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浩瀚星海与君同舟 > 第一卷 风云临河
第二章 无可奈何崎岖路
作者:北玄王易川  |  字数:2634  |  更新时间:2021-10-23 14:58:48 全文阅读

“嘶——”剧烈疼痛让魏同舟觉得脑袋仿佛要裂开。

时间朦胧中还停在上一刻,魏同舟只记得珍馐阁的侍女千娇百媚,还有对着饭菜狼吞虎咽苏明堂。

“我这是怎么了”魏同舟紧紧按着头撑坐了起来。

“这里是哪里?我记得我应该在珍馐阁啊,头好疼啊”

环顾四周,魏同舟才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华丽的桐木床上。床上雕刻着精美的吉兽与兰花,表面的薄漆如琥珀般纯粹,被褥均是上好的雪蚕织成,朴素而典雅,摸起来清凉舒适。整个房间看起来就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这是苏家?我怎么在这里,是昨天喝多了?”魏同舟心里充满了疑惑。

“不对啊,我和苏明堂喝的是果酒啊,根本没有什么度数啊。”

“等等,什么是度数?”

“嘶——”脑袋又传来剧烈的疼痛,让魏同舟恨不得那头撞墙,突如其来的疼痛伴随着一股奇怪的感觉,魏同舟仿佛看到了一幅幅朦胧的画面,高大的建筑,闪耀的霓虹灯,熙来攘往的人群,还有来回穿梭的奇怪东西。这些从来没有见过的画面,却让魏同舟觉得十分的熟悉,仿佛就像在这些地方生存了很久。

“吱——”苏明堂一脚把门踢开,端着玉碗大步走进房间。阳光顿时照了进来,魏同舟感觉有些刺眼,眯起眼睛,只看见阴影下苏明堂一边盯着手中的玉碗,一边小心翼翼的吸着汤汁,砸吧砸吧嘴,露出享受的神色。

“嗯?你什么时候醒了”苏明堂这才发现魏同舟已经坐了起来。

魏同舟心中千言万语,还没开口就被打断。

“别动,让我先说”苏明堂顺势便坐在了凳子上。

“首先,珍馐阁的菜没有毒,当然他们也不敢下毒,我派人探查了一番,你被人刻意针对的可能性很小,当然你也没啥资格让人针对”

魏同舟相信,如果不是头依然在疼,已经一拳打在苏明堂的小脸上。

“你的病,实际上是神魂的问题,神魂这东西可是凝液镜修士才会触及,说实话我也不太懂,不过宁师会给你讲清楚”

“病因呢,为什么会突然这样?”魏同舟干哑的挤出几个字。

“我不知道,待会儿宁师便来了,他说你会这时候醒。”

苏明堂顿了顿,看魏同舟依然有气无力的样子,便继续解释。

“宁师宁辞风,是苏家三位凝液客卿之一,精通药理,对人体颇有研究,即便是在临河城也算是最顶尖的药师”

“哦,对了,既然你也要进学院了,我也跟你讲清楚。完成蜕凡五步,就是引气大成后,便可炼化前人所留灵种踏入聚气镜,经化种、通窍、玄门方可进凝液镜。凝液镜在临河城已算是顶尖实力,算起来,我苏家也就八人。”

“等一等,学院?我怎么就进学院了”魏同舟只觉得所有的一切都脱离了自己的控制,感觉自己就像是路上的行人突然被拉进了莫名其妙的综艺节目,魏同舟已经习惯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

“豁!你以为把你救活又多容易吗,就你那一穷二白的身家,就是把你皮扒来卖了,都不够药钱的零头。知道我有多不容易,连我爸都劝我不管你,任由孟老回来把你埋了。我求爹爹拜奶奶的,就差哭着说要陪你一起死,才耗费资源让宁师救你。让你进学院修炼,以后才能略微回报我”

“这,这不至于吧”魏同舟被苏明堂一番真情“哭诉”弄懵了,头也更痛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你懂个屁,反正你现在是我苏家的人了,也就让你在苏家待个十年左右吧,如果你连凝液都进不了,我后悔都买不了药”

“哎——”魏同舟无奈的叹了口气,想来苏明堂说的应该是真的,苏家在临河城稳固多年,多的是人削尖了脑袋想进还没有门路,老魏家也就剩孟老和自己,在苏家面前确实算得上一穷二白,不至于给自己下药然后救活来博忠心。亏自己还以为能在临河城安稳得度过余生,没想到这就要踏上修真路,还要成为苏家家仆,可若不是苏明堂,自己早就无药可医的死去了吧,真是世事难料啊。

“我待会儿就叫人把学院的青衿送过来,还有关于修炼的书,你得好好看看,三十四期已经入学半个月了,你得补起来”苏明堂这才想起玉碗,忙端起给魏同舟。

“温养神魂的药汤,宁师特地为你调制的,可是有钱都买不来,快喝了”

“可我怎么看见你偷喝了”魏同舟瞅了一眼药汤,肉眼可见的灵气还在逸散,透过玉碗也能感受明亮的光泽,魏同舟搜肠刮肚只能用价值不菲来形容。

苏明堂忙抹了抹嘴,“这不帮你尝尝冷淡吗”说着便把碗递给了魏同舟,还搓了搓手,紧紧盯着魏同舟。

魏同舟接过碗,便大口灌入嘴里。只感觉灵气刚在胃里翻滚,身体就像是荒漠中饥渴的人,将药汤迅速吸收。顿时魏同舟就感觉身体轻飘飘的,仿佛能刷的一下飞向天中,脑中的疼痛也减轻了不少,充满了清凉的舒适感。

“此药一日一次,头疼时便可服用,五日后症状便可消失”悠长的声音如流水般婉转,涓涓细流缓缓汇入房间,魏同舟感觉心神都安宁了许多。

只见一黑衣男子慢步走进了房间,其黑发梳成道髻,脸庞白皙,带有一股风霜的凌厉,眉眼温润,身行挺拔,行走时稳健有力,带过一阵清风。只是矗立在此,便让人如同身处宁静的湖泊般安稳陶醉。

“宁师。”苏明堂一改往日作风,连忙站起来行礼。魏同舟也想下床,但还没行动,身体仿佛被一双手轻轻按了下来,如微风般吹过整个身体。

“嗯,身体恢复的尚可,并无其他不良反应”男子眼中闪烁微光,细细凝望着魏同舟。

“敢问宁师,病因是何?”

“惭愧,神魂之变,历来神秘,吾查询医书丹方许久,终未有一正解。想来与你父辈有些关联,此事暂且不谈”男子抚了抚衣袖,缓缓坐下。“你可知神魂为何物”

“晚辈才疏学浅,不知何为神魂”

“所谓神者,其实便是先天之灵,先天之灵是根本,但脆弱,浩浩人体,数百关节,四肢五脏,需一物居中控制调节,此物便是神魂”

“即便是修士,也只有在凝液镜方可淬炼神魂。聚气修士与常人神魂总量并无差别”

“那我的神魂?”

“你的神魂因不知名的原因而暴涨,总量是同龄人的两倍之多,但是极其涣散,甚至有破碎的风险,现在只是暂且安抚,若五年内未解决,恐有生命之危”

“还望宁师赐予良方”魏同舟苦笑道。

“五年内开天地玄关,踏入凝液,唯有此法可根除神魂之患。渡过难关,此后,修行之路便是一片光明”

可光明之前,是让人绝望的黑暗啊。魏同舟心中充满了苦涩。

“谢过宁师”

男子望了一眼一旁恭敬的苏明堂,便如风般离去了。

魏同舟眺望着空空荡荡的远方,良久,才张开了嘴。

“明堂,你说我能活着到第六年吗。”

“我看玄,早点埋了吧,剩的浪费粮食。”

“我看你可舍不得,你不是说救我花了大价钱吗?对了,我资质怎么样”

“嗯——”苏明堂摸着下巴想了想“中上吧,但五年实在是太少了,我也不骗你,临河城好像还没有二十五岁以内的凝液镜,至少苏家没有”

“那你可以等着”冰凉的微风吹过,魏同舟感觉从所未有清醒,未来的道路如此艰难却又如此清晰。

“二十岁的凝液镜”魏同舟只感觉身体热了起来,紧紧握住了拳头,眼神不在涣散,如狼般盯着远方。

今时今刻,魏同舟不足十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