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2章 五弦琴
作者:采诗  |  字数:3135  |  更新时间:2021-12-06 11:06:02 全文阅读

舒礼轻声和歌,忽然好想变成一张琴,一根弦也好,落在子修手里,等听到“别厨娘”,心弦颤动,泪眼婆娑追上去,苦苦哀求:“我不去夏汭了,我去华胥。”

“不,你要去,”子修揣摩草庐主人用意,窥见某些不为人知的秘辛,嘱咐舒礼,“不多想,不多问,跟着宰予我,他能护你周全。”

等舒礼点头,子修遥遥吆喝道:“六指兄,来,正好顺路,我给你赶一回车,送你回夏邑。”

牛车往西去夏邑,车夫自然是宰予我。六指感叹道:“子修,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见面。”

“搞得跟生离死别一样,”子修撇撇嘴,盯着芙蓉琴,见六指警惕神色,打趣道,“六指兄,到了夏邑城门,你我就此别过,不馈赠我点礼物?”

六指握紧芙蓉琴,又打量一眼子修手里羊皮卷,一咬牙,大方赠琴。

子修略微诧异,伸手接下,笑道:“六指兄心意,我要拒绝,恐怕六指兄不认我这个朋友了。”

迟迟不见子修回赠礼物,六指正要开口索要时,子修又笑道:“我知晓六指兄为人清白,我要是送礼,六指兄恐怕不认我这个朋友,只好送一番心意,祝六指兄此去顺风。”

舒礼捂着嘴,想笑,又不敢笑。

“想笑就笑,还有,以后叫我小东郭就是,什么狗屁大人,”六指满脸无奈,数落道,“子修,不愧是你,几时吃过亏。”

子修胡乱弹奏几下,并无半点音律造诣,留意到六指满眼心疼,一挑眉,假意说道:“算了算了,君子不夺人所好。”

六指假意推辞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送出去的东西,岂有要回来的道理。”

“不要?”子修再问一声。

六指别过头,不去看,不去想,道:“不要。”

“不要就算了,”子修假意叹息,道,“当年庖子他爹和太史伯对饮,吃酒有讲究,最多劝三杯。”

六指满脸悲愤道:“滚滚滚,别烦我。”

“逗你的,”子修递过芙蓉琴,提醒道,“六指兄,可别被你祖父瞧见了,不然他肯定抱着进棺椁。”

六指没接,脸色认真,说道:“子修,这琴我不要了,不如你把《夏堪舆》给我。”

“认真的?”子修询问,见六指认真点头,说道,“稍等。”

子修摊开羊皮卷,细细观摩,招呼一声:“庖子,走慢点。”

牛车缓行一里,子修收好羊皮卷,塞到宰予我怀里,郑重道:“庖子,收好,这就是你的命。”

六指摇头感慨:“子修,你何其聪慧,怎么就不肯……”

子修替六指答道:“正途?什么是正途?”

六指再摇头,诚恳道:“我答不上来。”

“你这是正途,”子修轻笑一声,问道,“不后悔?”

六指先审视子修脸色,再笃定道:“不后悔。”

子修撇撇嘴,道:“有你后悔的。”

六指手掌扪心,自问自答:“后悔?只怕以后连后悔的机会也没有。”

子修讽刺道:“你跟子兰一样,不愧是师徒。”

舒礼听得云里雾里,眨眨眼,终于忍不住询问:“后悔什么?”

子修思忖片刻,答道:“名字。”

“嗯,名字。”六指附和一声,微微怔神。

东郭家,世代出乐师,生男生女,只起乳名。男儿十六,女儿十四,必须谙熟一样乐器,出去游历一年,以此为名,且以此为命。

夏历三十年,一位东郭家的年轻人怀抱陶埙踏上归途。一年游历将近,陶埙已经留名五个。这是东郭家的考核,各个部落首领不会顾及交情轻易留名,反而谨慎严苛。一旦留名,便表示签订契约,双方务必遵守,即部落婚丧嫁娶得请这位乐师,乐师也不可推辞。

年轻人大可沿华胥河往南,赶在丰登节前归家,在成人仪式上成为有名有姓人物,在次年春临节上虏获某位女子芳心,却鬼使神差往北去了华胥部落。

早前他造访过一次华胥部落,除了奢望得到华胥年轻帝君子丑留名,也有想虏获华胥联盟那位声名远扬的年轻乐官芳心的心思。

当然,年轻人乘兴而去,狼狈而归。

此番北上不为留名,年轻人耿耿于怀的是名字。按照规矩,他该名埙,可惜名字被他早死的爹占了去,只能加一个“少”字,即东郭少埙。

心高气傲的年轻人不喜欢那个“少”字,多少有些低人一等的嫌疑,哪怕是父子。就像他在华胥部落时偶遇少鼎,断然拒绝少鼎在陶埙上留名。

夏天子的苗裔,沦为失国奴,不知亡国恨,也配留名?

年轻人愈发憎恨那个即将冠在自己头顶上的“少”字,摔破本命陶埙,决然往北……

自太鼎在浣衣河大败华胥帝君姜恒,建立夏联盟,南北两大联盟关系微妙,好在南方天子太鼎、北方帝君姜太一都是贤明之君,约束之下,二十多年并未大动干戈。

当时南方夏联盟皋阜窃国,北方华胥联盟子丑从三位帝子中脱瘾而出继位,两大联盟险些大动干戈一场,关系微妙。

南北联盟,素不往来又明争暗斗,单论乐师,南方夏联盟推崇乐正东郭竽为天下音律第一人,北方华胥联盟则推崇老乐正子乐。

所以,年轻人造访华胥,落在外人眼里,难免有挑衅嫌疑,毕竟年轻人与东郭竽是祖孙。

本来夏联盟敢指使一位年轻乐师挑衅,华胥自然也该派年轻乐官子音与他一较高下。已经退隐的老乐正子乐相信亲手调教出来的孙女不会输给东郭竽的长孙,但他要的不是不输,也不是不赢,而是至少技高一筹,如此,北方压南方一头。

于是老乐正子乐亲自出马,弹奏一曲,便让东郭家的年轻人自愧不如,彻底断了两个念头。

东郭家的年轻人去而复返,不为华胥帝君留名而来,也不为博得佳人欢心而来,只为自己。

两年后,年轻人为老乐正子乐抬了棺,辞别朝夕相处的年轻乐官子音,抱着一张名为芙蓉的五弦琴,赶去浣衣河为少鼎弹奏一曲《袍泽》。

历史美好之处是何其惊人的相似,《袍泽》,乃是夏乐官东郭竽为夏天子太鼎所作。

历史悲哀之处也是何其惊人的相似,东郭竽,也是两朝柱臣。

历史未知之处还是何其惊人的相似,六指,也舍弃本命乐器。

收起思绪,六指与子修对视一眼,明白对方都在想一件事,心照不宣,以相同的默契彼此为友。

临近夏邑,子修忽然想起另一件事。

虞西陲和长腿姑娘。

昨日虞伯为拉拢子兰,极力撮合虞西陲和自己;扮作华胥游商的虞耳则误以为自己是六指,有意撮合自己和长腿姑娘。

虞西陲还好,子修倒不会有半分愧意。反正没见过,见了也不敢有半点非分之想;况且虞伯想拉拢的是子兰,与我子修何干。

倒是长腿姑娘,子修略有愧意。好在当时留了个心眼,这份愧意,说不定可以当成人情,还给六指。

既然要回华胥,也不必看人脸色,两件事都可以不作数,虞伯和虞耳总不能当真找到华胥吧。

未必敢。

虞凫口口声声声表示再给她三年,必定马踏华胥,一句气话罢了。

夏人立国七十四年,只与华胥联盟正面交锋一回。那一回,太鼎纠集各部落与华胥帝君姜恒决战浣衣河,若非姜恒兄长姜太一临阵倒戈,恐怕未必有后来夏联盟,更不会有夏王朝。

此后两个庞然大物有过数次冲突,险些大动干戈,又相互忌惮,谁也不敢轻易越界。

第一次,皋阜囚杀太鼎窃国,华胥帝君姜太一陈兵浣衣河。

第二次,戎辛射杀皋阜僭越,其侄子戎戍来华胥求援,两大联盟分别陈兵浣衣河两岸,对峙许久。

第三次,华胥和亲队伍遭遇截杀,华胥大军渡河一半。

第四次,夏王朝攻打自由之城,华胥帝君姬希圣亲自驰援自由之城,以两方同时退兵结束。

如今虞夏之争才落幕,如两虎相争,一伤一死,虞凫该祈祷华胥没有趁人之危,否则,史书就该记载一个短命王朝了。

当然,前提是得顺利回华胥。

眼下,虞伯加冕为王,得罪不起。

得罪不起,躲得起。

如今夏土沦为虞土,想神不知鬼不觉离开并非易事,难躲过。

躲不过,那就跑。

若是虞伯当真派遣骑兵来追,以老黄牛的脚力,恐怕一天也跑不过。

得罪不起,躲不过,还跑不过,这叫没有退路可言。

子修绞尽心思也没想到两全之策,遥遥见到有一面之缘且沾亲带故的年轻斥候南宫策,总觉得没好事。

所谓越怕啥,越来啥。

果不其然,南宫策策马过来,直言道:“子兄,东郭兄,闲话少叙,王上设宴,请你二位,我还得去请子先生。”

别过南宫策,子修留意到北城门有一队女武卒络绎进城,为首者体格壮硕不输男儿。

传说中的虞西陲,果然是虎背熊腰胖将军!

去不得,子修等南宫策走远,当机立断跳下车,往怀里塞了几张面饼,交代道:“我就不去了。”

“你的琴。”六指指了指芙蓉。

子修操起五弦琴,往北逃窜。

六指又喊道:“你的老黄。”

“庖子的,不要了。”子修敷衍一句。

六指扬了扬一册竹简,道:“你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