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灵墟世界 > 正文
第一章 测灵
作者:浪小鸭  |  字数:3146  |  更新时间:2021-10-24 16:09:00 全文阅读

天气晴朗,阳光照向山林,这是正道第一门派——道仙派……山下的村庄,森林郁郁葱葱和清新的空气使这里显得多么和谐恬静。

他,孟小江,八岁,有个妹妹(叫孟花花)(孟花花这个名字是不是很土,没错,但别怪她父母,怪作者)

孟小江和孟花花他俩是兄妹,说是兄妹其实是同一天生的,他俩就是龙凤胎。

他俩有位贤惠的母亲,但没有父亲。每当孟小江询问时有关他父亲的事时,他母亲的脸色就会变得黯淡,透着一股无以言语的心酸无奈,她也闭口不提,只是默默成为一位良母,没有贤妻。

随着年龄的增长,儿时的幼稚也在一层层蜕去,孟小江和孟花花也就不再提起,他们也经常坐在院子里幻想着自己的父亲,尽管有的村民说他们的父亲死了,或者他们的父亲抛弃了他们,更有言者是他们的母亲克死了他们父亲,说她母亲是灾星。

在每个人心中,母亲和父亲都是伟大的巨人,孟小江和孟花花才不相信他们的母亲有什么霉运,更不相信他们的父亲真的死了,他们坚信,父亲只是因繁忙离开了他们,他可能是位大英雄。

山野之中,绿树可以渲染一股田园生活的宁静,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充斥着名利的喧嚣,童年的天空有草长莺飞。

在这片大陆,没有飞机快车可能会有某人御剑飞行,那速度胜比山东航空,风雨无阻。

“少羽,你在哪?我看见你了”孟小江蒙着一条灰旧的布条在界介中摸索着。

这个儿童游戏我们那叫“打瞎驴”,就是给一个人的眼上蒙上布带,让他在一定范围内摸找其他玩家,并且还得把摸找到玩家的名字喊出来才叫胜利。

一个不圆满的圆圈内站着四个人,孟小江,孟花花,韩少羽,夏令。

韩少羽他的衣着和打扮都是算得上小康人家的标配(相对于孟小江家来说好的不得了,孟小江家都可以称得上贫民窟),他眼睛坚定傲然,黑发盘梳有秩,蓝色柔布衣服穿加身上更显得她多了几分自信。

而夏令,她家境一般,衣着也甚是普通, 粗布麻衣,但乌黑秀发扬长而下,皓眼柳眉,尤其是那一抹樱桃小嘴更是点缀了她的秀丽。

孟小江长着个黑脸,皮包着骨头瘦的很,那肤色显着他的眉毛都有些弱不禁风,他更是穿一身破破烂烂,不知缝补多少次的旧衣服,如果我不是作者,我猜他一定是乞丐,但他眼神中透露着一种无所无谓的乐观豁达,丝毫没有一丁点自卑,或因年少,或因他的本性如此。(吾很羡慕)

孟花花,她身为男主的妹妹,别的不说,凭着身份也得给她设定一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样貌,迷人的大眼睛上突兀出长秀的睫毛,奶白色的皮肤简直和孟小江的黑炭体质简直可以称为天差地别。

她不是有着艳丽的美貌,而是像有着初恋般单纯的天真无邪,微微一笑何止倾城倾国,更令所有极力追求名利之人也能放下欲望,这是初恋的力量,这也是我钟爱她这个人物的原因。

一个人的衣着或许会拉低他的形象,而她的形象却可以掩盖她的贫穷,只需她站立于广袤空地之上,借一阵微风,便可温暖整个夏天,如果苍天再赐她一片蔚蓝的天空,她即是我的整个世界。

蒙着布带孟小江在界介内来回打转,简直就是一头摸不着北的蠢驴。

“小江,你这驴迷路了吧!”韩少羽背对着孟小江躲藏,来来回回绕着圈内界介奔跑,他在扰乱着孟小江的方向感。

“嘻嘻。”夏令望着迷乱的孟小江嬉笑,她嘴角上扬的很释然,没有着一丝女孩家家的拘束。

孟花花看着孟小江半天也都抓不到人,她看着都心急,她挤着眼睛看着孟小江又一次次扑空,便急忙说道:“哥,你前面!”

孟小江听见这声劝告,他便本能地向着前方一拥而上,伸开双手,蓄力向地上一蹬。

这次孟小江很幸运,他成功捉抓到了人,他兴奋地把那人紧紧抓在手里。

“我抓到了,你还想跑!”

可……孟花花,夏令和韩少羽都在孟小江身后,O_o,孟小江他抓住的谁是?

韩少羽紧张地望着,孟花花和夏令她俩握抓着彼此的手,都在惊慌地望着眼前孟小江抓住的人。

孟小江还乐哉乐哉地陶醉在自己的胜利之中,他高兴着脸摸着身前的人,丝毫不知道有种看不见的危险已悄悄接近…

“你,有点高,不是花花,太胖,肯定不是夏令。”孟小江仔仔细细地摸着,等他摸见那人手时,“你的手太大,,不是少羽。”

“那,你是谁?”孟小江的脸色突然变了,变得惊恐,他缓缓揭开蒙在眼上的布条,世界也进入他的眼帘。

光线越来越亮,随着黑暗的逝去,这份突然靠近的光明竟让孟小江感觉到有些害怕。

如果总是潜入黑暗,就怕有一天突然看见明亮的光,那种光应该没有黑暗使我更安心。

随着视野的扩展,眼前的世界也就越大,可一位身材魁梧(魁梧就是又胖又高又壮)的人占据了孟小江眼前全部的世界。

“胖…虎”孟小江结结巴巴哽咽在喉咙上,在他咽喉处似乎有一种恐惧正堵塞住,使他连呼吸都显得那么困难。

胖虎,他是这个山村出了名的混混,也是总是霸凌其他孩童的恶魔,他凭借野蛮的体魄总是恐吓其他人的钱财,更有直接肉体按摩直接安排的明明白白。一片白,一片紫,;一片红肿,一片淤青。这颜色分配比五花肉还均匀。

“敢摸我,滚!”胖虎用力一挥手。

一个肥大的拳头就把瘦小的孟小江猛甩出去,这种力量悬殊的较量就犹如老鹰欺负菜鸡一样,一个玩弄,一个被任意玩弄。

同学,见过抛物线吗?这个抛物线是开口向下,有两个零点,一个是孟小江飞出的起始点,另一个是孟小江飞行的终点,而中间丝滑的小曲线就是孟小江的飞行轨迹。

言归正题,孟小江狼狈地趴在地上,孟花花和夏令都急忙跑到孟小江身边搀扶他。

“哥,你没事吧?”

“小江。”

胖虎他慢步逼近,他握紧如沙包一样的拳头,这拳头对于每个小盆友来说都是妙不可言的惨痛回忆,何止瘦兮兮的孟小江。

如果孟小江再继续挨这几拳,别提修仙了,就连以后走路都得扶着墙走。

孟花花和夏令扶着倒地的孟小江,她们也时而扭头望向身后走来的胖虎,因为她们也害怕胖虎再发动猛烈的攻击,毕竟她们现还是在玩活泥巴的女人,还到该真正觉醒的时刻(双十一购物节)。

韩少羽他见胖虎正慢慢逼近,那股强大的气场压力就使他有些怯懦了,但是友情友情无价,更何况友情中还有两个女人。

他环望地上有没有可以充当武器的兵器,仔细一瞧@_@

fuck!地上东西倒是不少,砖头,沙土,落叶,木棍...?→_→木棍,这个看起来还行,至少长,攻击范围大。实在不行,就把木棍搭成一个简易的担架,直接挨个抬走,或者点燃木棍就地火化。

韩少羽拿着木棍跑到孟小江他们的身前,他挡在他们的前面。

韩少羽眼神中流露出满满的恐惧感,口水停不住地吞咽,对着胖虎磕磕绊绊道:“你过来,我不怕你!”

当胖虎听见他这句话时,又打量着眼前双腿剧烈颤抖的“老寒腿”少年。

他捂住肚子哈哈大笑,尽情展露出他的嘲讽,“哈哈,笑死我了”胖虎脸色顿时变得恐怖,“你是想死了吗?”

胖虎如发疯似的向韩少羽飞撞而来,他就像一个奔跑的野猪O_o,伸开拳头...韩少羽已经吓瘫在地,料理着自己的后事。

“少羽跑啊!”孟小江猛地从地上站起,挣脱开孟花花的手,极速冲到少羽的前面,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来保护身后的少羽。

“定身符,敕”

一张黄色的符咒飞贴在奔跑的野猪身上,不,-_-||,是奔跑的胖虎身上。

胖虎静止不动地站在原地,这一刻全世界都静止了,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孟小江再一次睁开眼睛,看见胖虎傻傻地站在眼前,一动不动。反观自己,毫发无损。

夏令(´◉_◉`)说:“发生了什么?”

一位白衣素服的人缓步走来,他很年轻,皮肤也很白嫩。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是某个门派的弟子。

“小朋友间不能打架哦。”那人说。

孟小江和少羽,花花,夏令都走到那人身旁,好奇地望着眼前的陌生人,从未见过的陌生人。在他们的脑子里存有一百万个问号,“?”

“你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你啊?”孟小江稚嫩地询问。

“我是道仙派内门弟子张武,奉上尊之命前来募选新弟子。”张武看着孟小江等人,“你们这些小朋友又在干嘛啊?是不是在打架。”

“那我想参加。”

“小朋友,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成为法师的,只有那些有灵力天赋的人才能成为法师。”

“怎样才能知道有灵力?”少羽问。

“我们有个法器,名为测灵镜,有没有灵力一测便知。这便叫”

“测灵”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