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5章 虞西陲
作者:采诗  |  字数:3015  |  更新时间:2021-11-10 21:50:29 全文阅读

虞凫隔百步与草庐主人遥遥对视,姐弟再见,未必深情。

那位华胥游商径直而来,询问道:“西陲呢?”

虞凫瞥一眼男子,说道:“留在军营。”

男子不满道:“父王还是执意将西陲许配给子修,西陲那孩子又固执,要不你去劝劝父王?”

虞凫瞥一眼身边男子,思忖片刻,好笑道:“子修是我侄子。”

“西陲也是你侄女。”男子针锋相对道。

“虞耳呀虞耳,你还是西陲他爹,当然,不是亲生,自然不会十分用心,”虞凫指着草庐主人怀里哭泣少年,轻笑道,“虞耳,这就是你给西陲物色的夫婿?一个只会哭哭啼啼的登徒子。”

虞耳满腹疑惑,道:“我为虞凫物色那夫婿,是东郭大人的长孙,并非此人。”

“他就是东郭五弦的长孙,小东郭,乳名六指,”虞凫冷笑一声,见虞耳疑惑神色更深,提醒道,“敢烧学宫的是我侄儿子修,敢当面朝父王讨要几具尸体的也是子修,敢和西门半甲分生死的还是子修。”

虞耳恍然大悟,看来昨日评价颇高的少年撒谎了。

虞凫讽刺道:“我就说西陲如何会对东郭五弦家的软骨头有好感,原来是王朝未来天子被我家侄儿耍得团团转。虞耳呀虞耳,是你太蠢还是我那侄儿子修太狡猾?”

夏山。

子修祭奠过老太史夫妇,准备立灵牌时,才想起落在车上。除开灵牌,还有太史叔托草庐主人转交自己的竹简,关系重大。

子修居高临下俯瞰恢宏城邑,早已不见牛车影踪,心急如焚。

正为难是就此离去还是等六指赴完宴要回竹简,听到马蹄声,子修隐匿在一丛矮树后,暗中窥探来人。

是她?

此时长腿姑娘留意到南史夫妇坟前那一张五弦琴,抱在怀里,拨动一下琴弦,似乎也无多少音律造诣,就此作罢。

“出来吧。”长腿姑娘双手抱胸,似笑非笑盯着矮树丛。

子修暗怪没学到老猎户隐匿精髓,大大方方出来,不解道:“你怎么来了?”

长腿姑娘略做沉思,狡黠笑道:“小夫子,我来看看你是否当真履行承诺。看来,没白跑一趟。”

子修摊开手,一脸无奈,说道:“忘了带灵牌,白来一趟。”

长腿姑娘对子修评价更高,赞叹道:“不算白来,南史大人知晓你这份心意,已经够了。”

当真够么?自子兰在兰山安顿下,便将怀里奶娃托付给老太史,寄养在南山里,由花家妇人哺育。断奶之后,小娃娃更不愿亲近偶尔见一面的子兰,与花家姐弟玩得不亦乐乎,听老太史将奇闻怪谈,浑然把南山里当成家。

到了蒙学年纪,老太史好说歹说,才劝说子修去夏邑学宫蒙学,学宫主人又派人送他去狗屁故乡。

在遥远的北方,少年无亲无眷,纵然有家奴扈从陪同解闷,也更怀念南方。

当时学宫主人待他苛刻,每年只允许少年在丰登节后南下越冬,在春临节前返回。

少年格外珍惜南下的短暂时光,往往还未尽兴便被遣送回北方。

长腿姑娘若有所思,询问道:“小夫子,你那位车夫呢?”

提到宰予我,子修咬牙切齿,草庐主人实在待自己刻薄,此去华胥千里迢迢,就给一辆牛车,没好气道:“他跟别人了。”

长腿姑娘把五弦琴还给子修,一脸期待道:“小夫子,听说你祖父音律冠绝天下,想必你也不差吧?”

子修露出为难神色,自己哪会操琴啊,又不好敷衍长腿姑娘,只好装模作样拨弄几声琴弦,但愿长腿姑娘也是个外行人。

“好听,”长腿姑娘真诚赞叹,又撇嘴道,“就是太短了。”

子修敷衍一笑,心道,总不至于学六指的祖父的祖父滥竽充数吧。

“这是五弦琴?”长腿姑娘询问,见子修点头,狡黠道,“我猜对了,五根弦。”

既然虞伯摆酒设宴,总不可能只请子兰吧,子修不解为何长腿姑娘不去赴宴,试探性询问:“怎么今日姑娘一个人来?”

长腿姑娘叹息道:“想散散心。”

“有烦心事?”子修询问道。

长腿姑娘吐露道:“我爷爷非要让我嫁给不喜欢的人。”

子修心里有数,长腿姑娘口里的爷爷自然是虞伯,看来这位虞伯不像个君王,倒像商贾,恨不得把几个孙女都嫁出去。

无非为那个利字,将虞西陲嫁给自己,拉拢子兰;子修猜测应该是将长腿姑娘嫁给六指,拉拢东郭五弦。

没道理啊,毕竟子修在长腿姑娘面前用的是六指身份,长腿姑娘没理由抗拒。

难不成不是六指?

子修试探性询问:“你见过没?”

“见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长腿姑娘叹息道。

子修心里有数,看来不是六指,否则自己身份就藏不住了,依着长腿姑娘话说道:“是不是很丑?”

长腿姑娘摇头,道:“人模狗样。”

子修又询问:“是不是很穷?”

长腿姑娘答道:“家世也还好。”

“那挺不错。”子修终于放心,看来虞伯眼光不差嘛,所托良人啊。

如此,又了结一桩心事。

长腿姑娘目光坚毅,缓缓道:“小夫子,要不你随我去见爷爷?”

子修连连摆手,本想承认自己身份,又想到虞伯已经为长腿姑娘物色了不错夫婿,也没必要坦白。况且要是真去见了虞伯,后果不堪设想。

落在长腿姑娘眼里,则是另一番心思。昨日两人相谈甚欢,她不算含蓄表达自己心思,子修也给了个含蓄回复。那一句“以前没有,现在有了”如心头小鹿,砰砰乱撞。

虞人粗鄙不假,可自从华胥神女虞凫降临,励精图治,将姬出塞留下的星星火种催生成燎原之火,一改西陲面貌。

单论婚俗,尽管虞人仍旧保留古老的角斗礼,男子以比拼力量的方式挑选配偶,但摈弃其中野蛮风貌,由贵族亲自表率,秉承一夫一妻一家室。

许多东西并非一蹴而就,根植于虞人骨子里的观念有松动,即便是虞凫也承认想要改变并非朝夕之间。

比起华胥女子和夏人姑娘,虞人姑娘总要直爽得多,但也不至于豪迈到主动解衣裳。

现在,长腿姑娘表达心意,大胆又大胆,哪料到少年一夜变心。

长腿姑娘的失落,子修看在眼里,他自然知晓因为昨天那句不该说的话而起,子修并不否认对长腿姑娘有些许好感,所谓好感,无非是在长腿姑娘和虞西陲之间权衡一番,没有选择的选择,没有退路的退路。

自小没多少亲眷的少年早早深谙审时度势的道理,也认可草庐主人教诲那一句“君子不以身涉险”,更认可老猎户从未杀人偏偏从三次塞北大战中生还的苟且偷安。

子修年纪不大,见识不算少,除了在每年在南方王朝、北方联盟往返亲历,更多是厚重史书上镌刻的沉重文字。有些道理不算深,未必谁都懂,苟活,总比死了强。

长腿姑娘将失落藏好,想起虞凫常挂在嘴边那句“世上之事,十之八九难遂人心意”,忽然有些懂,又害怕全懂,鼓起勇气,不想给将来留下遗憾,决然询问:“小夫子……”

“我不是小夫子,”子修长舒一口气,坦白身份,与长腿姑娘彻底了断,说道,“我是子兰……算了,和他没关系,我是子修。”

长腿姑娘满脸惊诧,子修尽收眼底,报以歉意一笑,委婉道:“当今虞王有意将他孙女许配给我,所以姑娘心意,我不好接受。”

按照设想,知晓真相的长腿姑娘该回去找她的小夫子,子修自然可以脱身离去,顺便送六指一个人情。

谋两全之策,得两全其美。

大可不必多事的少年想到六指眼下处境,依旧多说一句:“那位小东郭,是我同学,学宫学子,他最优秀,姑娘喜欢听琴,他琴艺精湛。至于为人,小东郭与子兰一样,困于女色,姑娘大不可必与他深交。”

长腿姑娘深深瞥子修一眼,由惊转喜,询问道:“你拒绝我,是因为喜欢虞西陲?”

“姑娘,实不相瞒,我喜欢……上得了战场,下得了厨房的女子。”子修昧着良心承认,变相拒绝长腿姑娘。

长腿姑娘笑逐颜开,落落大方道:“其实我不是华胥人。”

子修点头,心道,我这真华胥人还看不出你这个假冒的?我还知晓你是虞伯的孙女呢。

“我就是虞王的孙女。”长腿姑娘雀跃道。

子修还是点头,心道我还知晓你就是虞西陲的姐姐或是妹妹,姑娘呀姑娘,你总不至于和自己姐妹抢男人吧。

长腿姑娘笑靥如花,道:“我叫虞西陲。”

子修猛然屏息,一脸难以置信,先前那位虎背熊腰胖将军才是虞西陲。子修狐疑打量眼前长腿姑娘,道:“姑娘说笑了。”

骗谁呢?姑娘呀姑娘,你当我傻呀。

虞西陲必定是虎背熊腰胖将军,哪可能眉清目秀大长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