我与泰山徒角斗?侃侃而谈,“虞人野蛮粗鄙,上到王权更迭,下到娶妻风俗,都离不开角斗,纯爷们嘛。”

南宫策有些挂不住脸,反驳道:“子兄怕是对我们虞人有偏见,远的不提,自我娘来西陲后,移风易俗,摈弃许多陋习,依旧保留角斗礼。为何?若非全民尚武,我西陲寸土之地如何掀翻千里广袤王朝?若非举国皆兵,我虞人三万户十八万民如何匹敌王朝五支大军?”

子修竖起三根手指,见南宫策不解,解释道:“只有三支,若是夏王朝四位执戈和夏邑统领砥砺一心,你们未必能成事。况且你们先发制人,趁征西军无防备时夜袭,先发制人,占了天时;再以逸待劳,趁镇北戎骑勤王心切,截杀先锋,占了地利;然后兵临夏邑,围城两月,夏邑戍卫军不攻自破,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皆占;最后夏汭武家千里勤王,募集乡勇,等赶到夏邑时冬着秋衣,掘草而食,实在不堪一击;至于镇南军,屡召不回,否则即便你们能入住夏邑,恐怕虞伯都得亲自守城门了。”

南宫策倒吸一口凉气,沉思良久,后怕之余,对子修印象改观,如实交代:“其实西门大人谏言起兵时,我父亲觉得为时尚早,父亲顾虑,正如子兄所言。”

“西门甲,”子修面带轻蔑神色,嗤笑道,“他谏不谏言,无关紧要,最终定夺的还是你娘。到头来西门甲倒因为谏言之功居庙堂之高,你娘则落得个鸟尽弓藏的下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