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夏人歌 > 正文
第1章 守王城
作者:采诗  |  字数:3072  |  更新时间:2021-10-26 14:34:50 全文阅读

晨曦里,一位束发少年鬼鬼祟祟,绕过土坯高墙,立在一座阴森建筑门口。门楣之上悬一面桃木匾额,镌刻“囹圄”二字;门口一侧设一尊石獬豸,四足踩踏石墩分别刻“清”、“正”、“廉”、“直”四字;另一侧摆一方青石板,镌刻“罚弗其嗣,赏延于世,宥过无大,刑故无小,罚疑唯轻,功疑唯重”警策之语。

少年名子修,是夏邑学宫学子,四艺不学,身无长技,被学宫主人评为游手好闲之徒,混吃等死之辈,不当回事,依旧我行我素。

去年冬月,子修在太史草堂翻书,其中有一册为《囹圄册》,每年总少不了添几个人名,记录罪状,窃、骗、贪、奸、恶;量定刑罚,从轻到重为墨、劓、刖、宫、大辟。

囹圄二字猛于虎,夏人避讳不敢谈及,往往以“牢狱”代称。牢狱之说源于华胥,华胥牢狱的雏形是将恶徒捆缚在木桩上,左右系恶狗,中间由德老宣读罪状,以示惩戒。据华胥游商称,华胥比夏王朝文明富庶,对待恶徒手段也比夏人良善。

道听途说,真假参半。当时子修放下《囹圄册》,恰好目睹牢狱囚徒络绎出逃,顿时来了兴致,打算造访囹圄,一探究竟。

时不我待,说干就干。于是胆大包天的少年一路摸索到牢狱,先抬头观望门楣上匾额,确定没走错地方;再骑坐到獬豸身上,试图掰断獬豸角,白费力气;最后,少年忽略獬豸足下四个字,随意瞥一眼门口另一侧青石板,目光落在牢狱大门上。

子修左脚抬起,又收回来,摇头数落,有框无门,寒碜。乡里人唯恐鸡鸭糟蹋菜园子,再不济也围一张篱笆。堂堂夏邑囹圄,竟然舍不得安一扇门,难怪那些囚徒来去自如。

做人呐,要多行善事。于是子修跑去隔壁卸了一扇门,强行安在门框上,审视自己的杰作,赞不绝口,又做了一件好事。

夏邑谁不知有个梁上君子,有门不走,逢墙必翻?

只见子修一个助跑……头撞南墙。

所谓从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平。子修重新审视眼前高墙,一丈有余,不好翻呀。

又所谓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石獬豸,多好的垫脚石,轻轻一踩,天下哪有翻不过的墙。

哪曾想到有个蠢人,自称槛中猿,以牢狱主人身份自居,视子修为扒贼,客客气气请出去。

所谓客气,咋进来的咋出去。子修略一比较,自恃打不过,客气出去。

被人客气请出来,子修不肯走,骑在石獬豸背上,和槛中猿干耗着,实在不解。王朝颠覆在即,典狱逃之夭夭,大赦天下也不过如此,偏偏槛中猿把牢狱当成家,赖着不肯走,简直是天下头等蠢人。

恐怕槛中猿也纳闷,有门你不走,偏偏要翻墙,莫非是天下头等蠢人?

“刑期未满,”槛中猿背对子修,显然洞悉子修心思,子修听闻解释,神情严肃,才生出半分敬意,槛中猿又道,“饿一天了,赏一口饭食,可否?”

严肃是严肃了,敬个屁,还以为当真骨气铮铮,原来也是混吃等死之辈,简直是我辈之楷模!

“好说,”子修满口答应,赞叹道,“槛中猿,合我眼缘,我与你一见如故,认你这个狐朋狗友忘年交了。”

此后子修每日早晚捎来饭食,反正大把光阴,挥霍得起,笃定心思耗走槛中猿。槛中猿不知少年歪心思,顾着吃白食,与他打听些外面事,一来二去,两人也熟络。

今早子修来得稍早,扣门三声无人应,子修皱眉,道:“槛中猿,你死了否?”

“来了,”槛中猿开门,朝子修摆手做请势,道,“坐。”

两人席地而坐,子修在门外,槛中猿在门内,一门之隔,天壤之别。

中间门,槛中猿修缮过。

子修藏掖一窥牢狱究竟的心思,并未表露,槛中猿也不提,只当子修是狱卒,两人心照不宣,早晚各见一面,各问些事。

“咦?”子修横竖打量槛中猿,一脸狐疑,满腹不解。

“子修,当初你翻墙入狱,见我不修边幅,问我是人是猿,”槛中猿摩挲下巴,笑道,“怎么,我略作梳洗,便认不出了?”

“当初你披头散发,哪里像人,倒是像猿,”子修打趣过后,赞叹道,“怎么,槛中猿,打算改头换面,重新做人了?”

打趣之后,槛中猿照例询问:“子修,外面如何?”

“边吃边说,”子修自怀里摸出两张薄饼,与槛中猿分食,一改不羁姿态,严肃道,“昨日我回去后,听闻夏汭勤王三万大军全军覆没,武长安战死。至此,武家一门两脉三代四位执戈,无一幸存,恐怕虞人今日便要破城。昨夜我特意为你当了一回梁上君子,听庙堂执圭东郭五弦谏言天子少康牵羊献鼎,开门投诚。”

“好事,”子修换一副脸皮,本想吹嘘还是自己能熬,话到嘴边,觉得不妥,换了一套说辞,“槛中猿,如今王朝覆灭,你也是自由身了,再赖在牢狱,恐怕虞人未必白养你这个前朝恶徒。”

槛中猿吃相斯文,薄饼吃到一半,有些干涩,起身取了一坛酒,放置两人之间。

这坛酒,还是子修早前从太史草堂偷来,当时槛中猿说不饮酒,并未启封。子修又不好还回去,索性作罢。

槛中猿揭开封泥,开怀痛饮,又递给子修,赞叹道:“好酒。”

“那当然,这可是诸越进贡的五谷酒,寻常人可喝不到,我好不容易偷……拿来的,”子修险些说漏嘴,白槛中猿一眼,不忿道,“好你个槛中猿,诓骗我这么久,属实不厚道。”

槛中猿神情微醺,道:“以往喝酒误事,今日倒是无妨了。”

子修接过酒坛,酣畅饮酒,借着几分酒劲,调侃道:“槛中猿,你有何打算?总不能一辈子待在牢狱吧?”

“是该离开了,还真舍不得,”槛中猿起身扫视牢狱一周,眼神复杂,唏嘘道,“身陷囹圄十七年,刑期已满,但愿自我以后,囹圄生草。”

子修听得心惊胆战,数月来,他说话小心,唯恐触及槛中猿痛处,两人保持着同样的默契,互相打听一些事,绝不窥探对方私事。今日王朝倾覆,囹圄无槛,才肯吐露心思。十七年,该是何等恶徒才有的待遇。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槛中猿小口吃饼,小口吃酒,并无着急出狱的心思。子修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犹豫片刻,诚恳道,“槛中猿,以后跟我混?”

见槛中猿不答,子修拍胸脯保证:“槛中猿,你放心,就是你曾屠戮千人,罪孽滔天,我也护你周全。”

槛中猿凝视眼前束发少年,道:“不止千人。”

子修大为惊骇,不知所言虚实。

“不信?”槛中猿返回牢狱,取一把剑,扬了扬,神伤道,“吃饭的家伙,可惜锈迹斑斑。”

“我杀人,这个数。”槛中猿竖起三根指头。

此前子修猜测槛中猿应当是木匠出身,现在看来,当年要么是军中武卒,要么是占山草匪。至于杀人不止三千,真是张口就来。子修故作惊讶道:“三个?”

“三万!”槛中猿信誓旦旦,不管子修信不信,挪开酒坛,食指蘸酒,在两人之间空地写下一字。

左为口,右为戈,国也。(注:甲骨文)

槛中猿虔诚请教:“子修,你是学宫学子,有见识,该当何解?”

子修略微诧异,解释道:“昔年夏天子少鼎中兴,姜北臣造此字,内有文治之臣佐君治民,外有武功之将开疆拓土,谓之为国。”

“还有另一种说法,”槛中猿略作思索,讲述道,“我祖、父两代皆是夏人老卒,当年太鼎以戎人身份被推举为华胥帝子,比起其余两位,更为贤能……”

“这我知晓,太鼎耕夏山,夏山之人皆让畔;渔雷泽,雷泽上人皆让居;陶河滨,河滨器皆不苦窳,”子修兴起插嘴,抖擞一番,怕槛中猿听不懂,解释道,“总之,人心向太鼎。”

槛中猿并未恼怒子修插话,仔细听完,徐徐道:“嗯,太鼎有德,民心向太鼎,太鼎居于夏水畔,一年成聚,两年成邑,三年建都。可太鼎终究是戎人,被华胥排斥,华胥帝君姜伯当年承诺禅让贤能,最终传位其子姜恒。”

子修恍然大悟,之后姜恒当政,兵临夏邑,当年形势,和眼下何其相似。

兵临城下!

槛中猿凝视子修,眼神熠熠,倒映人心,微微摇头,道:“守王城!”

“但愿自我以后,囹圄生草。”槛中猿再次缅怀,半只脚迈出牢狱,十七年囹圄生涯,至此方休。

子修由衷道:“恭喜。”

槛中猿抬头看天光,微微眯眼,问道:“今朝是何年?”

身陷囹圄十七载,不知今朝是何年。

子修答道:“夏历七十四年,三月初三,节气清明,还是华胥春临节。”

“气清景明,好日子呐!”槛中猿豪饮三大口酒水,脱去囚衣,阔步迈出牢狱,负剑高歌,“囹圄槛猿空度日,飞扬跋扈守王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